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进退之道(1 / 2)

他这一声喝出之后,周遭的人都愣了一愣。他们自然晓得“妖兽”是什么意思、“来了”是什么意思,可这四个字连在一起,一时间却反应不过来,就连方耋的脸上都有些茫然。

李伯辰抓住他的护颈将他摇了摇,喝道:“去!把秦乐和隋不休叫来——绑来!把隋不休给我绑来!”

又转脸对孟培永和孟娘子道:“孟疏孟培永,马上把所有管事的给我叫来!”

说了这话,方耋已经奔出两步去,李伯辰又对他喝道:“慢着,你先去找常秋梧,跟他一起去——隋不休要想逃,下手就不要留情!”

他连珠炮似的说了这些,周遭的人才反应过来。此时天边那雷鸣声愈发清晰,那边也响起了临西军的战鼓。之前人们还鸦雀无声,这时倒轰的一下,像是炸了窝。不过此时李伯辰也顾不得这些——高低有寨墙圈着,能炸到哪里去。

只随手将地上一捆柴扯过来,往上一坐,喝道:“慌什么!?我就在这里!”

这样仍没法叫乡民安心,倒是有几个兵聚了过来。李伯辰便吩咐他们将自己目力所能及处的秩序维护好、再将附近易燃的火药、柴草之类的看好。过得片刻,几个十将找了来,又叫他们归拢手下,去各处安抚人心。

如此过了约一刻钟,周遭终于不算大乱,秦乐、尉东山跑了过来。离他还有两三步远,秦乐便叫:“怎么回事?方耋怎么说是妖兽!?”

李伯辰这才站起身,沉声道:“正是妖兽。”

秦乐愣了愣,看了一眼尉东山,两人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李伯辰便道:“应该是雷腹。这种东西,狗一样大,能喷毒。喷毒之前胸腹会胀,雷鸣一样响。一只雷腹,听着不过像有人在大喊。但现在我们这里都能听得到,我猜至少也有两三百只。”

秦乐道:“这……两三百只妖兽?从哪儿钻出来的!?难不成是从北原上杀过来的!?”

李伯辰道:“我是说雷腹有两三百只。只怕还有别的——隋无咎有两千来人,刚才过兵的时候只有一千五百多,我猜是另外一营人,把妖兽引到你们那边去了。”

秦乐将眼一瞪,便要往寨门的方向走。李伯辰将他拉住,道:“你要做什么?”

秦乐道:“我要回去!”

李伯辰冷笑一下:“你自己回去有什么用?”

秦乐张了张嘴,又道:“那你跟我去!李兄,你打过妖兽的,我早说你有大用——你跟我回去!”

李伯辰道:“这不可能。”

秦乐急道:“这种时候怎么不可能了!?那边的妖兽要是把军阵冲垮了,你这里难道能守得住!?”

李伯辰看着他的眼睛,喝道:“秦将军,静守心神。现在不是慌的时候。”

又道:“你好好想一想,那些妖兽要真是隋无咎叫人一路引来的,说明什么?”

“之前他在侯城、你军、我军包围之中。眼下妖兽从你们那边来,你军倒成了他的屏障。那么我这边呢?他会放过我这边么?只怕现在还有人,也在引着妖兽往我这儿来。”

“到时候,我们为他挡着妖兽,侯城和玄菟军也知道了妖兽杀来,必然大乱,他正可趁此机会夺下侯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