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使者(1 / 2)

李伯辰觉得心头微微一热。这仅是突然闪过的一个念头,可细细一想,却觉得并非全无可能。

要这十万大军是人,杀一个主帅自然没什么用。但妖兽等级森严,上级对下级有绝对的约束力,如果它们的统帅死掉了,十几万妖兽该会出现为期不短的混乱,那无论它们想要做什么,都不得不推迟。

要是再过些日子南边也发来大军,或许真可以争得一线生机。

且统帅这支大军的要还碰巧是个妖灵,那就更妙了。三阶妖兽再修行有成,便化为人形了。化作人形修行更快、掌握许多神通,却也因此消耗许多灵力,本身并不如人修的灵照境那样强。

倘若有隋无咎相助、倘若真能突入妖灵身前……那东西必死!

或许可以阴灵出窍,给营寨中的兵卒托梦……但昨夜死了那么多人,阴宅之内煞气冲天,不晓得自己过不过得去。他正在为难之时,却忽然瞧见远处的兽群中起了一阵骚动。

之前那火猴子被自己捉了,一营妖兽混乱一阵,此时正在左突右撞,旁边几营的统驭者也在试着收编,可骚动那处却离得更远,仿佛是瞧见了什么让他们很不舒服的东西。

李伯辰运起目力细看,却只能瞧得出似乎是一个浑甲兽,上面骑坐了一个人形。他暗道,难不成是新到的二阶统驭者么?

但此时坐在浑甲兽上那个人形动了动,日光之下便有一点铁器的反光——他可从未见低阶妖兽会披铠甲、持刀兵的。

等再近一些,才看清楚了。

那竟是个人!不是像隋不休之前那样长在妖兽背上,而真是以浑甲兽为坐骑的!那浑甲兽越走越近,李伯辰又看清他的脸——是应慨。

他实在不知该作何感想。从前知道此人左右逢源,可现在竟逢源到了妖兽那里吗?!

他将刀一按,跳下山崖。应慨既然往这儿走,就该是冲着秘境来的。难不成……

正犹疑之间,应慨已到了秘境之前、跳下浑甲兽。那大畜生便将头一转,作势要去咬他,但应慨忽然发出一阵古怪的声音,听着和浑甲兽的叫声类似。那畜生便像人似地愣了愣,又把四脚在地上狠狠踏了踏,不动了。

随后应慨才道:“有人么?我来见武威候。”

李伯辰此时与他之间只有两三步远,倘若忽然打开秘境跳出去,只消一刀就能砍掉他的脑袋。但细细观瞧,却发觉他眉眼之间似乎有些虑意,又不像是投了妖兽、前来劝降的模样。

他便想了又想,终是沉声道:“应慨,我数三声,你立即向前走四步。”

应慨听着他的话往四周看了看,似是松了口气:“你在这儿?太好了,快!”

李伯辰便开了入口,低数三次。应慨立时往前走了几步入秘境中来。但等眼前一花、情景一变,却见李伯辰的魔刀已架在他脖子上了。

应慨吓了一跳,忙道:“李兄这是做什么!?”

李伯辰关了入口,沉声道:“你可是投了妖兽?”

应慨小心翼翼地往后退了一步,笑道:“唉,你听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