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叮嘱(1 / 2)

常秋梧忍不住道:“老祖宗!”

常休叹了口气,道:“听我说。”

“人的阴神藏于肉身,我这肉身已然衰败了,早晚要朽掉。我知道伯辰你有法子能将我的阴灵保下来……可能还有法子叫我做个地上的灵神。可肉身一死,那阴灵的神念残了一半去,还是我么?”

“我不愿做个残缺的人……我在这世上走一遭,该见的都见了,活得比大多数人要好,百多岁,心里已没什么不满足的了。等到了那一天,就叫阴差把我勾了去。到幽冥请帝君评功过,是该入火海还是再托生,都没什么好怨的。”

“但这几天,暂不能叫我被勾了去。你要想法子将我的阴神留住,我看着就也算是活人。过上几天他们早晚要来看我,也能叫他们再猜一猜。”

说到此处,他抬手握了握常秋梧的手,道:“秋梧,你先出去。”

常秋梧愣了愣:“老祖……”

常休道:“去。”

常秋梧只得咬牙道:“是。”

待他走出门去,常休合上眼歇了一会儿,才低声道:“其实我心里是觉得有些安慰的。”

又叹了一声,道:“还有许多想为你做的事没做完,想铺的路也没铺好。本打算再过几天,我从前的几位老友之后会率人来。但我如今这样子,只怕他们来了倒是祸患。这事,我会告诉秋梧、高宜,叫他们不要来。”

“我还有些身在宗派当中的朋友,也无法再用。原想还有几年的功夫,能把他们的人心都收拢过来,但如今看,亦不可了。”

“可要少了他们,隋无咎便是大患。你有君王之才,可眼下还不成……伯辰,你想过往后怎么办吗?”

听了他这些话,李伯辰只觉得心里愈发的沉。他低声道:“外公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将此地撑下去。”

常休慢慢摇了摇头,道:“投李生仪吧。”

李伯辰一愣:“什么?”

常休道:“等你真叫他信了他才是北辰传人,就去投他吧……到那时,他该觉得你是个秘灵的灵主。既然如此,你就绝无可能再继承北辰气运……对他而言也不是威胁了。”

“李生仪那人,纵有种种不足,可好在极爱惜名声。最坏的结果,无非是他不重用你,却不会取你的性命。你便可慢慢积蓄实力,等待机会。”

李伯辰怔了片刻,才道:“外公,真至于此么?你之前也说过,隋无咎他来了这里,应该是——”

常休咳嗽几声,道:“……那是从前。从前作如此想,不仅是因为此地,还是因我的那些老友。可往后我不在了,他们就很难为你所用。伯辰,你现下不会是隋无咎的对手。”

李伯辰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心里其实是略有些希望的,可此时外公所说这些应当都是他的心里话,他实在不忍心同他争论起来。

见他一时无言,常休忽然笑了笑,道:“你也不用自责。我这一生,什么事都见过,早晓得人心么,是变幻无常的东西。再好的性子,也有一时糊涂的时候……唉,错也在我。从前当你是个孩子,总想为你多做些,又想总有几年的功夫,用不着太急。”

“只是如今,有些话还要再叮嘱你。你是懂得克制的。你这克制,该是不愿叫心里的念头、欲望,伤了身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