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宴席(1 / 2)

到了晚间的时候,设宴招待临西君使节。在常宅有四桌,一桌是李伯辰等人,另三桌是随行的那些军士。宅子外面新平整的工地上也排了几十桌,乃是与乡亲们同喜同贺。

李伯辰坐在屋中上首,左侧是常休,右侧是尉东山,依次又是常秋梧、秦乐、陶纯熙及各管事等。

入席时说了些话,而后等众人推杯换盏吃喝一段,气氛便渐活络起来。尉东山看着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夫子,但有常休与常秋梧陪着,也放得开。秦乐本是武人,又是见过世面的世家子,更不会拘束。

倒是陶纯熙从前既没什么做女官的经验,身旁又都是男子,看着便有些不自在。起初随众人探了几筷子,之后就搁下了。开始还有人礼节性地同她说一两句,但等众人都酒至半酣,也没人理会她了。

李伯辰瞧见她独坐人群中抿嘴强笑的模样,莫名觉得像是一头进了猎场的小鹿。唉,她来得实在不是时候。要自己没遇着过小蛮,如今见她来该会有些欢喜。可现在她这模样,自己怕是连以平常之礼待她都不能了。

在此处唯有自己算是她的熟人,要是说起话来,只怕平添三分亲近,要惹出闲事的。

幸好又过一段,另一桌上的人来敬酒,孟娘子也在其中。待她向自己举盏时,李伯辰在一片嘈杂中低声道:“孟大姐,你也是女官,和那位陶小姐说说话吧。”

孟娘子愣了愣,笑着点头道:“好。”

之后便走到陶纯熙身旁,笑着把另一位熟悉的管事赶走,同她搭上话。两人说了几句,陶纯熙也渐渐有了笑模样,甚至偶尔往他这边看一眼。

李伯辰装作应酬,分神一瞥的时候,又见陶纯熙听着孟娘子说了些什么,脸上露出微微讶色,又看自己一眼,似乎有些同情。他苦笑一下——孟大姐是说了小蛮的事么?这个忘记叮嘱她了。

刚想到此处,秦乐又捏着酒盏醉醺醺地走过来,道:“君侯,真对不住,我白天又说错话了吧?”

他往秦乐身旁一瞧,见隋不休也歉意地笑了笑,脸上红扑扑的。哦,他也跟秦乐说了自己的事吧?

他就只能再苦笑——一位君侯的妻子忽然跑掉不见踪影,倒也怪不得旁人会说。换作自己,也要当做谈资的。况且如今这场合,他的妻子竟不露面,总得有个解释。

他此时也有些酒意,便摆了摆手:“这没什么,我就喜欢秦兄你心直口快的性子。”

秦乐大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君侯真是胸怀江海,哈哈!”

李伯辰刚要说些什么,却瞧见方耋离了院外的席走到堂屋门口,向自己眨了眨眼。此时堂中人走来走去,还有丝竹之声,也没人注意到他。但李伯辰瞧见他这眼色,心中一跳。

这几天一直有人在结界周边守着,今夜更是叫赵波去轮值。他已是灵悟境巅峰的修为,从前混迹江湖掩藏行迹的本领也不赖。那看方耋这眼色,该是说赵波发现了什么东西。

李伯辰便高声道:“方兄,来!”

方耋走了过来,李伯辰道:“秦兄,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方耋,现下叫他做我的亲兵班十将,还兼着军法官。往后你整军,少不得要和他打交道。”

他本以为秦乐会寒暄几句,但听了他的话,却忽然一皱眉,盯着方耋瞧了瞧,低哼一声道:“君侯,往后有的是机会说话嘛,我今天就不奉陪了。”

他说了这话转身便走,方耋端着酒盏,脸上的笑意还未褪。李伯辰愣了愣,心想,秦乐怕是听陶纯熙说过璋城的事情,因而看不起方耋吧。

他只得道:“方兄——”

方耋凑近了些,道:“算了。”

又压低声音:“赵波看着打西边来了个人,在结界边上和他们的一个人接头说了几句话,又走了,但没听着说了什么。”

李伯辰道:“好,辛苦。”

一起饮了杯酒,方耋便走开了。

李伯辰重走回到桌边坐下,同尉东山也喝了几杯,便装作不胜酒力地靠在椅背上,对常休道:“外公,我歇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