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老实人(1 / 2)

李伯辰一愣,这件事从前有什么不能同自己讲的?但他稍稍一想,道:“外公,难不成是你们……”

常休看着他,道:“是。”

是他们向隋王的人传递了隋无咎将取侯城的消息吧?不……要真如此,隋王必发大军来剿,那隋无咎的人真被打光了,也就没人守着北边了。该是递了些别的消息、动用了些别的手段吧。

这件事……李伯辰皱眉想了想,不知该如何评价。依他刚离开北原时的性情,也会晓得如此是为了削弱隋无咎的军力,但在感情上绝不会赞同的。如他之前所说那般,那些士卒都曾与妖兽血战,要叫他们白白葬送了,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可他刚知道了隋不休的心思,如今一句“似乎不妥”倒很难说出口了。并非心中理念有了什么动摇,而是晓得自己眼下并非快意恩仇的寡家孤人。有些事他不喜欢,但为了旁人,只怕不得不做。

他便沉默片刻,道:“好,我知道了。”

常秋梧发出轻轻的一声叹息,似是松了口气。常休之前说完了话虽脸上仍有笑意,但此时眼角也微微颤了颤。李伯辰将两人的反应看在心里,又沉声道:“外公,这些天多劳你们费心了。”

说了这话,站起身弯腰拜了一下。

两人也站了起来,常休似乎有些感慨,想要说些什么,但只道:“君侯,这些都是应当的。”

他抓住李伯辰的臂弯叫他重坐下,又想了想,叹道:“我何尝不知你不喜欢这样的计谋。你胸中有大义,想做贤德之君,这都是好事。但自古贤君也要行使雷霆手段……这手段,君上用不得,便要臣子来用了。”

李伯辰叹道:“外公,我还是能分得清轻重缓急的。但这类事也不必瞒着我。有些手段你们为了我使出来,我不知不知道,都该是我的责任。”

常休的手在他臂上握了握,道:“好。”

他重坐下,脸上笑意又多了些,道:“奉至,给君侯说说那件事——伯辰,你听了心里该会高兴一点。”

常秋梧便道:“君侯,临西君的人大概后天便要到了。”

李伯辰愣了愣,道:“这么快?”

打他重回孟家屯到如今也不过五天罢了,临西君在临西地,据此也有六七天的路程,算一算这时候,请封的人该才刚刚到。实际上他压根都不知道那人已经出发了,还以为得再商量商量章程。

常秋梧便道:“父亲一直在外,其实……”

他说到此处,看了常休一眼。常休抚髯道:“如今没什么不可以叫君侯知道的了。”

常秋梧便又道:“父亲在外,其实就是为了找你。你来这儿之后老祖宗也没叫他回来,是觉得可能需要找到真正的北辰传人。”

之前孟娘子已对他说过常家现有三人,常秋梧的父亲便是常高宜,远行在外。但李伯辰听到“真正的北辰传人”这话时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道:“你们是想叫李生仪觉得,气运也不在我这里?”

常秋梧道:“正是。但这事还得慢慢策划,我们一时间也急不来——前些天老祖就用飞翁传书叫他去请封,父亲得知此事一夜之间疾行数百里,第二天就将信送到了。”

“今早我们也收到飞翁的回书,说李生仪派出的人在他到的第二天就出发了。但父亲放出了四只飞翁只回来一只,就也不知道详情。但我看李生仪的动作这样快,我们想要的事该是成了。”

就是此事么?外公老谋深算,他一直都觉得请封这事不会出什么岔子,如今知道了确信,倒也谈不上“高兴一点”。

但见常秋梧脸上浮现出些笑意,道:“君侯可知来的人是谁?”

李伯辰想了想,道:“李定?”

常秋梧笑道:“不是他。但也都是你的熟人——一位是秦将军,一位么,是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