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残躯(1 / 2)

李伯辰想到此处,便信口胡沁道:“朱厚,你要记下,本君法名乃是‘怖惧无畏执符真体灵感真君’——往后你在旁人面前不可诵我这名号,亦不可用‘怖畏’二字,只称‘无畏真君’便可。”

朱厚愣了愣,道:“啊?真君前次不是说,是怖畏真君么?”

李伯辰佯怒道:“好大胆!敢问诸天之事!?”

朱厚忙道:“不敢不敢,真君,你可别走,教教我往后怎么办啊!?”

李伯辰心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那晚叫朱厚取玄菟城,只是诓他去攻玄菟军,至于往后么……

他便沉声道:“你既是我灵主,自当有过人本领。玄菟城之事,于你便是考验。”

他又算了算隋无咎或许再有二十来天就到,便又说:“二十日之内你若得玄菟,便是通过了这考验。否则——”

他说到此处,觉得自己这口气未免太不像个秘灵,便寒声道:“不但做不成灵主,更要你人头来祭!”

他觉得朱厚几次三番同自己交流时,言语间都少了些敬畏之意,大概是从前亡命天涯的江洋大盗性情使然。自己说了这后面两句,纵使不能叫他“敬”,但也能叫他“惧”的吧。

哪知话音一落,朱厚倒没表现出什么害怕的情绪,反而稍稍一愣,忽然挺直身子磕了三个头,沉声道:“是!谨遵真君法旨!”

他此时的语气变了,李伯辰听着有些耳熟。略一想,记起两人初见时的情景——朱厚得知自己杀了朱毅后,就是如此一本正经的口气,听着甚至有点英雄气概。

难不成这人是个吃硬不吃软的?好声好气和他说话,他会觉得人软弱可欺,可要以生死要挟,他反倒觉得是“真英雄”?

唉,要真如此,方耋昨晚说的话也算对的了。

李伯辰便不再多言,神念一动、眼前一花,又回到那一界中。

经此一遭,他也没心思再玩了。又想如果自己考虑的是对的,那往后再来这一界时,外面的时间就未必停滞了,倒少了个保命的法子。便走到自己以往现身此界时的地方站下,再默诵咒文从分身中脱出——要以后再来,可以当即附在这身上,也许外面还会如往常一般停顿的。

他便试着从此界离开、又回来。如此试了两三次,虽不确定自己不在时这里会不会继续运转,但至少已将附身的时机把握好了。可能进出会比从前稍慢一点,但也还能用的。

他做完了这一切,才回到秘境中站起身走到塔外的空地上。

做了那么多的事,感觉像是过了两三天。可如今却还是刚过午后——自己仅是从这世界上消失了“片刻”罢了。此时李伯辰举目四顾,已能将秘境中的地气构成看得更加清楚,心中念头一动,地气流转,秘境的入口便关上了。

如此,也用不着怕有人误入了。

他从山上走下,到了河边时那些白脸儿已又聚到水中。但这回没用李伯辰拨动地气,那些妖物似是瞧见他头顶的盔,立时自动分了一条道路出来。李伯辰见到此情此景不免大为受用,心道朱厚顶了这盔,晚上妖物还是会躁动,可如今在自己身上,该是因物归原主的缘故,这些妖物也听话了。

其实自己到了北极紫薇天中能将九重天、神位看清楚,也是因为这盔吧?有它相助,于神通术法方面几乎等同高了一个境界。要哪天能把北辰未成至高灵神时的甲具全凑齐,不知会是个什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