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今日之辱(1 / 2)

再过两刻钟,隋军前军距寨子不过一箭之地。此时守备已布置妥当,墙头众人皆无声息。李伯辰看了看身边的兵卒,见不少人脸色铁青,还能渐渐听着轻轻的“咔咔”声。

该是有人在发抖,甲片撞击所致。

隋军如果真想攻城的话,要用这两千人夺寨,倒是可以将寨子全围了。不过他们远到而来没带攻城器械,只靠人来堆这三丈寨墙怕得吃大亏。且他这百多个兵撑过第一波攻势,只要能活下来,不少人心中的恐惧便也退了。

只是隋无咎是洞玄境……要他出手,变数可就太大了。

李伯辰在心中模拟一番可能的攻防,一个念头便在头脑中反反复复地闪——要不要叫朱厚领兵来。

前些日子他已夺了玄菟城,而玄菟军似乎将隋无咎的队伍视为更大威胁,没有回援。如今朱厚已在城中聚起一支千人队伍,虽都只是乌合之众,却也算声势浩大。

可朱厚这支队伍,不到万不得已时最好不要用。眼下……算不算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

他刚想到此处,却听隋不休道:“李兄你看!”

他当即收神往前看去,见隋军前锋竟转了向。

本是直往寨子来的,如今却相去一箭之地,转往侯城的方向了。李伯辰轻出一口气,将紧握刀柄的手放开,才感觉到手心里已全是汗。

看来被自己料中了。隋无咎只是想示之以强。要自己绝不会做这种令人心生警惕、无意义的事。但这位彻北公到底是个枭雄,他心中愤懑不平,打算以此宣泄吧。

作为洞玄境的强者,也的确有此底气。

见隋军转向,墙头众人似乎也都放松起来。约过了一刻钟,隋无咎座下那浑甲兽被一干亲卫簇拥着慢慢经过。墙头火把通明,李伯辰目力也好,因而此时看得清楚了。

彻北公身披玄甲,头顶重盔。那盔甲上原本是上了漆的,但有不少地方已剥落,能看到累累伤痕。以他一军主帅之尊仍要亲身奋战,李伯辰难以想象他们一路过来究竟经历了怎样的艰难险阻。

隋无咎重盔之下的面容看着很阴郁。他面方口阔,鼻梁高挺,看起来极具威势,队伍中的火光映得他脸上阴晴不定,叫这威势中又多了些冷酷肃杀之气。

到了寨墙下时,隋无咎轻轻一抬手。身旁立时有军卒发出号令,远远传开。隋无咎身边这些军士几乎是同时停了步子,坐下那浑甲兽亦然。待命令传开,前后军阵也都止步,在墙头看来,只见之前还宛若一条长蛇的隋军,几乎在十几息之内便依次止步,仿佛有一个统一意志贯穿其中。

这情景叫李伯辰倒吸一口凉气。无量军本是做不到这地步的,可被隋无咎带了几个月,竟已如此了么?!

他忍不住瞥了秦乐一眼。隋军初现时,秦乐似乎还有些不以为意,该是觉得此乃疲兵。但如今见了这情景,脸上也极不好看,眉头皱成了个川字。

不知怎的,李伯辰见他这模样,心中却没来由地也有些得意——秦乐该是对临西军的本事极为自得。可如今见了从北原退回来的无量军,该明白和妖兽浴血奋战过的队伍,究竟有何种威势了吧?

……我也是在这样的队伍里,厮杀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