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死而复生(1 / 2)

这时听到身后的林巧轻轻地啊了一声。李伯辰心道该是因为自己忽下杀手,将她惊着了吧。不过此时他满脑子都是刚才险些走火入魔的事,也实在顾不得去安慰她,便强行收束心神,道:“这些人都背着血债,也算死有余辜。”

林巧将地上的尸首看了看,脸色发白,但也道:“嗯……李大哥放他们走了,不知还要祸害多少人。”

但李伯辰看她的模样,却瞧得出多少是有些怕的。现在杀人的自己,和昨天为她治病疗伤的自己,该是很不相同的吧。但人又岂会时时刻刻都是一个模样呢。

他便向院中望了望,一振魔刀:“朱毅还在后面。要是叫他跑了,往后会有大麻烦。小蛮,我们还得往那儿去。”

林巧抿了抿嘴,只道:“好!”

李伯辰不再多说。刚才林巧出了一刀,他已瞧得出她从前该的确学过些本领,虽无法与自己相比,但腿脚身手还算是很灵巧的,用不着担心她跟不上,便迈开大步,直往后院走去。

他边走边又唤出阴兵,驭使它们向前探寻。但心意一动,便觉得与从前相比有了些异常——以往驱使阴兵,若非灵神出窍,多少有些隔阂感,并不能如心意。可眼下再招呼它们,却只觉如臂使指,得心应手了许多。

他暗道,或许也与自己能听到他人心中祈愿的神通一样,是刚才那古怪经历所导致的吧.

等他走到先前伍长寿现身的那栋房屋旁边时,便觉得心中微微一紧,注意力被牵扯着直往后院一栋耳房中去,少顷,又直往后院院墙之外去。他晓得这该是阴兵探着了之前跑回去报信的伍长寿。那人见势不妙,该是带着朱毅从后门逃了吧?

果然,又听着隐隐有人声从墙外传来,说的是“仔细些”、“大公子还有伤”、“那人怕是要追上来了”之类的话。

如此,倒用不着再往后面的院落去,直接从墙头跃出追击最好。李伯辰便转脸对林巧道:“他们从后门走了,咱们——”

他说到这里,余光却忽然瞥见后院那群未建成的房舍之上,隐隐笼了层黑雾。但那只是看着像,实际上正在微微扭动蜷曲,仿佛活物一般,自然不会是什么燃出来的烟雾。

他愣了愣,咦了一声:“那是什么?”

林巧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愣了愣,道:“什么?”

李伯辰往那处一指:“那雾。”

林巧微微皱眉:“……什么雾?”

她看不见的么?李伯辰心中一惊,立时生出一个念头。不等林巧再说话,便一把将她挟住,沉声道:“我带你走!”

林巧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便被他拦腰夹了,直奔入后院中去。

他冲过三进未建好的院墙,看着一片后罩房才收住脚,将林巧放了下来。这庄园的后罩房也是占地颇广,新起了七八间屋子,其中只有主屋和耳房封了顶,余下的都只是些矮墙。

那间建好的大屋门半掩着,门口的地上落了些衣物、纱布,有些新鲜的血迹,一直延伸到后门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