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是人是鬼(1 / 2)

李伯辰心中一惊,一个念头忽然跳了出来——不是人,难道是“鬼”?!

“你是——”他说到此处压低了声音,“鬼族?”

应慨坐在那里点了点头。

李伯辰心中仍有些犹疑,可忽然记起他刚才化作一阵黑烟时的情景。那时候自己不清楚是何种法术能有这样的神通变化,但当初第一次遇着毕亥,毕亥也是化成一只大鸟飞走的,要说这是鬼族手段,也能讲得通。

他又记起在无经山的时候,应慨降服了一只浑甲兽做阵眼。当时他说那畜生是受了伤才被制住,但看他刚才在外面时的模样,也有可能是以鬼族的手段令其为他所用的。

李伯辰沉声道:“证明给我看。”

应慨往左右看看,见以刀兵指住他的人都在背后,便将右手藏在胸前抖了抖。

他那五指立即合在一处,手变成了个肉扇子——隐约可见其中骨骼,极薄的皮肉则成了扇纸。又飞快地一晃,恢复原状。

这手段,也极像当日毕亥以肉膜化成衣物。

李伯辰已信了大半,略一思量,高声道:“此人交给我——你们带方将军疗伤,把他照看好!”

又向应慨一指:“跟我来这边!”

说了这话便抬脚向河畔走去。走了三步再略转脸看,见应慨跟了上来。

李伯辰走到河边站定,见应慨也走得近了,劈头便问:“你到底是打算叫我们去杀妖灵,还是叫妖灵杀我们?”

应慨瞪起眼睛:“自然是叫你们杀妖灵!”

李伯辰笑了一下:“我现在知道隋无咎为什么叫我杀你了。”

应慨道:“不会吧李兄,你觉得我说的是假话?”

“是不是假话并不要紧。”李伯辰想了想,“只不过他心里该也有和我一样的问题。但我会问你,他则觉得不如除掉你更省心。现在给你个机会——说说看你为什么叫我们杀妖灵,又打算怎么杀?”

应慨张了张嘴,似要说些什么,但又一笑:“我要说的李兄应该已经知道了吧?你这身份一定清楚妖兽现在在打附近这片山的主意——其实不止附近,而是整片当涂山。他们想要弄一个魔国的山君出来。”

李伯辰心中微微一惊:整片当涂山?岂非自北边的天险堑江一直到这边的么?这意味着南北纵横数百里、东西纵横数千里的广阔区域……这支妖兽大军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你是说,这十多万的妖兽,其实并非主力,而仍只是个先锋?”李伯辰沉声道,“它们就是为了保护你说的那个妖灵、叫他变成此地山君然后在这里打通自北向南的通道么?”

“正是。李兄想想看,六国能守得住南边的土地,除去灵神不论,不就是依靠北边的这片天险么?要叫这事成了,魔国山君慢慢将北边群山给变换了地形、叫这里变成通途,到时百万大军南下,咱们还能守得住么?”

李伯辰一时无言,心中却翻江倒海。他之前想要在这世间做出一番事业,却只叹时运不济。眼下这算是时运来了吧?要是能将妖兽如此大计破了,真算是旷世奇功。只是,这事也实在太难了些。

他看了看应慨,又看了看外面的妖兽,心里忽然生出一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