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祭旗(1 / 2)

到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妖兽已经各自划分地盘,像人一样扎营休息。

李伯辰叫新征来的兵聚在秘境入口处,令他们瞧着外面。如今他麾下已有一营人,编成五个百人队。赵波、滕仲统领的为两百人前军,四十岁以下的青壮有一百五十多人。

方耋统领的百人亲兵队、戈玄白统领的一个百人队为中军,青壮约百人。戈玄白也是最早提拔的五位有修为在身的十将之一,此人原本不善言语,李伯辰没有太留意他。但昨夜他在李伯辰身边低呼指出隋无咎的大旗,李伯辰才发现此人在那时候表现得比旁人要镇定一些。后半夜找了时间再细问几句,得知这人从前竟在姜国从军,也算比别人对军伍之事多懂一些了。或许眼下这一营人中还有许多的人才,可也只能留待日后细细发觉。

后军一百人,叫方君风统领,谢愚生做他的副将。这两人原本是说要披甲车队不成,或许会走,可现在是走也没处走,只能留下。其实要不是李伯辰将他们掳了来,只怕昨夜也会化成肉泥,倒也用不着担心立场不定了。

这些人盘膝坐在草地上,李伯辰便道:“兵事要知己知彼,今天就先给你们说说这些妖兽。”

“这些东西,可以只当成聪明的畜生。一阶妖兽的智力和五六岁的孩童相当,咱们平时也不是没见过——机灵点儿的狗,也能做到这地步。无非是数量多一些,可能皮甲坚固一点、会吐毒喷雾罢了。”

“妖兽都可以自发地吸收月华修行,境稍高点的,就好比人修的灵悟境巅峰或者养气境,脑袋更机灵。这一类,就成了二阶妖兽。二阶妖兽,和人的智力就很接近了。一般来说一个二阶妖兽,统帅五百——”他指了指自己,“好比我眼下这样子。”

诸人心中都担忧忐忑,士气极为低落。他说了后一句本想叫众人心里都松快些,却没什么人笑。李伯辰便想了想,向外一指:“看那里。”

“现在挡在咱们和隋军营寨当中的,大概有十几个营。谁能瞧出来这数千妖兽里,哪一个是二阶?”

其实要看出来并不难。妖兽已经扎了营,五百头左右为群地聚在一处。乍一看,不像人的军营那般井井有条,而是有的在地上拱、寻找血食,有的在嘶吼打闹,有的在睡觉。

但再细看会发现它们其实是依照体型由大到小、由外向内扎堆,其中还有几支在来回逡巡,仿佛维持秩序的巡兵。营与营之间也有距离,形成过路的通道,偶尔会有妖兽在通道上匆匆行过,仿佛在传信。

一营当中的最里头,通常有一头妖兽安静地趴着,偶尔目光阴沉地往四下扫视,见并无异常便重新伏下。

方耋动了动,似要开口,李伯辰看了他一眼,他愣了愣,领会心意。于是再过片刻,一个兵卒道:“那……那个。”

李伯辰道:“哪个?”

那兵卒便起身道:“……一堆儿里最里头那个,趴在石头上晒太阳那个,长了个鱼头,人身的。”

李伯辰点头道:“对。”

他所指的那一个二阶妖兽离得并不远,带了一营,正扎在秘境处。这就使得五百来个妖兽一半在入口之后、看不到,另一半只距他们两三步远,甲片、鬃毛都看得清清楚楚。倘若这秘境忽然消失了,他们这些人就会直接出现在这一营中间。

起初带兵坐到这里来的时候,许多人惊恐畏惧,直往后退。方耋责罚了十几个人,才弹压他们坐下了。到如今已近距离接触妖兽小半个时辰,诸人终于不像之前那么畏惧了。

兵卒所指的那二阶妖兽,与李伯辰之间只隔了两头足蜍,蹲坐在一块大石上。说是鱼头其实并不恰当,它只是嘴巴生得尤其大,鼻子只有两孔,乍一看如鱼头一般。但实际上头顶和腮边有红色的绒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不过的确是人身,身上披着长毛,无尾。此时一边坐着,一边用手里的两根啃干净的骨头在慢慢地敲,很像一个人百无聊赖时的模样。但那东西眼睛血红,转得极快,一会看看这里,一会看看那里,神情极为阴毒。

李伯辰便道:“这东西叫长右——妖兽也有部族,每个部族的名称各不相同很难记,那也用不着记。我们以前管它叫火猴子。”

“二阶妖兽,会使法术了。但人的术法分六脉,妖兽的术法都是天生的,就那么几种。这种火猴子,本领就是在妖兽体内埋入‘火气’,等妖兽冲进人群,火气炸开,立即死伤一片。”

“不过妖兽之类,都有弱点。火猴子会使火气,可怕水。”李伯辰顿了顿,道,“想不想看看它在水里是什么样子?”

众人听了他这话都是一愣,李伯辰便道:“想看?好。我这就去把它捉回来。”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脸上神色松了松,甚至些人有心思配合他笑了两声。唯独方耋愣住之后皱起了眉,正要开口说话,李伯辰却已一掐指决、口中低诵几句,转了身大步向前跨出三步。

他那咒诀是打开入口,这三步之后,便身处兽群当中了。余下诸人还愣着的当口儿,方耋拔刀冲了过去,叫道:“君侯!!”

但他只到入口处便不能再往前,纵是奔跑,也只能在原地踏步。诸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几个百将也冲到前面,随后一群人压上来,但都只能被一层无形的屏障阻住。

李伯辰突然一现身,身前两个足蜍立时用细爪将身子支棱起来,一颗人头转过来看他,鼻子抽动不停,那脸上的神情既既凶狠又迷茫,似是一时间搞不清他的身份。

更远处的几头妖兽反应要慢些,此刻也仅是开始转头、寻找陌生的气味来源。而足蜍之后的那火猴子眼睛一瞪,咔嚓一声将掌中两根骨棒捏碎了,张嘴就要叫。

此时李伯辰已一把抽出了魔刀,兜头便是一道刀气劈出,两个足蜍立时被劈成两半,他便足下发力,冲到两截尸身当中。足蜍并不小,与牛相当,那体内的鲜血都泼在了他身上,将他淋成个血人。

他体内本就有妖兽的血肉,又被这腥臭的血一淋,人味儿一下子被遮掩了。此时火猴子叫了出来,那声音又尖又利,像十几个人同时在吹柳哨。

更外面的妖兽听着这号令,纷纷起身发出低吼,可一时间找不到敌人在何处,只在原地打转儿。这时李伯辰已冲出血雨,火猴子动作极为灵敏,双腿一发力便要跳到最近的一头浑甲兽身上去。

可刚跃至半空,李伯辰掌中一杆大槊突现,一下子把它扎了个对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