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人莽就要多读书(2 / 2)

但此时他也不敢将它摘下来。这东西如此神异,要真搁在一旁,闹不好自己走的时候就把它忘了。

那位修士说,这神霄是北辰帝君未得大道之前所用的兵甲。自己昨夜依照裴锦那位先祖的画像推断,这种头盔的形制也该是在先神时代那时候、甚至更早以前的。

这竟是“那位北辰”所用的东西。李伯辰想到此处,倒没觉得太过意外。昨夜就知道这东西非同寻常,也猜可能是养出来的,如今不过是被证实罢了。但这么说……原本的北辰也用自己如今这法子养过什么么?是与自己情况类似,还是有别的办法?

他心中生出一种微妙的情绪——上代主人的甲具,如今到了自己手中,这或许真是天意吧。

这册子之后的二十多页,则不再说这位修士打算引入魔王分身助门中人修行这事,而记录了他对另外一些修行道理的看法,以及对自己身世的感慨。

李伯辰试着重新细读了一遍,将这书放下,远眺窗外理了理自己的思路。

此人其实像是个一心求道、不问俗事的研究者。但过于执着头脑中的念头,并不为门中人所接受。虽说地位似乎不低,但看起来是很孤寂的。后面提到,他自愿来这秘境中做了个守护者,一边校阅前代典籍,一边继续准备自己想要做的“大事”。

记录中提到那时李国威服四海,就连国君朝见天子的时候,都可以平身而坐,甚至对天子说“北地苦寒,还是你高国一年到头不冷不热、疆域广大,是个适合养老的好地方”。

李伯辰据此推断,这份记录该是在六七十年前留下的。那时的那位国君是李国灭亡之前的武王,在位时国势的确鼎盛。又因为信奉主宰杀戮刑罚的北辰,军力亦冠绝天下。那时候北原还在六国手中,原上驻军有三分之二都是李国的军队。

这位武王薨了之后,才由新王继位,再过十多年,李国才遭遇大劫。这么一算,那位武王其实算是自己的高祖了。

修士说一些有能力和本领的宗派已经尝试过类似的事情,是说,的确有些修士试过引入魔王分身以磨练自己了吧?就他现在所掌握的信息来看,似乎的确如此。应慨说各国王室都曾经试过以妖兽血肉造出能同妖兽抗衡的东西,搞不好也有修士像自己一样,将血肉在体内融合过了。

他忽然觉得有些心惊——如果说一些人的确成功了,那失败的那些人呢?毕亥说要当初自己跟着那个黄天魔王横天担刃的分身走了,便入魔道……会不会如今有些修士已经入魔,别人却还不知道!?

他将这册子又看了第三遍,确认再找不出新的东西,便原处放回,又在架上找起来。

到晌午的时候,已又翻了二十多本书,终于找到另一本有关联的。

这一本其实算是雷云洞天的“大事记”,该还是初稿,行文比较潦草。其实之前李伯辰已翻阅过另一部成书,其中没什么可看的。瞧见这一本的时候,也打算翻一翻就放下,但却发现这部初稿中还记录了不少小事,该是在之后的修订中都被删去了。

其中有一桩,读起来颇为诡异。

说的是武王在位的时候,有一位名为滑害的修士,曾辅助他的师尊在秘境中整理典籍。有一天忽然大发狂性,将几位同门都杀戮了,随后自己也不知所踪。五年之后,雷云洞天被派去北原守军中辅佐主将的修行人在战场上偶然发现了一具尸体,看面目正是当初的那个滑害。猜测此人是杀戮同门之后良心发现,隐姓埋名到了北原去抵抗魔国。又说他死的时候半边身子都被妖兽啃噬干净,伤口处仿佛用许多小刀割过一样。

李伯辰读到他的死状,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网头箭。

之前侯城镇军所用的网头箭,其实是简易版的。无量军中所用的网头箭,网上会有许多利刃。一旦妖兽被击中、裹住,那利刃旋转,是能将较小些的绞碎的。这滑害的伤口边缘看起来像是被许多小刀割过,他记不起哪种妖兽会将人吃成这样子,却知道网头箭从人身上擦过会是这样的惨状。

况且记载这事的人该不清楚,妖兽在战场上都有统一号令,绝不会在战斗的时候去啃噬人的。要不然自己当初在北原上昏迷的那段功夫,早没命了。

又说滑害曾经辅佐他的师尊在秘境中整理典籍,难不成他那师尊就是那位修士?

他后来果真付诸行动……为自己的弟子引入魔王分身以助修行了么?

那滑害是因为入魔才大肆杀戮……之后其实不是抵抗魔国,而是投了魔国吧!

李伯辰读到此处,又往后翻了翻,将书一合,放回架上。

自己想要找的,该已经找到了。

他原本担心的是,要在晋入龙虎境的时候第二位魔王分身要来,自己能否应对。要应对不了,会身死么?

但如今看,六国之中早已有些修士试着引魔王分身来磨练修为,其中一些该还是成功了的。往更早看,依照那位修士的记录中所言,古时候的修行人用这种法子的更多,甚至是常态。

做记录的那位修士该也叫滑害用了魔王分身,但滑害却只是入魔,却未死。他不知道滑害是哪一境,但他既然能被网头箭绞去半个身子,那只怕和自己的修为差不多。

滑害在准备晋境的时候,他的师尊该会为他准备些辅助抵御魔王的秘法的。李伯辰现在虽没有,可他有那一界。有什么秘法,能比那一界对自己的帮助还大?

知道了这些,要还畏首畏尾,那就太不像话了。

他便转身下了楼。晾在一层的甲胄都已经干了,便重穿上去。此时太阳升了起来,在山上往四周看,只见一片绿草如茵、河流蜿蜒,景色极为漂亮。李伯辰深吸几口气,在门前盘坐,心道:能做的我都已经做了,今日,就舍命一搏!

便默诵咒文,遁入另一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