第一百七十一章 母女(1 / 2)

他走到院子里,将瓦罐中温着的水又倒了一碗,再悄悄放到炕上。

而后一边在心里叹着气,一边将瓦罐提回外屋。做完了这事,还觉得脸上滚烫、后背发痒,便干脆走到院门口去看马。

白马见了他打个响鼻,拿头来蹭他的脸。李伯辰就一边挠着他的脖子一边道:“唉,马兄,我太蠢了。”

他说了这几句话,隐约听到屋中传来低低的抽泣声,忙住口侧耳去听。但似乎林巧听着院外没了动静,也赶紧将声音压下去了。

李伯辰更觉得心疼。此时再回想,意识到林巧一路来几乎没给自己添过麻烦,也从没问过自己怎么安置她。任何一个男人见她这模样,都该夸赞一句“善解人意”。可她这善解人意又是怎么来的?是这么多年在欢场之地、往心里咽着眼泪学来的吧。

刚才说那一句道歉的话时,的确是真心实意。却也晓得仅这一句话实在弥补不了什么。

要在平常,自己或许能想些办法再赔个礼,可如今这荒村野店、草木萧瑟,难道还能寻一束干花来道歉么?何况那种东西也未必管用林巧虽沦落风尘这些年,但心中的清高之气该是没有折损干净,否则之前也不会立即舍了那么多钱财,答应跟自己走。

对这样的女子,要是拿出伏低做小之态去缠着磨着、硬要哄开心,反倒是看低她了吧。

李伯辰又叹了口气,从马身一侧解下得自璋山君洞窟中的那柄长刀,提着走进了屋。

他没好意思再看她,只盯着炕上那只水碗道:“林姑娘,是我不好。你本来就病着,又叫我气了一遭。我想这样今天我们就在这儿过一夜,等你养一养身子。”

又将那柄长刀搁在炕上:“这附近该没什么人,但这把刀我放在这儿。我出门去找点东西,很快就回来你看这样行不行?”

林巧低声道:“好,李大哥。”

她此时不哭了,但声音嘶哑,鼻音很重。这倒比她将自己骂一顿更叫人难受。

李伯辰低叹口气,道:“外面还有些吃的,也有火,你要是冷了,就去烤烤火我去去就回。”

说了话他便转身出屋,将白马牵到院中拴着。

他打算去弄些林巧该需要的事物。来的时候是下了道往这西边来,这回他也打算沿着溪水继续往西边走,那方向或许会些村落、集镇之类,但那个方向多山地,骑着马反是累赘,干脆就不带了。

他从马背的包袱中取出那副铁手套戴上,大步出了门。

其实他自己在山野间跑起来并不比马慢,长力更胜。很快便到了之前猎狼的山头,将那狼尸提起背在背上,奔行下去。

约一刻钟的功夫就钻出了山林,看到远方的一片草甸。来时跟着的溪水从这草甸中流过,那荒草被阳光映着,一片金黄,溪水则在其中蜿蜿蜒蜒,煞是好看。李伯辰瞧见这情景,又见天空一片碧蓝如洗,心里终于松快了些。

他又在草甸中行了一段,忽然嘿了一声,心道,算了,我一个男子汉,何必这样扭扭捏捏。说了混账话是我错了不假,但要是我在她面前都一直抹不开脸,她一个女儿家岂不是更不自在?等一会儿回去了,还是得平常些才好。至于道歉赔礼这事儿她最想要什么?

这世上的女子,最想要的就该是安稳幸福的日子吧。想要过得安稳,得跟对一个人,得有钱财。

自己是个人似乎还与她指腹为婚。但两人该并不合适。倒不是“嫌弃”她曾沦落风尘之地,而是自己也朝不保夕,身缠一堆麻烦,怎么能叫她过得好?哪怕有这心思,现在也不成。

那就是钱财了。可自己眼下只有三千多钱,瞧她平常的吃穿用度,大概连一个月的功夫都撑不下来。她或许不爱钱但既然说之前想要买个“小庄子”要真能给她弄个小庄子,她也算有了安身之地吧。

之前算那样一个田庄得百万钱之巨,但李伯辰想了想,觉得这些钱自己并非弄不到。

如今这世上,怎么来钱最快?自然是抢。他不去抢寻常百姓,却可以去抢山贼土匪的。散关城里那些匪兵人数众多,虽是几股合在一起的,但一家也该有百多人。瞧那什么寨的第三把交椅“闯大天”竟然穿了一身重甲,还有高头大马,想来这几个匪寨都很有些存货。

那些人在散关城作恶,自己倒是可以抄了他们老家,百万钱不就轻松来了么!

