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破界(1 / 2)

原野上有一条由火把构成的长龙,从群山中蜿蜿蜒蜒,向孟家屯开来。

站在墙头看,已能依稀瞧见那面大纛。周围有甲士护卫,铁铠在月色与火光下闪亮。半空中则有数十羽人列阵环绕,身上的羽盾亮着蒙蒙的光。

正中间那大旗之下有一庞然大物,身上竟也闪耀着铁甲似的光。李伯辰眼尖,一下子就看出来那是一只浑甲兽。只不过这家伙比他在无经山中遇到的那只还要大许多,就像一栋大屋一样。

这畜生最是桀骜不驯,此时却低着头乖乖行走,像牛一般。往它背上看,就能明白是何缘故——几根手臂粗细的铁柱扎进它的身体当中,其上托着一个铁台。那铁台上有一尊乌沉沉的宝座,当中端坐一人。

看不清楚那人的脸,但就应该是隋无咎了。

本说派前锋来,难不成是因为知道临西军发了三千人,他按捺不住自己来了么?

前军队伍在结界之外停了下来,但后续的大军还在从群山当中源源不断地走出。李伯辰按着刀柄远眺,听得身后蹬蹬蹬一阵响,略转脸一看,是隋不休与秦乐走了上来。

隋不休走上木台便道:“李兄,那是我君父的公旗吧?你派人去了没有?”

李伯辰道:“还没有。”

隋不休愣了愣,道:“要不然我去吧。”

李伯辰看了他一眼,道:“先不急。大公远道而来,该先要整军扎营。等他那边弄妥当了,我们再派人不迟。”

隋不休张口又要说话,秦乐笑了一下:“隋公子,我记得你从前也在无量城吧。照理说一支大军发来,不知是敌是友,总该先遣人通明来意、双方接洽、之后才好驻扎。可彻北公趁夜行军至此,前军一直抵到结界下面——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把这里给夺了呢。要我说,真别急,看看彻北公怎么说嘛。”

隋不休不看他,只对李伯辰道:“李兄,我君父绝无恶意。”

李伯辰笑了笑:“我自然信得过你,也信得过彻北公。”

便转了身道:“方耋。”

“在!”

“你带亲兵队去,问问大公打算在哪里扎营,要不要些粮草伤药。”

方耋道:“得令!”

他转身点了几个人,要走下木台去。可这时众人忽觉天顶微微变得亮了些,抬眼一看——

隋不休所设结界本在天顶幻出一片色彩斑斓的奇光,此时那些奇光忽然变得更加闪耀,开始如浪涛一般急剧地变幻不定、汇成一片,竟变成了雾气似的白光。

而将孟家屯围住的结界本是透明的,此时也忽然在空中现出微微扭曲的轮廓,仿佛变成了一面琉璃罩子。

见此异变,寨中声音忽然低了下去。秦乐微微一愣,瞪眼看隋不休:“隋公子,你们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