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进退之道(2 / 2)

“这是个好计谋,但也因此,我觉得妖兽或许不止两三百,可也绝不会是从北原上来的。因为要是妖兽突破了北边的天险,隋无咎又何必真往我们这边来?他得了侯城,又怎么守得住?”

“依我看,八成是他们在群山里遇到的——这群妖兽也钻进山里迷了路,他便一路引来了。”

秦乐听得发愣,倒是尉东山低声道:“君侯说得有理。”

秦乐这才道:“那你说怎么办!?”

此时孟培永和孟娘子将几个管事的也找了来。李伯辰便先令他们各自找一队兵去动员乡民——带上食水口粮,两刻钟之内,集中到寨子北门去。

待他们领命各自走了,李伯辰才又道:“所以我先要把我这里的人送到北边的秘境去。我们的人,也会一起退进去。要真还有人引妖兽往我们这边来,攻的就是隋无咎的军阵了。”

秦乐急道:“那那边你就不管了!?”

李伯辰叹了口气:“秦兄,我一无所有来了这儿,如今有了高墙兵甲,一个武威候的虚名。这些东西,都是此地的父老给的——这种时候,我不先保他们,保谁呢?你如果执意要回去,我倒是可以看看那边有什么妖兽,给你说说它们的习性。”

秦乐想了想,皱眉道:“有这个必要吗?要真是隋无咎引来的散兵,你又何苦弃了你这营寨?要是被隋无咎的人占了呢?”

李伯辰笑了一下:“你说得也有道理。只不过道理是和人讲的。”

涉及到妖兽的事情,他实在不敢冒险。倘若来的是人、是敌军,那他或许可以试着拒守此地——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守不住,自己带人突围。可来的若是妖兽,要守不住了,寨子里的寻常百姓也一个都活不了。此时他宁可失了这寨子,也不愿拿人命行险。

他不知道秦乐听不得听得懂自己的话,但也不想再多说。此时又瞧见方耋和常秋梧胁着一个人快步走了过来,定睛一看,那人正是隋不休。

李伯辰愣了愣——他原本没抱什么希望,以为隋不休见到妖兽来了,早就跳下城头,却没料到他竟真的乖乖受缚。他是龙虎境,真要逃,常秋梧也难拦得住的。

三人走到他面前,方耋喝道:“君侯,人带来了!”

此时再看隋不休,只见他一言不发,只盯着自己脚前的地面,垂头丧气。

李伯辰沉声道:“隋兄,大公真是好算计。”

隋不休不说话。

李伯辰便又道:“这件事,你知不知道?”

隋不休慢慢抬起头,叹了口气:“我没想到会是妖兽。”

又咬了咬牙:“我知道这是怎样的罪孽。你要杀我,就杀吧。”

他一把抽出魔刀,扬手便斩了下去。隋不休在他拔刀的时候闭了眼,但李伯辰手起刀落,却是将绳索斩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