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倾覆(1 / 2)

约两刻钟之后西北方出现一道明亮的火线,往侯城、营寨的方向推进,半边天空都映成橘红色。在这样的大幕映衬之下,三阶妖兽细长的黑色身影尤其明显,像某种毫无感情、亦无知觉的机器。

但比它们更加显眼的是僵傀——十二头形态各异的僵傀,比三阶妖兽还要高出许多,真切与小山无异。在它们身周,数以十万计的妖兽铺满整片原野,嘶吼声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浪涛,震得秘境入口处的荒草都簌簌发颤。

李伯辰知道,这意味着临西军该已全军覆没了。

妖兽狂潮的推进之下,临西军的人杀不掉多少。那么构成十二头数十米高的僵傀躯体的主要“原料”,就该是那些人的尸身。

此时他站在入口处,身后草地上盘坐着四十多个兵。除去在更后方做事的人之外,余下的都在这里了。李伯辰想叫他们亲眼看到远方的情景——无论他们会有多怕,那里的东西都是早晚要面对的。只盼目睹如此烈火炼狱般的惨烈景象之后,这些人会迅速地成长起来。

此时营寨中的隋军也整好了队伍,有一营、五百人驰向西北方,余下人则往东退去。李伯辰知道那一营人该不是去支援临西军的,而是死士。这些人将以血肉之躯为大军争取哪怕一丁点儿的时间,好叫他们能寻得生路。

无论隋无咎其人如何,却的确能得部下效死。李伯辰看着在火幕中疾驰而去的那一营人,觉得眼睛有些发热。他心中甚至生出一个念头——倘若我没什么北辰气运,而就是普通的一个修行人、那营中一个统领……这时候会心安许多吧。

但他知道,往东退也是死路。就在刚才已得知,东边亦有数万妖兽从玄菟城的方向合围,朱厚率军守城没守住,此时已又窜往深山中了,身旁只有数十活死人、数百阴兵。

而那些妖兽,很快便在地平线上现了身,一望无际,铺满整片视野。

此时隋军主力停下,过了片刻,再分一营死士向东去,余下人往秘境而来。

隋无咎之前收拢了侯城、玄菟军,除去那两营人,此时兵力约有四千。那两营,无疑都是他带来的兵。照理说四千人也有一战之力,可此时人心浮动,不可能令行禁止,就是军神在世也毫无办法的。

眼见这支大军前锋越来越近,身旁一人道:“君侯,他们要是……”

要在地气上做文章么、强行突入么?

李伯辰并不担心这个。他的修为虽没有隋无咎高,但身为北辰调集地气的本事,绝非凡人可比。隋无咎要真那么干,只会加速灭亡。

李伯辰便道:“不必担心。”

听他说了这四个字,身旁人不再问,却明显松了口气。

身后这些人,此时都真正将自己当成了主心骨吧。他本以为要做到这一步还得经过数月的操练,可妖兽的突袭倒成全了他。

再过片刻,已能瞧见前军闪亮的铠甲。李伯辰忽然高声道:“都坐好,不许出声!”

身边人愣了愣,李伯辰却已深吸一口气,将刀柄握住。

约十几息之后,脚下的地面开始微微发颤,仿佛有巨龙在底下轻轻抖动。随后震颤感越来越强,耳畔也响起隆隆雷鸣。接着,地面上的小石子开始跳起,荒草疯了一般舞动不休。

隋军前锋忽然停了脚步,人人脸上都露出绝望之情。军中的号令已听不清了,军卒们便丢盔弃甲,一窝蜂地转身往后跑。前后相冲,登时践踏死伤无数,却也没退出多远。

随后秘境入口处、众人眼前忽然现出大片黑影,伴随雷鸣呼啸着向前而去。此时已是连凑近耳旁喊话都听不到了——妖兽自秘境之后的山谷中冲出,直扑隋军大阵,而他们这些人此时仿佛被裹挟在兽群里,看得到大大小小妖兽的凶猛残暴模样、闻得到扬起的烟尘腥气,虽在秘境当中暂且无忧,可在这样近的距离之上亲眼瞧见这一幕,人人脸色煞白、惊骇莫名,甚至有几人大叫出声,但这叫声也被掩去了。

看不到隋军了。他们被淹没在这一波浪涛、烟尘之中。

自谷中冲的这股兽潮足足持续了两刻钟,该也有数万之多。李伯辰按刀直挺挺地站着,觉得心底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