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倒霉(1 / 2)

又走到窗边坐下,觉得头脑乱作一团,身上一阵阵的发热。便想,我可真是乱了方寸……来此世之前,也并非未经人事,如今何至于此?人啊人,倒是摆脱不了这副皮囊的。纵有雄心万丈,可这皮囊一生事端,心也就非乱不可。

又想,她刚才似乎没有拒绝,好像……还并非不乐意。

但她心里又到底怎么想的呢?她是此世女子,对自己会有感激的吧?这世上的女子,很多时候没法子“违逆”男人的意思。自己带着她“脱离苦海”,又有救命的情分,刚才在那屋子要真是……她也没法开口拒绝的吧?

但是,她心里究竟怎么想呢?到底是不是真的乐意呢?

不……不行……往后也许行,但今天不行。就因为之前秦乐说的那些话。自己听他说了那些话,今天便要做那种事……她会怎么想自己?觉得因为那些话,将她看轻了?

他生出了这个念头,终于觉得心里慢慢平静下来。

这时候两个伙计上了楼,跟他打了声招呼,将汤桶里的水汲出,把桶搬下去了。临走的时候似乎又问了两句什么,李伯辰也没怎么听,只随口应了。

这么一直坐到将日落的时候,也没听着隔壁还有什么动静。李伯辰慢慢有些担心,不晓得林巧会怎么想自己刚才的举动……会不会觉得自己是在戏弄她?要那么想了,又会不会难过?

再捱到掌灯的时候,才听着隔壁开门的声音。他深吸一口气,忙也推门走出去。二楼廊里燃了灯火,能将林巧的脸看得分明——她瞧见李伯辰,笑了一下,道:“李大哥,我饿了。”

李伯辰立即大大松了口气,道:“好,我们去吃点东西!”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走在楼梯上的时候,李伯辰的视线又落在她的衣领中,忙强迫自己挪开脸。他心想,我真像是着了魔。但也晓得并非“着魔”,而是这种事,和人渴了、饿了差不多。

饥渴这种事没法儿忍。没见着食水也就罢了,但真见着了,就搁在眼前,只会挑逗得嘴里口水愈多,没个头儿。非得真吃饱喝足了,才能把这馋劲儿给暂时捂下去。

总这样,真不是个办法。李伯辰叹了口气,心道,我还是求自己最好。不然早早晚晚,非得做出什么荒唐事来。

这么想了,心里倒是舒坦些。两人走到堂中落了座,点了些吃食。李伯辰不看她,只埋头大嚼。林巧和他聊几句话,他也只嗯嗯啊啊地应了。到最后林巧瞧出他不对劲儿,也只笑了一下,就不再烦他了。

李伯辰心道,她是看出我想什么了?这倒真是尴尬……

两人吃了饭,又略坐一会儿,李伯辰开口道:“小蛮,我先回去。我最近……略有点儿心得,我想冲冲关。”

林巧嗯了一声。李伯辰又道:“你还觉得不舒服么?不然我叫伙计请个大夫来,给你抓两副药。”

林巧浅浅一笑,道:“李大哥,我没觉得不舒服。可是你看着有点怪,是这几天累着了么?”

李伯辰也不知她是在挪揄还是真的关心,只道:“还好,还好……我先上去了。”

她笑着点了头,李伯辰便起身上了楼。他关上门,想着她刚才的笑意。那堂中的灯火并不很亮,却也叫她的鼻尖和嘴唇都显得润润的。他出了口气,走到床边坐下。

白天的时候没挨过这床,此时坐下了,听着吱嘎一声响,该是因为年久了。又听着外面轻轻的脚步声,是林巧也上了楼吧。听她开门、关门,在屋内走动,似乎倒了杯茶喝。

这一切清清楚楚,声声入耳,料她那边听自己这儿也是一样。李伯辰在心里叹了口气,暗道如此一来,只怕今晚是真要打坐吐纳、静心冲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