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争功(1 / 2)

他皱眉道:“是临西军,不是这些匪军?”

他边说边将朱毅的尸身踢开,走回到后罩房的几间屋子门前查看。之前检查这里的时候瞧见其中一间屋内似乎有些衣物,找了两间才找到,发现都是些绫罗绸缎之类,堆叠在一处,其中真有几件女子的衣裳。

这朱毅也是奇怪,搜罗金银珠宝也就罢了,竟连衣服也要拿。难道是少时跟着朱厚东奔西走,养成的这穷酸气么?

林巧在身后道:“该是临西军,我听说过。还听说那营里的军需官会去散关城采买的,楼里还有人和他们说过话。”

李伯辰心中更奇,但先道:“这里有衣服,你换下衣服吧。”

林巧走进屋内关了门,李伯辰持刀守在门外,提防朱毅的护卫会杀回来。听着一门之隔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忍不住又问:“你们都知道他们是临西军的人,他们还怎么敢往城里去?”

林巧在门内笑了一下,道:“李大哥刚来这边,是觉得临西军和各地关城里的官军水火不容吧?其实如今倒真不是这样的。”

“城里的官府知道他们在哪儿,也会在附近驻军,可听说平时都很少有什么冲突,井水不犯河水一样。人都说,十几年前都是李国人,如今只要不是上峰下了死令,都不愿意刀兵相见的。”

她说了这话,顿了顿,又道:“李大哥,你找他们做什么?你是想……”

“不是。”李伯辰笑了一下,道,“这个朱毅邪门,我在他身上发现了一点东西,打算送给他们去。”

隔了一会儿,林巧道:“李大哥,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你讲。”

“你刚才为什么非要杀他呢?”

李伯辰愣了愣,道:“你说朱毅?”

“嗯。”

这问题有些奇怪。李伯辰略一想,知道她要问的该是“刚才朱毅已经示弱,为什么不走掉,而非要冒险杀他”。这种事要解释起来,怕要多说很多,两人相识不过数日,李伯辰拿不准要不要和盘托出。但刚打算开口敷衍几句,却想起早晨她一个人孤零零坐在路旁的模样,心中一动、低叹口气,还是说道:“叶卢是空明会的人。朱毅该是因为空明会的什么邪法变成这个样子,这种事,我在隋境的时候也遇着过。”

“我觉得这事和魔国有关。我刚才撞见了,总不能一走了之……哪怕追查不了什么,送给临西军,叫他们查也是好的。”

他说到这里,又叹口气:“魔军打到隋国了……要六国之内的这些事不查清楚,只怕内忧外困,形势要大大不妙了。”

门内一时间没什么声音。隔了一会儿,林巧才道:“李大哥,可你不该去找临西军。你的身世……他们知道了这件事,要是真查下去,会查出你的身世吧。”

李伯辰笑了笑:“这件事更要紧。”

林巧不再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又过一会儿,她推门走了出来。李伯辰本以为她会穿女子的衣裳,岂料穿了男装。男装于她而言有些大,便用些衣带系了袖口、腰身,收成个箭袖劲装的模样,一看很是英气勃发,极为清爽。

她走出门浅浅一笑,道:“那我们就去邯山吧。”

经历刚才一番恶战,李伯辰如今还觉得手臂有些酸,情绪其实也没有完全平复。但她这个模样,已是不慌了。他就也笑道:“好。”

两人找到匪首们留下来的几匹马,为林巧挑了一匹花斑灰马,沿路往北而去。

行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能远远看到邯山了——那山峰突兀,一面平缓,一面是峭壁。邯山旁边也有一座小山,略矮些,是类似的模样。这两座山呈掎角之势,中间有一峡谷,名为双门峡。从散关城往北边去,那里就是必经之路。

李伯辰在马上远远看那两座山,觉得与北辰一界的鬼门关倒有些相似。想到这一节,又记起刚才没来得及细细回想的事情。

在考虑要不要斩杀那些匪徒的时候,自己陷入一种奇异的状态。谈不上入定,如今细想,该也不算是走火入魔。但自那之后,自己使天诛雷法威力更强、役使阴兵也更加得心应手……难道那个状态,是类似“开悟”的么?

悟的什么?悟的“北辰帝君”这个身份该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