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孟家屯(1 / 2)

到奉州的侯城附近时,已过去了半月有余。近四月,春暖花开,漫山遍野都覆满芳草。天气变暖了些,鸟雀也多了起来,叽叽喳喳,好不喜庆。

两人先在侯城落了脚,置办几身春天的衣裳。李伯辰身上原有三千多钱,一下子就少了六百多。其实只买寻常的衣裳,大概只要两百多就够了。但下一站要去苏家屯,他便想,自己与林巧站在一处,如此俊男靓女,是无论如何都低调不起来的。倒不如穿得光鲜些,叫人一瞧便晓得大有来头,也就避免了很多麻烦,因而难得豪阔了一回。

在侯城停留的三天,还打探了些孟家屯的事。

朱厚在镜湖山一带经营得很好,根基牢固。先前秦乐说他麾下有三百甲士,如今似乎号称千人之众了。李伯辰算了算,不说他是千人,只当他五百人的话,也是一营军了。

他从前在无量城时曾统领一营五百人,知道开销是极大的。朱厚的人即便不像无量军那样装备精良,少说也得万人供养。不过考虑到那些贼匪或许还会自己屯田,那一两千人大概也就够了。

可即便如此,一两千人的聚居之地,也算是一个大镇、甚至小县了。在路上,他还曾回到那一界向百二十旁敲侧击,了解到的情况与此处差不多。只是百二十的辖地不是奉州,并不能亲自来探。

他的确可以叫百二十把此地的阴差给弄去那一界,可要真向另一位阴差再打探朱厚的事,两位私底下一通气,大概便要觉得奇怪。他这新晋的北辰帝君做事总是束手束脚,也一时无奈。所幸近来觉得养气境的根基已愈发稳固,大概很快便可晋入龙虎境了。

要是在晋境时真能将魔君分身留下,一切都可迎刃而解。然而另一个问题是,他还想从秦乐口中那“洞天遗址”里寻找些东西,瞧瞧真到了那时该如何对付那分身。这样的话,就还得先解决掉朱厚这个问题吧。

如此一来,也就变成了个死结。李伯辰只得安慰自己:捱过这桩事,便可柳暗花明。这些日子多费费心,自己打探来的消息,未必就不能用。

过三日,两人出城。

行了约四十多里,进入孟家屯的地界。远远地可以看到延绵的山脉,料想其中的某一座当是镜湖山。此时道路两侧已经看到田野了。在散关城的时候,城外有大片田野都撂荒,可在此处看,却能瞧见田中都有人在劳作,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林巧见了,奇道:“阿辰,这儿怎么看着反倒比散关外面还要好?”

李伯辰道:“因为朱厚吧。散关外面有好几股匪徒,我走你来,总没个安生的时候。倒是这儿,只有朱厚势大,半官半匪,反而闹得不那么凶吧。”

他自己说了这些,也觉得有些讽刺,便又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哪怕是最坏的秩序,也比没秩序要好。这么看,朱厚还真是个人物。”

林巧想了想:“那你打算放过他了?”

李伯辰忍不住笑起来,道:“这可不是我要不要放过他的问题。侯城里的人不是传说朱厚一拳能砸碎一块巨石、双眼能放闪电么?那些传闻要是真的,可能是龙虎境。我和他斗起来,也不能说必胜。”

“再说……朱毅的两个护卫见着了咱们的模样,只怕现在已经回报朱厚了。我斩了他儿子,叫他没法子在散关立足,该是他不会放过我。”

说到这里,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朱毅那两个护卫和一众匪首见着自己的时候,还是满脸的络腮胡,之后带林巧走了,才刮去了。人有胡子和没胡子全然是两个模样,林巧又使了些手段,给他画了颧骨和眉骨,仅此细微调节,就叫他看起来已不是很像之前的李伯辰了。又过去了这么多天,那些人和自己在路上遇见了,真未必认得出。

倒是林巧的容貌实在太过出挑,哪怕女扮男装也难掩国色天香,便戴了一顶斗笠,放下面纱。北地春天风大,这也是女子很寻常的装扮。

两人商量好,李伯辰更名作陈伯立,林巧更名作林仙音。只说是在别州招惹了是非,才到奉州避祸。旁的细枝末节,瞧着往后的情况随机应变则可。

林巧便道:“那……咱们还是先去找住处?”

她撩起面纱往远处看,能瞧见不少宅院点缀在原野之间。侯城里的人说孟家屯如今已成了个热闹的集镇,果真能瞧见北边一片房舍延绵,是纵横的好几条街。这集镇之外,还有不少较大些的院落,该是附近的富户居所。

李伯辰点头道:“嗯。但这回不住客栈,咱们自己弄个独门独院去。”

林巧愣了愣:“我们要在这里长住么?”

李伯辰便也向远处看了看。李国北地比隋境要冷很多,但隋境多阴雨,北地却四季分明,天天都有明晃晃的日头。此时看,只见远山如黛,原野青翠,黑瓦白墙的院落点缀其间,一派祥和景象。明媚阳光投在这片天地之间,春风送来草木芬芳,真叫人心旷神怡。

要是叫他选个地方隐居,他还真打算待在这儿不走了。

他稍一愣神,笑叹一口气:“我倒是很想的,但不是为了这个。常家人是我亲人,可是隔了这么多年,常……我娘当年又是自己偷偷离了家,不知道他们认不认了。”

“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们心性是怎么样的。要是忽然上门认亲问他们有没有难事,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我给交出去。倒不如找个落脚地,慢慢瞧瞧——这也是没办法,这种地方,人大多彼此连着亲。咱连两个待在集镇上住客栈不走,时间一久就要被注意到。说是避祸要来这儿定居,就不至于太引人注意。”

林巧想了想,笑道:“阿辰说得有道理。”

再过两刻钟,两人进了集镇。此地繁华比不上璋城、散关、侯城,但也称得上热闹,这倒出乎李伯辰意料之外。一条南北向的长街上行人不少,但看着大多是农夫。还有许多人拖家带口,似乎是从远方逃难而来的。

他看得奇怪,左右一瞧,发现街边有一个铁匠铺子,铺门前还有四根木柱,看着也给人换马掌,便道:“小蛮,咱们先去那打听打听。”

两人在铺前下马,李伯辰牵马走到门前往里面探了一眼,瞧见屋中略有些昏暗,一个三十来岁的大汉正坐在一张躺椅上喝茶,半眯着眼,嘴里哼些小曲,似是很悠闲。

寻常的铁匠铺,该是炉火通红,可他这儿倒是冷清。

李伯辰便道:“劳驾,能上马掌么?”

那铁匠抬眼瞥了他一下,道:“能倒是能,你有铁吗?”

有铁吗?这是什么话?李伯辰道:“你这里没马掌么?”

铁匠仍躺着,懒懒道:“兄弟外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