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累赘(1 / 2)

经李伯辰提醒,常秋梧也谨慎了些,便只在这人身前两步远处站下,道:“兄台,能听着我说话么?伤着哪儿了?”

李伯辰听了他这话,知道这人该不是冯三。那,也是进山的山民么?可昨天才在此处抬了周家男人回去,怎么会没看到他?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便瞧见那人张了张嘴,似乎说了一句什么。常秋梧没听清,又上前一步道:“你说什么?”

此时那人的两只眼睛忽然滴溜溜地转了两圈,像珠子一般。双臂双腿又飞快一颤,一下子攀到了树上——李伯辰看得分明,他动的时候,脑袋像是被钉死在半空中一样,挪都没挪一下,可身子却已经贴上了树干……竟成了个脑袋从后背上探出的模样,仿佛一只人形的大蜘蛛!

他登时觉得身上一麻,意识到那种预感又来了,立即喝道:“小心!!”

要是他站在常秋梧那里,此刻该当即抽身拔剑。但常秋梧见了这人的模样,却先愣了一愣。这一下很要命,那人的双臂与双腿忽然反曲过来,两肋下也啪的一声,一下子裂开了——八根肋骨探出,瞬间化为八条细且长的腿。

此时常秋梧才伸手去握剑柄,但那怪物的手、脚已经向他当胸刺了过去。只见一道白光闪过,李伯辰是连救都救不及了。

好在常秋梧终于反应过来,在这刹那之间,先向后跃起,双腿将那怪物的双脚踢了回去,又一探手,把怪物的双手给握住了——那已不是人手了,手指并拢,化成了一柄匕首样的骨刺。

他一纵落地,李伯辰也已拔出了魔刀,正欲摧动刀芒斩过去。可要命的是常秋梧竟然低喝了一声,掌心忽然爆起两团电芒,他身周登时现出八个炫目至极的光点,李伯辰离他有两三步远,仍能感觉到自己毛发都立了起来,裸露的皮肤也一阵一阵的刺痛——是常秋梧使了神通!

他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这人从前没打过架的么!?连进退配合都不懂,这样岂不是把我给阻在后面了!?

他心里这话音还未落,便听到常秋梧啊的痛呼一声,身周的电光一下子散了。可刚才那光芒实在太耀眼,此刻李伯辰眼中还一片白花花,一时间也看不清。他只得先自己往后跳出两步,稍待片刻,才瞧见是那怪物又用一只骨腿刺了过去,将常秋梧的大腿给刺穿了。

他来不及多想,终于挥刀斩出去,喝道:“来!!”

他此时是养气境的巅峰,这刀芒比在散关城外庄园中时还要厉害。怪物没来得及将手脚收回,登时被斩断。刺进常秋梧大腿里那只骨腿,也被击得粉碎。

常秋梧的身子跌落在地,那怪物吹号般地低鸣一声,转身蹿入林中去了。奔跑的时候身上又不停探出骨刺来,将那人身撑得支离破碎,落了一地的血肉。

李伯辰瞪了常秋梧一眼,道:“你怎么样!?”

常秋梧脸色铁青,手也有些发颤,只道:“那是什么东西……什么东西……”

李伯辰便知道他该无大碍,也知道这人是帮不上忙了。他境界不低,可这怪物似乎也极为难缠,否则自己刚才不会觉得浑身一麻——那是有生死之忧的警兆。

这个常秋梧,只怕没怎么和人交过手,此刻虽谈不上吓懵了,但也是六神无主了。

便道:“你在这儿等我!”

飞身向林中纵去。又听得常秋梧在身后道:“等一等我——”

李伯辰赶忙又加紧几步,把他远远甩到身后了。

林中树木茂密,那怪物腿脚很长,一时间不是很灵便,李伯辰倒勉强跟得上。他看那东西的模样,忍不住想起在庄园中见到的朱毅,两者是有些相似的。就在心里暗道,难不成又是那样的魔物?谁搞出来的?朱厚么?他们不管这事,就因为这个?

想到这儿,忽然哎呀一声——我忘记答应了小蛮的事情了!

可追已经追到这儿了,总不好再退回去。要是这东西受惊跑了,也不知道下一次何时才能逮着它。眼见着那怪物快要消失在密林里,李伯辰将牙一咬,伸出手去,喝道:“破!”

一道雷光自掌心发出,前方数颗一人合抱粗细的树木登时被摧垮,树冠倾倒下来。那怪物也捱了这一记,立时被凌空击飞,一下子撞到前面一块巨石上了。李伯辰从倾倒的树木间闪过,魔刀一扬迫出一记刀芒,又轰在怪物脊背上。

那怪物又吱吱嘎嘎地叫了一声,登时再被斩下两条腿。

他心里略松了口气,暗道自己如今这手段已比在庄园时强了不少,对付这东西似乎也不吃力了。正要再冲过去、再给它两记,怪物却已转过了身,不逃了。余下的五条骨腿往土地里一插,两人之间的地面忽然泛起一阵土浪,便听得身旁林中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大片树枝像触腕一般裹了过来。

这东西会使神通!?

李伯辰忙将魔刀在身周一划,将探来的那些枝杈斩断,但那些东西源源不绝,又围了过来。此时林间也响起呜咽风声,天顶忽然浓云汇聚。他与叶成畴来时艳阳高照,暖风拂面,李伯辰身上是出了汗的。但被这风一吹,身上的汗水全没了,只觉骨缝里都冰凉凉地疼。

下一刻,又听得那风声中混杂了些若有若无的呜咽声,地上的枯枝烂被风搅起,竟隐约成了一个又一个人形,向他冲了过来!

李伯辰忍不住一愣,一个念头猛地跳出来——这怪物难道不是魔兽,而是山君!?

眼前这情景与无经山君斗应慨时几乎一模一样!

他心中一凛,下意识地往腰间摸去,却记起曜侯已经留给小蛮了——他娘的!他立即向后飞掠而去,又斩出两道刀芒。要那怪物真是山君、又召来了阴兵,这刀芒虽伤不到阴灵却可将山君给阻上一阻的。他又低喝道:“我乃北辰灵主,你好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