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巴掌 耳语(1 / 2)

这人嗓门不小,声音也洪亮。此时正走到孟娘子家门前,听了这动静,门一下子打开了,两个孩童的脑袋探出来。但一瞧见这架势,立时缩了回去。很快孟娘子也走到门旁,见着李伯辰,先愣了愣,又笑了一下。

李伯辰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也想笑一下,但仍板了脸,只对她点点头。

等他们走到镇上时,真喊出了许多人。一路跟在这支“大军”之后,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李伯辰虽听不清楚,但也听得出那些声音里似乎有些喜气。这么走了一段,倒不觉得像之前那样有点局促了。

在他记忆里,从前在无量城做统领的时候,逢上峰校阅,也曾被麾下兵将簇拥前行。可在记忆中他清楚那些兵不是自己的兵,而是官家的兵,自己也只是个统领,不是什么高官。

然而此刻他边策马缓行边往周遭看,只见苍穹高远,大地无垠,田中沃土成片相连,远处山川峰峦叠嶂。这些土地,往后算是自己的了么?那自己倒真成了一镇领主了!

因而此时的感觉又与无量城时不同,哪怕身后只有五十来个兵,心里也渐渐生出些豪气——百仞之高,始于足下。如今的李、隋、高、姜、鱼、尉六国的初代君主们,也是一点点踏上争霸之路的吧!

他们在镇里绕了一圈,又往镜湖山去。此时身后的人越来越多,有挎着筐的、有背着麻袋的、还有推着车的。李伯辰从前在屯里转,见房舍稀稀拉拉地散布在原野上,似乎人不太多。但如今意识到孟家屯该的确有千把人——北地村镇与隋境不同,占地颇广。集镇两旁目力所不能及的沃野丘陵中,还住着许多户呢。他们往镜湖山走,还要好些时候,到那时百姓们将放粮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不晓得还会有多少人来!

等出了镇他再往身后一看,见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足有两三百。便忍不住低声道:“奉至,这么多人,镜湖山上的粮够么?”

常秋梧道:“放心,朱厚来这儿之后,征了许多粮。我之前清点过,够千人用上一个月了。不过我们也不都放出来,每人领上两斤,安安人心。”

李伯辰不由得暗暗咂舌——千人用上一个月,岂不是要有数万斤?朱厚来这儿也不过两三个月,是把这附近人家的家底都搜刮干净了吧?之前见他在路上撒钱,还以为他为人豪爽,但如今看,倒真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了。

可即便如此,这些人却还未见什么不满。也许在他们看来,能在这世道平安活着,已比什么都好了吧。

他原本还有些担忧乡民见了粮会哄抢,但此刻也放心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这大队人马已至镜湖旁。只见镜湖一望无际,一片小海一般。又因北地相对寒冷,这里的湖水澄清,岸边铺着白沙,能瞧见浅水中的卵石、鱼虾。湖岸两侧绿草如茵,举目望去,皆是大片的平地。李伯辰心道,要是有人能把那些土地都开垦出来,不晓得能养活多少人——只是这镜湖风景优美,湖边倒最好空着。

再往远处看,能瞧见镜湖山了。镜湖山山势相对平缓,东坡处有一条小道入山林,往山上去。李伯辰再向上看,依稀能瞧见一两座木制的房舍。

他原本还想要不要日后搬来这里,见到此处模样打消了主意。这虽然是山,却无险可守。虽说有密林掩护,但山下的敌人不容易上山,山上的守军也难以展开。朱厚选了此地,该是土匪的本性使然,并未考虑到大规模作战的需要。

但其实自己现在那住处也不算好——说到底,孟家屯宜于生息劳作,但不适合做军寨,日后要想个办法,叫此地能守得住才行。

此时该也因为见到镜湖山渐近、且人多热闹了,后面的百姓显得越发雀跃。不知谁起了头,开始夸赞常休、常秋梧是一心为民、功德无量。叫嚷了一气,李伯辰听见方耋喊道:“君侯万寿无疆!”

那些百姓该也不知道这“君侯”是什么东西,但见跟在常休身后的人这样喊,也又开始叫嚷些“万寿无疆”、“帝君庇佑”、“大富大贵”之类的话。李伯辰听得好笑,心道这要叫天子听见了,非得杀人不可,哈哈。

尽管知道这些人是为了粮食喊的,未必有什么真情,可他也觉得心里很舒坦,暗道,果然——许多人口中说不贪恋权势,其实是因为没尝到权势的滋味。自己也勉强算是淡泊之人吧?可如今被这些声音一哄,亦不免觉得飘飘然了。

但就在此刻,忽然听得耳畔一个声音冷冷道:“……什么狗屁君侯,什么帝君。帝君明明在李生仪那里。”

又道:“……哼,等大将军出山,第一个先杀这狗贼!”

李伯辰心中一惊,要不是前面有常秋梧牵着马,险些就勒住了。他下意识地往左右看——并无人。

可刚才那声音在一片颂扬声中尤其清晰,绝非自己的幻听。李伯辰又愣了一会儿,忽然意识到,该与在散关城外庄园中的情况类似。

那天他将几个匪首击倒在地,神游天外之后便忽然听得一个声音在耳畔说,“……他是怎么了?心软了么?”,随即又听另一个声音说,“北辰在上!难道是受暗伤了么!?天不绝我……用那霹雳丸!”

当时他猜,或许是因为自己触摸到了些什么做灵神的门道,因此听着了这两句向北辰祈祷的话。

而刚才自己听着的那两句,与那时的情况一样么!?

但身后百姓也在念叨自己、也提到了“帝君庇佑”,怎么没听着他们心里的话呢?

难不成,除非在心中祈祷的人注意力都牢牢集中在自己身上、情感又尤其激烈,才能被自己听着么?

但无论如何,在心里想这两句话的人是谁?他说“等大将军出山”——指的是朱厚么?朱厚果然未死,逃进山了?那眼下他应该就藏在雷云洞的洞天遗迹中吧!?

此人必然知道朱厚的行踪。或许还曾与朱厚联系过,如今成了留在屯里的细作。李伯辰忍不住想回头看,但知道此时一看绝分辨不出那人来,也许还会打草惊蛇,便忍了下来。

他转脸对常秋梧道:“奉至,你说现在就只有这五十多个兵了?”

常秋梧道:“是啊。朱厚一死,麾下那些匪兵立即跑了一半——本来就是跟着他混吃混喝的。之后听说要围城,又跑了不少。但这也好,现在留下来的这些要么是根在屯里的,要么是走投无路的江湖人。我这些天都观察过,一些人虽然有些小毛病,但也不算匪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