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暗讯(1 / 2)

取出来的是一封帛书。李伯辰伸手接过,直接展开了。

字是用炭笔写的,他在无量城时曾见过从隋无咎那里发下的文书,意识到这的确是他的笔迹。

上面写道:武威候,而今形势固守则必死,擒敌首脑或有一线生机。盼你我精诚合作,挽狂澜于既倒。

这几句话的语气看起来不情不愿,李伯辰能想得到隋无咎写它的时候皱着眉头的模样。或许他真同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可办事总得商量商量吧?仅这么几句,实在没诚意。

他又看了一遍,正要问应慨隋无咎还说过什么没有,却忽觉这帛书微微一热——末端像是被火燎了,一下子烧了起来。李生仪之前给自己的书信也是如此,他倒不觉得惊讶。

可就在此时看见正被火焰吞噬的帛书上忽然又现出几个黑字——“见信立杀此人”。

李伯辰读信的时候应慨也在看。但火中这几个字一转即逝,又是正对着自己,他不知应慨瞧见没有。

他心中重重一跳,脸上却不动声色,将烧了一半的残帛丢进一旁水中,沉声道:“彻北公这信好像没什么诚意,应兄,你在他那边的时候他是怎么说的?”

说了这话心中却在想:“见信立杀此人”这话,该是隋无咎带给自己的。为什么要杀应慨?他怎么不自己动手?是怕在营寨里杀了应慨,被妖兽报复么?

难不成应慨是真心投了妖兽,被隋无咎看出来了?

应慨笑了一下:“你们两个前仇旧怨加在一块儿,肯定是要先试探一番的嘛。李兄,要不然我现在再往那边去,你有什么话我都带给他。”

李伯辰道:“我还得再想想看。”

他心中又想,其实也有可能是隋无咎的计谋。应慨此人消息灵通,或许还知道不少隐秘,要是隋无咎不愿他为自己所用,借刀杀人呢?不管怎么样,这事自己都不能轻举妄动的。

他想到此处,应慨笑道:“也好,那李兄慢慢想。我不宜在这里久留——要是被外面的畜生报了信,回去就不好交代了。我去外面等你吧。”

他说了这话转身欲走,李伯辰便上前一步道:“应兄稍等,我——”

岂知他这一步踏出去,应慨立时向前一蹿,身上的黑袍都变得模糊朦胧,仿佛在刹那之间就成了一阵笼在他身上的烟。李伯辰心中一凛——他到底还是看见那句话了!

事到如今也不是解释的时候。李伯辰将手一抖,一杆大槊现于掌中立时将应慨的去路封死,口中低喝:“我不会杀你!”

应慨却直向大槊的锋刃而去,仿佛要寻死似的。但一触及槊锋,整个人倒真化成了一阵烟,直往入口飘去。

李伯辰心中一惊——世间确有种种神异术法,可还没听说过真能叫人化成一团烟雾的!这念头一跳出来,他立时差遣阴兵往四周索去,果然,那烟雾只是幻像,应慨却是施展了隐匿之法,正在往秘境深处去。

他将大槊一横,又去拦路。但扫过刚才应慨所在之处时,却又现出一个烟雾人形来,他本尊则再次遁入阴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