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大计(2 / 2)

李伯辰道:“好。咱们一起拼出条活路来。”

方耋走后,他又攀上一边的山崖向营寨的方向看。那边的墙头站了人,各军旗帜也竖立起来。有两面百将旗看着颜色驳杂,似乎是用残衣拼凑起来的。而城头巡视的军卒数量约有几十人,由此推断城中守军数可能已不到一千了。

这一千人里,还有会不少伤残,真正有一战之力的可能也就数百,倒是与自己这边相当。

刚才给众人、方耋都打了气,李伯辰自己也被自己说得有些心潮澎湃。他此刻远眺营寨,忍不住在心里想,那里之所以守得住,全是因为隋无咎。他之前斩杀一个三阶,妖兽因此不愿再多做牺牲。

可自己在北原上与妖兽打交道的时候,知道它们的习性并非如此。譬如攻无量城时,因为城墙太高,那些妖兽便是用血肉层层向上垫的,最后不是兽军夺了城头,而是外面尸身的重量将一段城墙给压垮了。那何以昨夜见隋无咎展露了神通,就收了兵呢?其实堆上一两万的妖兽,纵使隋无咎也很难幸存吧。

那它们必然是在图谋一件大事。

大事……什么大事?保存有生力量南下么?要是那样,更不该放过隋无咎。修行境界纵有七阶,可五阶也已是凤毛麟角了,在如今侯城附近的这片区域,隋无咎是当之无愧的最强者,看妖兽的统驭者之前用兵,也是极为聪明的角色,不该将他放过的。

那么是……

一个念头闪过他的脑海,李伯辰愣了愣、心猛地跳了一下。

他刚才对方耋说妖兽在摧毁山林试着改变地貌是因为觉得此处有异,打算破了这个秘境。但此时他忽然意识到,倘若连隋无咎那样的狠角色他们都可暂且放过,又怎么会专门为了对付这样一个秘境,动用数万大军?

……自己的格局似乎有些小了。

——要他们不是为了秘境……而是为了整片群山当中的地气呢?

此前有一个妖兽阴灵占了山君之位,他当初以为是误打误撞融合上去了,可要是……那东西是先行探路、留待后来者的呢?

李伯辰顿时觉得头脑嗡的一声响。要这猜测是真的,那才是真正的威胁。人与魔的战事持续到如今,虽说双方都死伤无算,可仍有一条默认的规则。那便是世间修士可以各展神通,但灵神绝不下场。

倘若这些妖兽真在图谋此地山君之位,岂非魔国灵神也要参与到生界战事中来了么!?

他深吸一口气,强定心神。可没来由地又生出一个念头——眼下自己的处境,其实与在北原上很像。被妖兽大军包围,走投无路。那时候,是将心一横打算救出隋不休或者将他杀了,到了现在情况似乎又变得惊人相似……隋无咎就在那边。

既然都被困在这儿,那,能不能再效法上一次,万军丛中斩敌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