他这么一想,越发觉得妙极,心里就更松快了,忍不住哈哈大笑,仰头长啸一声,惊得草甸里扑棱棱飞起一大群山雀。

等穿过这片草甸,果真瞧见一条林间小路。他便顺路一直跑过去,出了林子,终于瞧见人家。但不是村落也不是集镇,而是零散缀在一片山坡下的几户。山脚处的一片碎石滩里开了几块田,看起来都不够一户人半年的嚼食。

这样的人家该也没什么好买好换的,李伯辰略觉得有些失望,但仍放缓脚步扛着狼尸走过去。

离得较近的一户木门紧闭,李伯辰敲了敲门,无人应。他心道人不在家,便打算去另一户,但从窗边走过的时候似乎听见里面轻轻一响,就停下脚步,低声道:“打搅,屋里有人么?”

里头的人不说话。或许是女子在家这种地方见了生人,不敢开腔也是常事。他便道:“我是从散关城出来的,在路上落脚。手头缺点吃喝日用的,想来买些换些”

又将腰间布兜晃了晃,叫里面的铜钱哗哗作响:“不白要的。”

还没人言语。隔了片刻,等他叹了口气打算离开的时候,木门才吱嘎一声响,开了一条缝。一个小女孩在门后露了半张脸,怯生生道:“阿娘问你要什么。”

说了这句话,小女孩似乎瞧见他身上穿的甲,眼睛登时瞪圆了,可没怕,倒显得极好奇。

李伯辰便蹲下来笑了笑,道:“问问你阿娘,家里有没有米、面、衣裳被褥。”

女孩立即从门后闪开了。她忘记关门,门缝就又大了些,李伯辰前瞧见屋里是实实在在的家徒四壁的模样,连个灶台都没有,只用石块垒了个火塘,上面架着烧黑了底的陶罐。也听见女孩在屋里同另一个女人说话,但声音很轻,听不分明。

过得片刻小女孩又回到门前,道:“阿娘说有一床草褥子,有两个饼子。”

李伯辰刚要开口,她却已经丢了两块干饼出来。又听着沙沙一阵响,把一床破褥子也从门缝里推出来了。

那两块干饼看着倒能吃,但褥子补丁摞补丁,已经看不清原本是什么模样了。

又听咣当一声响,小女孩将门给关上了。

李伯辰愣了愣,心道这是什么意思?

随后发现那褥子虽破,却很干净。他微皱起眉伸手进去摸了摸,发觉是温的,该是这家人自己垫的吧。他随即明白怎么回事了也许这女孩去同她娘讲了自己的模样。

一个着甲的壮汉现身在屋外,和和气气地说要拿钱买些吃喝日用鬼才信。

是将自己当成什么盗匪了吧。或许家中的确只有两张饼、一床破褥子了,便赶紧都“奉”了上来。李伯辰心里一阵难受,又想起那小女孩的模样细细的身子撑了个大大的脑袋,身上的也不是衣裳,而是两片破布缝在一处。这样的天气,不知有多冷。这家人过得太苦了。

他低叹口气,将狼尸放在门口,又取了一铤银搁在门前。刚打算离开,想了想,又摸了十几枚铜钱也搁在银铤上都不知道这家人见没见过银子,闹不好认不出是做什么的。

又道:“多谢了。我放了条狼在门口,大嫂家里要没吃的,吃这个吧。门外还有点钱,记得取。”

说了这话便抱起褥子转身走出两步。身后的门又吱呀一声响,也许是小女孩开门来看。随后忽然听着一阵空空的咳嗽声,似是有人憋得久了。又听一个女人连声道:“兄弟、兄弟,别走,别走!”

李伯辰转了身,看见一个黑瘦的女人扒着门边看他,身上穿一件白色单衣。但只一仔细打量便晓得那衣裳原本不是白的,只是洗白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