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孟家屯(2 / 2)

“对,路过贵宝地。”

铁匠笑了一下:“本屯不得私藏铁器。我这儿除了口做饭的锅,一根铁钉都没有。兄弟要上马掌,得自备。”

不得私藏铁器……李伯辰想到了朱厚。是他要造兵甲,将铁器都收了?这人野心倒是不小。但听这铁匠说话,似乎很健谈,倒没有白问。

李伯辰想了想,从怀中摸出铁叶子,道:“那算了。倒是我这东西坏了,能修吗?”

这铁叶子是他十几天前在一个镇上打的,这几天闲着无事吹一吹,音色果真与木叶不同。少了些凄凉喑哑,多了些激昂清越。但前几天他想用曜侯将边角修一修,却一不小心把吹口划了一道豁。

铁匠见他仍不走,才从躺椅上站起走过来。将铁叶子接过去看了看,皱眉道:“这是什么?”

又道:“里边请。”

李伯辰便将两匹马拴了,与林巧一同走进门。他留心着这铁匠,发现林巧走进来的时候,他看都没看一眼,只盯着铁叶子细瞧。

这倒有些不同寻常。林巧虽遮了脸,但衣着讲究、身段漂亮,隔着面纱更有一种朦胧不真切的美。平常人见了,无论是怎样的心思,都少不得多看一眼,唯独这铁匠毫不在意。且听他说话,全无粗鄙之意,倒是大度得体,似乎很有教养。

李伯辰心道,此人怕是不简单。他又将铁匠细细打量,见他虽然蓄着络腮胡,但脸上白净,双手也并不很粗糙,说话时气息很长,双眼也极为有神……这人,该是有修为在身的。

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吧。在这屯子里,铁匠该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家境殷实、弄着了修法,试一试也实属平常。

李伯辰找了一个干净的木凳叫林巧坐着歇脚,对铁匠道:“这是个乐器,吹口被我刮豁了,想修一下。”

铁匠又翻来覆去地看了看,笑了一下:“这倒好办。”

说了这话,却拿着铁叶子走回到躺椅旁坐下,对李伯辰道:“兄弟也请坐。你该不只是来修这东西吧?说吧,想打听什么?”

李伯辰微微一愣,心中第一个念头是,此人是埋伏在此处的么?是叶卢的那个同伙?但又看铁匠面色坦然,知道自己想错了。

铁匠似乎也猜出他的心思,笑道:“兄弟别多心。你们两个气度不凡,到这屯子里,多半不是过路,而是想投奔镜湖山上的朱大将军的。叫我猜一猜——是得罪了什么人,避祸来了?”

李伯辰慢慢在林巧身边坐了,道:“哦?这么说像我这样的人不少?”

铁匠道:“很多。朱大将军么——招兵买马,好汉来投。这个月,各地就来了上百人,都是些,绿林豪杰。”

他说话时脸色如常,但李伯辰却总觉得话里有一丝讥讽的意味。他略沉默一会儿,道:“要我真有这个意思,老兄有门路么?老兄怎么称呼?”

铁匠笑道:“姓于,单名一个猛字。要说门路,自然有。但镜湖山上一位大将军,十几个郎将、都统,统制统领更是不计其数,兄弟要是想走门路,得看金银有多少。”

李伯辰听得一愣。六国军制大同小异,都设有四位开府建牙的柱国将军。每一府中,又有四镇、四征将军。有这些名号的,多是王姓子弟,地位尊崇但未必统兵。

其下的大将军,才是真正带兵的。依制,每位大将军要统帅十万人,麾下的郎将,统三万人。这朱厚自封大将军,又真的封了一堆郎将、都统么?倒是头一次听说只有几百兵的大将军。

这铁匠也真是快人快语。但如此,倒叫李伯辰觉得心里略有些不安——他想找人打探朱厚和常家人的情况,却一找,就找对了人么?

便笑了笑,道:“可惜了。我这人金银不多,也不懂怎么当兵,于兄的门路怕是走不了了。”

于猛嘿嘿笑道:“怎么?兄弟不放心?也不打紧。不瞒你说,有这门路的也不只是我。你去街上转一圈,那些染布的、杀猪的、卖茶点的,也都有门路。”

又向后一靠,道:“——谁家没有个亲戚朋友,在那位大将军手底下做事呢?对面编筐的老刘,亲侄子原来是个放羊的,现在就做了个统领,你也可以问问他去。”

这该不是假话。李伯辰听了这些,倒放了心。

铁匠见他一时不语,便又站起来,道:“这个铁叶子还修不修?”

“修。”

铁匠便走到屋子另一头,拉起风箱来。

屋子里变得嘈杂。李伯辰转身向外看了看,确认并无什么异常,低声道:“小蛮,你觉得这个人……”

林巧轻声道:“我觉得没什么。”

李伯辰点点头。林巧或许修为不如他,但相处十几天,渐觉她看人是很准的。她说没什么,他就真放了心。

便道:“于兄,再问你件事,附近哪里有宅子或租或售么?”

于猛没回头,高声道:“你来晚了。早三四个月,空屋遍地都是。如今来了一群绿林好汉不少都有家小,都占得差不多了。你真想找——这儿是孟家屯,你找孟娘子去。”

顿了顿,又道:“出集镇往西边看,小山包上一棵老杨树,底下就是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