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有了个大胆的想法(2 / 2)

李伯辰在心里低叹口气,站起身走过去轻轻将她抱起,放在褥子上。又看了她一会儿,心道,林姑娘,多谢你对我的情意,可我还有许多事要做的。希望你今后能遇着个好人吧。

他走外间,知道林巧这样一睡,一时半刻该醒不过的。好在如今天气还很冷,倒不怕那些鱼虾臭。

他在门边靠墙坐下,散出阴兵在四周探查一番,确认无人之后便合上眼睛,默诵起咒文。黄色微光在头脑中出现,他踏上幽冥黄泉之路,现身诸天北辰之界。

他站在金台上向鬼门关外看了看,未瞧见阴差,便盘膝坐下,开始吸纳此界浓郁的灵力。在外面入定时,头脑一片空明,一点念头也泛不起来。可在这里神识却处于极微妙的状态,即便入了定,也能思想自如。

他便一边运气修补尚未完全恢复的身体,一边想,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其实每一次进入此界的时候,都有些提心吊胆。一半是不知道“这一次”进来这里会不会生什么出人意料的变化,另一半,则是不知道这里是否安全。

假定原本的北辰帝君真的不存在了——以世俗的例子来看,当一位君王逝去之后,会是怎样的情况?

倘若整个国家的人都同那君王一起消失了,留下来的土地必然会被觊觎。眼下这北辰一界,就很像是一座藏有许多宝贝的宫室吧。

可他直到现在都不清楚,他所在这一界是在哪里,“附近”——如果诸天万界中有“附近”这个概念的话——会不会有一些虎视眈眈的存在。

要是它们也晓得北辰不在了,会不会来寻找此处?

而这里一直空着,是不是因为从前隐藏得极好,并未被人觉察?可如今自己频繁出入,会引来灾祸的么?

这些他不知道,想来也无法从生界的任何一个人口中得到答案。

还有——他想要找常家的人,想知道他们现在如何、在哪儿。这件事,其实说来不难。譬如九三和百十二这样的阴差在生界化身无数、各管一方,当可以轻松解决这个问题吧。

但李伯辰想了想,也不敢去问。之前在生死攸关之际叫九三帮自己,可以令它觉得这是北辰帝君对它的一次试炼、或许将重用它。但如果拿“常家人眼下何处”这种小事来问它,再蠢的人也会生出疑心。

归根结底的话,还是因为他不晓得这一界的秘密、法则,因而才束手束脚。他独守金山,但只能一枚枚铜板地用!

必须找到一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李伯辰静下心神,想,阴差不能问,问了他们该也不知道什么。生界的山君、地师、水伯应当亦然。要问,就只能问如风雪剑神一般的秘灵。

他低叹口气,又心想那样的存在,即便真能与它们取得联系,自己又敢么?

不知不觉间,他已在这金台上盘坐了将近两刻钟,渐渐觉得身体复原如初,灵力也得到补充。他晋入养气境不过月余,但有了此界灵力滋养,进展称得上神。此时再调息运气,心里竟隐有一种感觉——自己或许要触摸到养气巅峰之境的边儿了!

这念头一生出来,他觉得心中一阵喜悦,倒将之前烦心事冲散了不少。李定还以为自资质极差,却没料到自己的资质不但算是极好的,更是这世上最最适合修行北辰术法的人吧!

只是,又记起之前晋入养气境时的情况。身体之中有妖兽血肉,似乎便与魔界魔君有了些联系,要是过些日子再从养气境晋入灵照境,上次那种情况会不会再出现?那个黄天魔王横天担刃的化身,会再来迷自己的心窍么?

李伯辰想到这里,忽然愣了愣。

黄天魔王横天担刃的化身……岂不是也能称得上是秘灵?

倘若自己在这里晋境突破,它会来么?

它还是来到了这儿……能不能将它留住!?

他一时间被自己这个大胆的念头惊呆了。但惊愕片刻,又觉得或许事有可为——想要了解这种事,生界总能找得到些信息吧?

李国王族虽不在了,但境内该还有不少从前的宗派。宗派之中的人,会不会知道一些线索?

他几乎立即就肯定了这个想法。一下子觉得所有的烦恼忧愁都一扫而空——继续北上!查了常家的事,查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