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故人(2 / 2)

他到底没忍住,道:“应兄,我问你,那林巧她……”

应慨笑了一下:“哦,你想见见那个林巧?可也巧,我知道她在哪儿。”

李伯辰愣了愣,她没死的么!?他只觉心里一阵轻松,道:“在哪里?”

应慨想了想,正色道:“李兄,还是别去见吧。此林巧,也并非彼林巧。”

李伯辰道:“这是我的事。”

应慨笑了笑:“好。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要有一天你得了李国,得帮我找东西——和你手上这魔刀一样的东西。”

他想要的是这件事?李伯辰不知道这魔刀和他口中“一样的东西”为何如此要紧,竟使得应慨要一个很久之后的承诺。但他只道:“我答应你。”

应慨不说话,笑眯眯地看着他。

李伯辰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沉声道:“我以北辰尊名起誓,要我在李国中见到与我这魔刀一样的东西,都送给你。”

应慨长舒一口气道:“这就好了。李兄,那个林巧,眼下在营州开原城外的郭甫镇上。找她也好找,她有个庄园,随口就问得到。”

庄园。李伯辰在心里叹了口气:“好。”

两人又策马并行一会儿,李伯辰向他拱拱手:“后会有期吧。”

应慨愣了愣,道:“你真不再问我别的了?”

李伯辰道:“要说的你自然会说,不会说的,问了也白问。”

应慨摇摇头:“你现在和在无经山的时候,真是大变样儿。好吧,咱们往后还会再见。但……有一件事我还得告诉你。”

他从怀中摸出一张纸揉成一团,抛进李伯辰怀中,笑道:“你难道没想过,修行人既然淬炼了筋骨,都能内视了……也就能守住阳关不泻了么?要我是隋曼殊,可不用费这么多功夫。我猜她也没料到你竟然不知道吧……哈哈哈,这是我第二回教你修行法了!”

他说了这话,猛一转马头,蹿入林中。李伯辰以为他就此离去了,但稍待片刻,只听噗通一声响、哎呀一声叫,不知是不是他连人带马跌落到某处了。

他原本心中极痛,可跟应慨说了这么一会儿话,知道小蛮并无性命之忧,倒没原来那么难受了。又听着这两声,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他不确定应慨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之所以没有追问,是因为他的做派叫自己又想起另一个人来——那鬼族毕亥。

当初毕亥想叫自己“澄清宇内”,又对自己说了许多辛秘,如今应慨所作所为与他如出一辙。这些天他是在一直在暗中观察自己么?等小蛮离去了,才跑出来说些内情……他想要的究竟是“和魔刀一样的东西”,还是自己在万箭穿心时的些微感激之情?

要是后者,或者两者都有,他最终又是为了什么呢?毕亥说,他希望这天下大同。应慨呢?他的行事风格,很像个阴谋家。游走于势力当中,寻机攫取利益。其实要是现在从林中再跳出几个人,说他们这些天也在暗中观察、各代表一方势力,他也不会觉得奇怪了。

他终于明白像自己这样的身份,注定在往后的日子里被阴谋环绕。从前想过什么“安稳平静”的日子,都只是痴人说梦。他自认为自己不算笨蛋,可也绝不是天下间顶顶聪明的人,既然猜不透每一个人的心思,索性就不猜了。能做的只是以不变应万变吧。这是个笨办法,可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但如此,他得叫自己成为中流砥柱。哪怕不能,也得先成为一块磐石。

他在心里又想了一会儿,猛一抖缰绳,纵马飞奔出去。

……

到了那片湖边的时候,又过去七天。十来天之前这片林中尚有不少枯叶和荒草,到如今已一片翠绿了。那湖清且浅,比镜湖更像一面镜子。湖畔草坡上缀满了花,青草已经没上脚背了。

李伯辰牵马沿着湖边慢慢找,找了两个来回才瞧见青草丛下的一堆黑褐色泥土。这几天下了两场雨,之前的灰堆几乎都被冲散了。好在那天晚上木牌也被林巧的衣角拂进了火堆里,表面被烧得漆黑,倒不担心烂掉。

他蹲下去将巴掌大小的木牌捡起来,看到上面糊满泥土。他没急着将土擦掉,而是面朝湖边坐了一会儿,又过片刻,倒在草丛中睡着了。

待太阳升上高天时,他才被鸟鸣声吵醒。李伯辰张开眼睛望了一会儿天,坐起身将木牌拿在手里,发现上面的湿泥已经干了。

他轻出口气,将表面的泥土搓去,露出浅浅的刻字——

慈母鱼珏之位。

李伯辰盯着这六个字怔怔地看了一会儿,微微笑了笑,心道,好,小蛮……那天晚上,你不是在用计。你是真的在告慰你的母亲吧。和我结为夫妻,你心里果真也是欢喜的么?

……

到离开孟家屯第十天的时候,他来到营州开原城外的郭甫镇。

庄园在哪里很容易打听,人人都知道新迁来一位美貌的女子,出手极阔绰。李伯辰策马从镇上穿行而过,出镇又走了三四里,看到青瓦白墙的宅院。

那宅院很大,被青山环抱,之外是大片大片的农田。春暖花开,田中都有农夫耕种。等离院门只有二三十步远时,他驻马犹豫了一会儿。他很想看看那个林巧,可又怕真见了她,这些日子稍稍平静下来的心再掀起什么浪涛。

他远远瞧着宅院,对自己道,我可以走过去敲门,装作问路,要开门的不是她……哦,当然不会是她。这么大一个宅院,她怎么会自己开门。那该怎么说,说我想投宿么?

他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想看到的是林巧,还是那个“长得和小蛮一模一样的人”。

又停留一会儿,到底还是握了握缰绳,准备打马离去。已从镇上人口中知道这个林巧的确无事,那就不要打扰她了吧。

但白马刚迈出两步,李伯辰忽然听着不远处有个女声道:“林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