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下血本(1 / 2)

就如糊弄朱厚时那样……既然能生造个怖畏真君出来,何不再为李生仪量身打造一位“北辰帝君”?!

李伯辰想到此处,忍不住在心中赞了一句:真是妙计!

但怎么造?

依监丑朗部所言,“你是帝君北辰,自然能封神位结气运”,可他后面又加了一句,何况“又必然有个信徒”。这么说,似乎得需要两个条件——一则,自己这“北辰”来“封”,二则,有这个“灵神”的信徒。

第一条挺好办,难办的是第二条。自己很难像对朱厚那样对临西君——他想,要是真跑去李生仪的地盘阴灵出窍打算拿铁索将他的阴灵勾出来,只怕要被捉的。

李生仪身为临西君,自然有许多的宝贝护身,居所里应该还有不少结界阵法——就连外公这位落魄的太常寺少卿的宅院,都不是阴灵能轻近的。

得想个法子,叫李生仪像朱厚那样,相信自己得到了北辰帝君的“神启”。

想到这里的时候,李伯辰心中又生出一个疑惑——我眼下到底算不算北辰、算不算幽冥灵神?

似乎……不完全算。

无论幽冥灵神还是在世灵神,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没有实体,仅以“灵”的状态存在,可自己是有人身的。之前在璋山试着碰触山君气运时,刹那间听到无数的呓语,山君说那便是人们的祈愿。

刚来此界的时候,也试过碰触台上那尊宝座,一样听到了无数的声音。那其实这宝座或宝座之上,是有北辰的气运、或者真灵的么?

一个阴灵与山君气运融合了,才算半个山君。但自己没与那宝座融合,却又能进出此界、慢慢行使各种权能,这又算是怎么回事?

其实在小蛮刚刚离去的那段日子,他偶尔曾会生出些念头,想干脆死了算了。死了变成阴灵再和那宝座融为一体,会不会就变成完完整整的北辰了?

但人成了阴灵,即便有阵法庇佑,难免也得性情大变。他不知道那样一来还算不算真正的自己,也不知道真那么干了又到底能不成功,便只当成些妄想的念头了。

今天在塔中瞧见了那位不知名修士所留下的记录,他又有了个新的猜测。自己这状态,其实很像是留下了这顶头盔那时候的“北辰帝君”吧。

尚未变成真正的至高灵神,但已介于人、神之间,好比一位正在登极大典上的君王。

唉,自己要真是货真价实的北辰,直接如以前那样将气运赐给李生仪就好了。哈,可要真是,还哪会在乎什么李生仪、高辛呢?

他叹了口气,又想,既然说是魔道,那干脆就按魔道手段来办好了。

像对朱厚那样叫他见着自己,诚然可以建立某种联系,但这监丑朗部跑到自己这“北极紫薇天”,可不是因为他之前真在梦里哄过自己,而是通过“妖魔血肉”这种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