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左右逢源(1 / 2)

他在游廊中站了一会儿,见天光渐亮,骄阳高升。回想刚才外公所说的那些话,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心里有一种感觉——外公虽说仅是走火入魔,可心里或许认为是其他缘故。但因为考虑到了什么,不愿说出来。

李伯辰想到此处,很想再走回屋内问个究竟。但犹豫一会儿又想,他既不愿说,必有自己的考量,既然如此,就不要再逼他了。

只是……究竟因为什么?

又等了一会儿,常秋梧拭着眼角走了出来。李伯辰很怕他忽然在屋内发出一声悲呼,如今见他这样子倒是松了口气,迎上去道:“奉至,外公怎么样?”

常秋梧摇头道:“只怕……”

李伯辰抬手在他肩头握了握,道:“运气调理你比我在行,家里的丹药能用的你就用。要有别的需要,你也跟我说。”

说到此处将手中一块黑肉递给他:“这东西……灵气浓郁,不知道你用不用得着。我那院子里还有一口锅,你要煎药,就用那口锅,也是宝物。”

常秋梧点头,又往院外看。李伯辰便道:“外面的人我来应付,你照顾好外公就是。”

常秋梧张了张嘴,到底什么都没说,只对他施了一礼。

李伯辰又拍了拍他,理了理发髻,擦把脸,走出后院。

他之前曾对外公“大权独揽”颇有些怨言,可无论如何从未想过“没了他”会怎样。事到如今,忽然心里放空,有点没着没落。在心中想着如何对院外的人说,又想会不会不妥、“外公会如何”做。

这样一路穿过中庭,在垂花门旁站下,深吸一口气又吐出,对自己道:罢了。打我来到这世上,不都是自己腥风血雨地过来的么?这些日子有外公相助,已是天大的福缘。要往后他真不在了,还得我自己走下去。

他便抬脚走出门,到了大门口见方耋仍守在阶上,外面除了秦乐等人,还有些乡民也在,脸上皆有虑色。他便道:“诸位乡亲,常老先病了,正在家里歇着,已经用丹药调理了。多谢诸位挂怀,他暂无大碍。”

说了这话,有人说“北辰保佑”,有人说“需要什么尽管吩咐”。李伯辰心里暖了暖,暗道自己之前觉得这些人只懂个利字,但如今看,人情味儿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得多了。

他拱手谢过,才看尉东山,道:“尉先生、秦将军、陶小姐,请随我来。”

又对隋不休点了点头。

尉东山忙疾步上前,李伯辰将三人引至前院倒座房一间屋中,又关了门,才一转身,将脸沉了下来。

三人都还未落座,见他这模样,尉东山立时道:“君侯,我们昨夜一直待在迎宾馆,哪里都没去——秦将军在和我说练兵的事,陶制学也在一旁听着的,可以作证。”

李伯辰转脸去看陶纯熙,她略一犹豫,才道:“……是实情。”

李伯辰便走到椅旁坐下,默不作声地思量一阵子,才道:“三位请坐。”

三人依次坐下。尉东山还要再开口,李伯辰道:“尉先生用不着解释,我信你们。”

又低声道:“今天这事,细想也不意外。其实几天之前我就已经发现隋不休暗中传书——隋无咎可能会来得更早,甚至要突袭我这里。”

尉东山一惊:“有此事!?”

李伯辰道:“本来想过两天再和秦兄说,但如今看,隋家人等不及了。哼……他们的心思我知道。害了我外公,叫我对你们起疑,甚至将你们驱走,隋无咎一到我就成了任他揉捏的了。”

尉东山终于松了口气:“正是!君侯明鉴!”

李伯辰笑了一下:“可此番他们的算盘打错了。实不相瞒,在此之前我本想自己逍遥快活,不愿受制于人。外公之前一直想请君上发兵助我防卫此地,是我不乐意。可眼下,我反不能叫隋家人的计谋得逞了——秦将军。”

秦乐立时道:“君侯请讲。”

“我想请将军向临西君通禀——就近调遣些军队,助我一臂之力。要真能叫隋无咎有所忌惮,往后更可长驻我这里。一应军需,都由我供应。”

秦乐脸上一喜,道:“李兄此话当真!?”

李伯辰寒声道:“临西君、隋无咎于我而言,毕竟亲疏有别。要我非得投向一方,自然是临西君。毕竟,血浓于水。我外公这仇,早晚要报!”

秦乐忍不住站起身:“正是这个道理!”

李伯辰也站了起来,道:“隋不休还在外面,三位不要声张,我这里也不便久留,还请早些行事。”

尉东山亦起身拱手道:“君侯放心,绝不会出差错!”

三人便起身走出去。陶纯熙走在后面,要出门的时候看了李伯辰一眼,低声道:“李大哥……你要保重。”

李伯辰握了握拳,微微点一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