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乱军(1 / 2)

绳索落地,隋不休脸色煞白,隔了好一会儿才睁开。

李伯辰还刀入鞘,冷声道:“你走吧。等我们再见,就要用刀枪说话了。”

他这话音一落,方耋失声道:“将军!?”

常秋梧却伸手将他拦了一拦。

隋不休看着有些意外,又有些失魂落魄。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到底什么都没说,只对李伯辰拱了拱手,登上墙头。

此时木台上有人在来来往往,他被人撞了几下。依着他的体魄,寻常人撞到他该如撞到一堵墙一般。可如今他竟也被撞了几个趔趄,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子。待到了墙头,又转脸看了李伯辰一眼,嘴唇动了动、到底没说什么,便跃下去了。

李伯辰也在心里叹了口气。隋不休说他“没想到会是妖兽”,该是真心话。到了这种时候、以他的修为,实在用不着如此作态。

他也极不赞同隋无咎引妖兽来这件事吧。可归根结底,他仍是隋无咎的儿子,永远不可能投向另一方的。

几人一时间都默然无语。此时寨子里渐有了秩序,惊慌的呼喊声也平息了,李伯辰便道:“好了,我们去墙头看看。”

登上墙头,见西北方已是火光一片。今夜月色晦暗不明,李伯辰便双手抓住木墙,阴灵离了体。

平时以阴灵的角度看,顶多觉得周遭景物昏昏沉沉,至于别处,差异并不大。可今次一离体,立时觉察南边亮起一团白光——就在隋军的军阵当中,仿若沉沉暗夜中一支明亮的火炬。

那该是隋无咎吧?修为到了洞玄境的地步,看起来竟如此神异!

他的阴神便没敢过去,只往临西军那边去。此时他们已同妖兽厮杀起来,杀气大盛。李伯辰远远瞧见他们的阵型一时间虽不不算乱,但也已被一些妖兽突入后军之中了。

果真有雷腹兽,还见着了浑甲兽、肿驼兽、足蜍。虽然战得一团混乱,也有许多惊慌失措的呼喊,但李伯辰倒是舒了一口气。

该的确是些被引过来的游荡妖兽。妖兽如果成军,主力必有浑甲兽。这东西身坚力强,是冲锋在前的。其次,必有“尚朱”。在璋城术学他与隋子昂辩论时所说的会喷吐酸液巴掌大小的妖兽,便是这东西。到了战场上遮天蔽日,能降下酸雨,北原的披甲车多半是毁于此。

这两种东西一地一空,再循着妖兽各族差异不同配合些懂得突入奔袭、缠绕束缚的,便成一军。可如今浑甲兽不算多,尚朱更是没见过,该不是正规军的。

他便立时又往北面的群山方向遁去。此时身在寨中,也只能走到秘境入口处而已,从这里往山中看,一时间倒觉察不出什么异常。到这时候他想,要当初尽早在这北面群山中封个山君就好了。

其实这事他是试过的。可尽管如今已是龙虎,但册封山君这种事于他而言还是有些难。那并非是在那一界从自己身上化出个虚位,而是一位实打实的地上灵神。他如今境界尚不稳固,要真做了,只怕数日之内都很虚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实在不敢行险。

他重回肉身当中,往墙下看了看——此时距他下令已过去将近半个时辰,可千余人还未集中到寨门北边。他心中虽急,却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一支千人军队要在短时间内集结起来尚不容易,何况一群惊慌的平民呢。

秦乐劝自己不要舍了这寨子,照这么看,再过两刻钟要人还是不能集结起来,也只得拒守了。要不然走在半路妖兽被从北边引来,一百多兵一千多人,登时就要死个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