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布置现场(1 / 2)

李伯辰的心再往下落了几分。隋不休正是昨天将结界往北边扩来的,自己得知之后还在想,他的动作真是快。

但他仍抱了一丝希望,开口道:“是这人闯进来了么?”

老妇摇头。

“是你昨天出去,瞧见了他?”

点头。

“你看见……或者听着他和什么人在说话,为了报答我,才杀他的?”

点头。

李伯辰犹豫片刻,道:“和他说话那人,昨天是不是往这边来过?是不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头顶有个金灿灿的发冠?”

他从未像此刻这样希望自己猜错了,但老妇又飞快地点了头,眨了一下眼。

是隋不休。

“十日之后,从中策应”,这该是一句回复。是回复隋无咎的吧?隋不休说之前差遣了两个羽卫回去报信,如今看是其中一个又来传递消息了。

李伯辰能大略猜出传来的是什么——隋无咎该在十天之后就会到!

他一时间觉得有些后怕,还好这老妖杀的是回信的,而不是传信的……要自己只看到来信,大概会觉得仅是寻常的信息往来。但“从中策应”这一句……隋家父子,显然有什么阴谋。

答案呼之欲出——他们或许想要突袭孟家屯。

自己和外公之前都错估了隋无咎吧。也是了……他要真是寻常人,隋王何必那样忌惮他、将他逼到无量城还仍处心积虑要取他的性命?此人是个实实在在的枭雄,枭雄的心思,岂是常人可以揣度的?

李伯辰心中五味杂陈。妖物尚且知恩图报,人呢?

他向老妖抱拳施了一礼,道:“好,我知道了,多谢。我把这里封住了,往后你可以安心住着——你可有名字?”

妖物摇了摇头。

李伯辰想了想,道:“你也是神异之属,修行有成,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就叫灵境老母,好不好?”

看不出妖物面上喜怒,倒是挪了挪脚,歪头想了想,脑袋又飞快转了两圈,似乎很高兴。

李伯辰便又道:“这尸首我要借来用一用。”

他说了这话,便抓住尸体的一只脚往入口拖去。此时仍旧艳阳高照,草地翠绿、天空碧蓝,风中都是花香与青草香,但李伯辰已没了刚才出关时的喜悦心情,忍不住低叹口气。

自己与隋不休相交,一直想的都是他从前做过的那些事都是迫不得已、但他这个人本质不坏。或许日后慢慢相处,即便做不成朋友,也不至于成为敌手。

然而此时见了这信,知道自己错了。要再回头想想,错的也不止这一次。自己有一点,既算优点也算缺点,那便是喜欢将人想得太好。

和寻常人打交道的时候这么干或许无妨,也许还会常常结下善缘。譬如今天这“灵境老母”,从前的叶英红、应慨、方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