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下血本(2 / 2)

这一点,与那些太古秘灵的做法如出一辙吧。

就连他都知道修行界有一种规矩——不要轻易翻阅古老的、不知来历的典籍。因为说不好其中便记录了什么秘灵之事,你用心读了,便会将自己与秘灵的气运牵扯起来,甚至令它找到你。到那时候,万一要你做他的灵主,答应了则罢,不答应,便要有灾祸的。

是否可以找到一种办法,叫李生仪也同自己建立这样的联系?

李伯辰一边细细思量,一边在台上慢慢地走。过了一刻钟,眼睛一亮,又将牙一咬,把魔刀抽了出来。

我身上有妖魔血肉……要李生仪也有我的血肉呢?

他将左手的臂甲卸了下来,又撸了袖子,手起刀落,片下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皮肉。

他疼得直吸气,但好在血很快止住了。本想将这肉拿在手里,岂料刚一落地,立时像活物一样卷曲起来,又腾起丝丝缕缕的黑气。昨晚他在孟宅吃了烤肉,这情景倒与那时有些相似,但冒出的不是香气,而是刺鼻的恶臭。

李伯辰大吃一惊,忙退开一步,又见地上那肉一边翻卷、冒气、一边生出密密麻麻的血沫来。

他立时想起了自己昨夜说过的吃妖兽血肉的事——在北原上时将肉在火上烤,也会变成这样子的。

他万万没料到是如此结果,忙避得更远了些。但当时那肉烤了一阵子是炸开了,他这肉在地上翻腾一气,却慢慢消停了。

待黑气与恶臭散尽,只余下一团眼珠子大小的、晶莹剔透的东西。李伯辰再等一会儿才试着用魔刀拨了拨,这东西在地上微微一滚,他又闻着了异香。

他便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捡起来,指尖一触到,便觉一片温热。此时看,他这血肉已变得像一块暖玉。半透明、乳白色,其中有些血管一样的淡红色脉络,十分漂亮,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它之前的模样。

李伯辰将它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儿,暗道,刚才那些黑气该是因为妖兽血肉吧?在我身上的时候倒没什么,可一旦被割下来成了“死物”,便被此界炼化了么?

可冒血沫是怎么回事?妖兽肉一烤、会变成那个模样,据说是因为体内灵气太过浓郁,难不成也是因为此界灵气太浓,才亦会有如此现象么?

不知怎的,他莫想起毕亥的话来。他说妖兽是因从前的鬼族与寻常野兽杂交才诞生的,如今自己的血肉与妖兽的血肉都发生了这种变化……难不成人、妖兽之间的关系真如他所言,在很久之前都出自鬼族血脉么?

他将这肉珠子揣进怀里,轻出一口气,心道是这个模样倒好。要真是血淋淋的一片肉,没等找到法子送到李生仪手里就已经烂掉了吧。

此事既了,他就开始琢磨“怖畏真君”。从前不敢在此界待太久是因为灵气浓郁,时间稍长便有淤塞之感。可现在刚晋入龙虎,体内空空荡荡,且不知是不是因为经历了魔劫的缘故,经络关窍相比从前更加通畅坚固,因而直到如今也没什么不适感。

监丑朗部说怖畏真君在神识当中,可这北极紫薇天既是灵界,该可以叫一切灵体具现的。自己在此界中时这里运转如常,怖畏真君也算是半个“自己”,或许将他弄出来,自己离去,这里的时间就也不会停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