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才(1 / 2)

隋不休叹了口气:“其实到今天我也在想这件事。”

“当初我被送去天子王都学阵法,学成之后,和另外几个人被一起派到当涂山,叫我们构筑中州结界。结果你知道,我刚到那儿,妖兽军就突袭了。我以为是我们运气不好,之后才知道被派去万有、弥勒城的阵师一样被妖兽军突袭了——一个死了,一个被捉了。”

“李兄你说,妖兽怎么知道我们到了那儿?又怎么知道谁是阵师?必然有奸细。要说这几个城是怎么破的——或者是妖兽找到隐秘的小道,或者是趁城中换防的时候突袭,总之都很蹊跷。”

他说话时脸上的神情不似作伪,李伯辰便松了口气。倒不是对隋不休本身,而是说倘若真有一个王族被妖人迷了,那简直太麻烦了。

只是,毕亥当初说妖兽突袭无量城劫走隋不休是为了与这边沟通,难道毕亥在说假话?还是说,这事是他们要顺手做的?

他想问隋不休那天那个真罗公主侵入他的神识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但想了想还是作罢——现在自己和隋不休虽然看起来一团和气,但也只是形势使然。隋不休的心里,该对自己有防备的。

便道:“我对空明会有点不放心。这些天,我遇着了两个人都用妖兽的血肉复生,变成半人半魔的怪物,还都是空明会的人给的手段。”

但隋不休并未惊讶,只道:“李兄,我也给你说件事。”

又将声音压低了些:“这没什么奇怪的,空明会一直和魔国那边有联系,而且,魔国也有空明会。”

李伯辰一愣——他本以为炼化魔人这种事很见不得光,可听这口气,隋不休早知道么?不……是五国王室都知道么?

隋不休又道:“这事我在天子国都的时候就听说了。你看,我们精于术法、机关,魔国的罗刹和须弥则只懂些天生的术法,比我们还不如。之所以势如破竹,是因为妖兽。”

“要是有一种手段能叫我们也造出妖兽来,那魔国的优势也就没了,所以大家想到这个法子。你是担心空明会通风报信?我觉得不至于——这事主要是高天子在做,通过空明会做、在各地寻机试验。高天子的人里通魔国,有什么好处呢?总不至于跑到魔国那边去做至上主。”

李伯辰之前倒也是如此想。他不知道隋不休说得对不对,但要不是空明会,还能是谁?

还有……高天子想将人变成妖兽来对付妖兽?他就不怕反噬其身么!?要知道自己身体里融合了妖魔血肉,在晋境的时候都会招来魔君化身的。对了——隋不休呢?

算了。隋不休是王族,见多识广。既然清楚高天子的事,也该知道魔劫这回事的。

他只好说:“好吧,也许是我多心了。但是我觉得,还是该查一查。”

隋不休想了想,道:“好。李兄,等我回去禀告家父,问问他怎么看。”

李伯辰刚才的那几句话只是顺口说说,却没料到隋不休真如此郑重地答应了。他稍稍一想,意识到该是因为自己如今的身份。昨晚说朱厚的事,常休和常秋梧回应得很认真,今天说这事,隋不休也很重视。做了这个什么君侯果真不同,之前会被人一笑置之的,而今都得认真考虑了。

这时在那边和常休说话的几个老人告辞离去,隋不休便道:“李兄,我去和你外公说几句话。”

李伯辰道:“好。”

隋不休便慢慢走过去。

已经放了好一会儿粮,但也只领完了三四十个人罢了。李伯辰瞧见不远处那黑压压的一片人,心道不晓得天黑时领不领得完。常秋梧是修行人,倒不会觉得累,但故意只叫他一个人弄这么久,是为了叫这些乡民对今日事的印象深刻些么?又或者在这种时候将人们聚在一处、叫他们彼此谈笑,也可以减少些恐慌之情吧。

他又左右看了看,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站着。简直太傻了。他也想上山往下搬粮来。刚准备挪步,却见一个男人瞪着他,快步走过来。

那男人约莫三十来岁,浓眉大眼、圆脸,生得白净,穿一身福字暗纹的缎衣,看起来该是家境富足的。但见他这模样,李伯辰心里还是跳了跳——这人要做什么?之前听着的那两句话是他说的么?不至于在这里来行刺我吧?!

念头一转的功夫,那人已走到他跟前站下。可站定了,却又不说话,只盯着李伯辰。

李伯辰也瞪着他,这么过了一会儿,那人才道:“这个……这个……”

李伯辰愣了愣。刚才看他那模样,还以为是怒气冲冲的。但如今说了这几个字,语气却显得有些局促,似乎他自己也后悔就这么走过来。李伯辰头一次遇着这种人,便皱眉道:“兄台,有什么事?”

但那人只道:“这个……这个……”

李伯辰又想了想,道:“……是有什么冤情?”

那人忙摆手,道:“不,不。”

这人不会是个傻子吧?李伯辰转脸看常秋梧,想问他认不认得此人,但常秋梧正在记账,也分不得神。

他转了脸正要再开口,听那人道:“那个铁带!”

李伯辰愣了愣:“嗯?”

“那个,外面那个车的铁带!”

李伯辰又想了想,意识到他说的是披甲车的履带吧。这人说这个做什么?但一个念头跳出来,他道:“你是孟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