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立契(1 / 2)

他一惊,心道是谈崩了么?忙凑到门边往外看,却瞧见孟娘子手中托着一副耳坠,满脸讶色。

又听林巧道:“没什么不行的。这乱世,这些能值什么?也就大姐这样的殷实人家能趁得下。换成个小门小户,给了人家也不当用的。”

孟娘子口中道:“这是两码事。”

却一边说,一边又捻起一只耳坠瞧,似乎也很是喜欢。

李伯辰愣了一会儿,想走出门去说话,但到底没挪脚。林巧该是要用她的首饰来换这宅子吧?孟娘子也很识货,意识到那首饰很是值些钱。此刻他走出去,能说什么呢?总不好在外人面前为钱争执的,那样大家都不体面,反倒不美。

他只得叹口气,往后退了些。但又对自己道:算了。我堂堂七尺男儿,钱算得了什么。往后的日子还长,总不会辜负她对我的一片心意。

他便又在屋中待了一会儿,听两人在院里还说了些什么。最后孟娘子高声道:“好了好了,不送不送!”

到窗前一瞧,她已走出门去了。他便也走出门,见林巧在院子里跳舞似地转了一圈,又扑过来挂在他肩上,道:“阿辰,成了,这是咱们的了!”

他头一次见她这样高兴,本来还想说说那首饰的事,但此时也说不出口了。只笑道:“这是沾了你的光。等我往后发了大财,就还你个更好的。”

林巧道:“那可说好了,不能也送别人。”

李伯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将林巧揽过来,轻轻抱了一下。两人依偎在一处,又将这院子看了一遍,林巧轻声道:“这是我们的家了。”

两人带的东西并不多,只花了一个时辰的功夫便收拾妥当了。这宅子里有现成的家具,但也仅是家具而已。真要居家过日子,要添置的简直太多了。譬如被褥、锅碗瓢盆、扫帚水桶。要想过得体面些,还得要字画、杯盏、文房四宝。

李伯辰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其实因为有了林巧,连更往后要做什么心里也没个准儿,只好先想眼前事。

来时担心常家出事,但到了这儿,意识到他们暂时过得还算好——虽说被朱厚“圈禁”在这孟家屯,可总比被叶卢那个同伙捉去了要好。又或者,叶卢那同伙已经在朱厚的营中了,只等自己来投。

他弄不清那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叶卢劝降自己这事儿,无论怎么想都有些蹊跷。那些人将自己的老底翻了个遍,难道就没想过万一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与他们合作、翻脸了该怎么办么?

不过,眼下他与敌人都在暗处,也可徐徐图之。关键还是在常家人身上……要是通过他们将那人钓出来、解决了,大概就可以一时无忧。到了那时候,倘若与魔国战事情势明朗了、在隋境将其阻住了,他倒真可以过些安生日子。

他一边琢磨这些,一边用一只破桶从井里汲水,将院子、屋里都冲洗了一遍。

等都洒扫干净了,也到了黄昏时分。斜阳越过屋檐照进院子里来,映得庭中清清亮亮,看着很是舒坦。林巧在院外转了一圈,折了几枝梨花插在堂屋的瓷瓶里,满室都有淡淡的香气。

李伯辰里里外外、前前后后地走了一遍,觉得心里满意极了。便走到做厨房的东边耳房,打算生火把带着的干粮热一热、晚上凑合一顿。这时林巧走进来,说道:“好了好了,你出去,往后这些事我来做。”

李伯辰就不和她争,走了出去。他站在院子里看天边的火烧云,心想,往后这样也不行。这厨房里的灶还是烧柴火的,小蛮这一双手天天来烧柴火,他可舍不得。

但两人也不适合找个丫鬟仆役,还得想别的法子。在陶家的时候,他家有水房,里面是有龙头的,一拧就出水。他家的厨房似乎也是炉子,他当时没细看,但知道也用不着烧柴火。陶家并没有水塔,想来水房中出水,是用了机关术。

这世上有神奇术法、有种种机关,其实生活应该更便利一些。是因为与魔国的长年战争,才限制了民生方面的发展吧。侯城里或许会有术学,也许可以到那儿看看有没有新奇的玩意,能叫人省力些。

他之前还看了宅子西耳房旁边的厕所,发现那是一个旱厕。许多年没人用,暂时没什么味道。可要是用起来,只怕往后难以忍受。陶家的厕所,也不是旱厕,而是坐桶——可以拉线冲水的。要是长住,也该搞那种东西。

他这么琢磨了一通,忽然听着叩门声。便走出去开了门——看到门外是孟娘子。

孟娘子提了一个大包,还挎了一个篮子。她身后则站了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五缕长髯,穿青布长衫,看起来像是文士。

李伯辰道:“孟大姐,你这是……”

孟娘子笑嘻嘻地走进来,道:“给你们送房契,再请常先生做个见证。还带了一床被褥,都是去年新做的,一水没洗过。想着你们锅碗瓢盆都没有,也给你们送点吃的喝的。”

李伯辰心里生出一阵暖意,没料到她这样热情。这样的情意,自然不好推脱,只得伸手将包袱、篮子都接了,道:“这怎么好意思——我来拿。”

孟娘子往里面走了两步,又道:“这位就是常先生——常老先生的……玄孙,是不是?常先生?”

那男子点点头,道:“是的。”

又对李伯辰抬手一礼:“鄙人常秋梧。”

李伯辰的手被包袱篮子占着,便只能点头道:“失礼了,常先生,里面请。”

他一边说,一边想,玄孙?是个什么辈分?孙子的儿子是曾孙……曾孙的儿子,是玄孙吧?这人四十多岁?已是他那位外公常休之下的第五代了么?

他这时候才意识到,常休的年纪该很大了。他从前只当常休是外公,自己二十来岁,他那位外公该五六十岁。但此刻猛然意识到,那位外公该是修行的。既然修行,寿命就长,常庭葳出生的时候,他可未必是二三十岁,甚至未必是四五十岁!

他想到这里,忽然一愣——眼前这常秋梧要是四十岁,每代再多加个二十岁……那常休,岂不是至少已经一百二十岁了么?

龙虎境修士,寿元通常在百五十岁,那常休或许就是龙虎境。但如此境界,却被朱厚给挟制了……那朱厚该是什么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