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乱军(2 / 2)

这时听秦乐道:“看那边,隋军动了!”

守在侯城之外的是隋军,隋无咎的也是隋军。此时城外的守军该是发觉事情不妙,开始往城内撤退。但立时有两支骑兵从隋无咎本阵两侧驰出,从两个方向包抄。

这两支人马分别都有百余骑,可守军此时也将近三千人,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待骑兵逼近守军营盘百多步时便不再靠近,而是来回驰骋,大声呼喝。这些人该是事前训练过,声音整齐划一,喊的是如今隋主无道丢弃国土,倘若还有心报国同抗妖兽,便该追随彻北公麾下之类。

守军自然不听他们的,缓慢收束阵型,后军开始往城下去。

李伯辰想,要自己是隋无咎,这时就该叫大军压上——隋军敢入城,立时冲杀上去。

但隋无咎的本阵未动,倒是另有一支骑军从中军驰出,只有十来人。李伯辰心中一动,以阴灵去看。只见驰出的那十余骑中有一点白芒耀眼——是隋无咎冲到阵前了。

此时后军虽然在退,但中军的主将大旗未动。该是守方将领也晓得隋无咎引了妖兽来,声先夺人。他身为主将要先往侯城方向走,只怕立时兵败如山倒。

隋无咎便驰至两军阵前,距守军前排不过百多步,来回纵马驰骋,似是在说些什么。李伯辰本以为他是打算劝说守军暂且言和,岂料过了五六息的功夫,忽见守军中军的主将大旗倒了。

他心中一惊,暗道难不成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就有人被劝服了?但随即又见中军一片大乱,将校旗帜仿若汹涌浪潮中的帆影一般摇摆不定。可要细瞧,却也能看得出其中有几支运动极具规律,是慢慢把乱军给分割切开了。

此时隋无咎的三军才慢慢压上,又隐约听他大喝了些什么,守军的前军登时跪倒了一大片,那后军退了一半,也止住了。再过一刻钟的功夫,竟全将刀兵放下了。

看来是隋无咎早就在侯城或者玄菟军中安插了人手,只待此刻时机相当暴起发难,将主将刺于军中。

两者很快便合兵一处,往侯城退走。这时候李伯辰已觉不妙——隋无咎真进入城中,自是高枕无忧,可自己这边还得对付他引来的妖兽!

但眼下,他一时间也没什么办法。之间隋无咎率兵渐行至侯城下的护城河前,该是有人大声命令城头守军将吊桥放下。

其实以隋无咎的修为,一个纵身便可遁上城头,无人敢拦他。可他又不是江湖草莽,自然不会做这种有失身份的事。如此做派,该是要“名正言顺”一些。

但城下人刚喊了几句话,却忽见城头涌出蒙蒙雾气。那雾气弥散得极快,眨眼之间便将整座城都笼住了。

又见隋无咎那边忽然射出一道金光,直往城墙上去。可那光却径直从雾气中穿出、也不知射了多远,将天边炸出一片白霞。

李伯辰愣了愣,忽觉喉头一更——

外公如今已是一个活死人……可他之前在城中的布置,还是起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