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天命昭昭的朱大将军(1 / 2)

阴灵率着阴兵,从战场之上横穿而过。

此时可以瞧见原野上的幽绿色人影了。有妖物的,有人的。李伯辰伸展手中铁索,将它们全勾了。

之前看妖物进攻军寨时,他还在留意四周的情况,想要找出朱厚所率的另外百人的位置。但周遭山野一片黑暗,可供藏匿突袭的地方又太多,也实在无法确定。

不过如今阴灵出窍,看得倒更清楚了些。战死的魂灵会本能地往灵气汇聚、或有生气的地方聚集。原野上的阴灵一些在往谷口、军寨中徘徊,还有些则向着北边一个山口处游荡。

朱厚所率的人,应当就在那里的。

他目测了一下距离,觉得自己该能到得了,便掠了过去。

等更近了些,晓得朱厚果真在那里。近百兵藏在一片树林中,铁甲与刀剑反射着冷光。在此处埋伏,本该寂静无声,可李伯辰却听着这些人似乎都在低语。他疑心是自己阴灵出窍听了些寻常听不到的,但等距最前面的人十几步远时,听得分明了。

原来是这些兵瞧见远处战场上惨烈的情景,都心生畏惧了。他们原本觉得一百人引着妖物冲过去,纵使拿不下大营,至少也该战个难解难分。到时候他们再作为一支奇兵杀出,自然就手到擒来。

可如今看,另一座大营中的兵还没赶过来支援,这边的战斗便快要结束了。

朱厚也站在前头,身边围了几个匪首,更后面些是那个周先生。

李伯辰正听着一个匪首道:“大将军,现在去不是找死吗?咱们能比那些东西人还多、手还狠吗?都折了百来个兄弟了,咱们不能去送死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他说了这话,另几个匪首也纷纷附和。朱厚身披铁甲,头顶黑盔,握刀眯着眼往远处看,一言不发。可李伯辰也瞧得出,他此时心中也犹豫起来了。

绝不能叫他真带人退走了。

李伯辰立时再往前两步,可忽然发觉无论怎么往前,周遭的景物都没什么变化——他与朱厚之间就只差了那十几步。

他晓得这是已到阴灵离体的极限了。

此时朱厚开口道:“可是你们也都瞧见了。天界之上的真君给我托了梦,又给了咱天启,还收了个出言不敬的……那真君叫我成就基业,今天还会打不赢么?”

“你们再好生想想,还有什么办法!周先生,你也想想!我朱厚好不容易混到了天命,可没有就这么败了的道理!”

听了他这话,老头子忙道:“是,大将军,我就这推算推算。”

说了便像模像样地掐起手指,可一边掐一边慢慢往后退到人群中去了。那几个匪首一个个唉声叹气,道:“大将军,天命这事儿咱们是信的,可要不是这么个打法呢?真君也得讲道理吧?要么大将军叫它给咱们发些天兵天将?那事情不就成了么!”

朱厚脸色很难看,一咬牙,只道:“请就请!我是天命在身,未必真请来了!”

说了这话,便微眯起眼睛,做出一副神棍模样。

但李伯辰看得分明,他那眼珠却在左右看来看去,显是压根不晓得怎么“请”的。或是打算敷衍一番,实在不成,再瞎编几句话,真要退了。他有这心思,也实属平常。这些匪首聚在他身边不是为了忠义,甚至也不是为了往后这位朱大将军真得了什么天下,能分得一杯羹。

这些人目光短浅,该是只为眼前的钱财、美色的。之前退到秘境中还想着能重杀回孟家屯,但如今一下子折了一半人,其中不少又都是匪首们各自带来的,要朱厚真一意孤行,非要他们上阵,搞不好当场就要哗变。

见此情景,李伯辰心中一急,立时叫阴兵扑了过去。

那些匪首原本还在七嘴八舌地劝,阴兵往他们身上一冲,登时打了个结巴,只觉头脑一阵恍惚,身子也凉了一凉。

好容易缓过神,正要再开口,李伯辰便叫阴兵再冲了一回,又叫他们浑身打起冷战。

这些匪首都有修为在身,个个身强体健,晓得打这两回冷战绝非受了凉。且此时甲胄在身,又是仲春,哪里来的刺骨冷风?一时间个个惊疑不定,都不敢开口了。

朱厚听他们一时间没了声音,心中也是一愣。正要开口问,却听咚的一声闷响,脚下土地都颤了颤。往前定睛一瞧——

身前十几步之外,突现一块一人多高的大石。石头黑黝黝,但上面似乎还刻了字。朱厚愣了一会儿,叫人取来火把,慢慢走上前去一照——

只见其上共有八个笔锋凌厉的大字:苍天已死,红天当立!

朱厚心中又惊又喜,一时间竟呆住了。等回过神,正要转身厉喝,却见眼前一花,周遭景物变得一片朦朦胧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