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推断(1 / 2)

他在金台之上略一思量,先将叶成畴给唤了出来。

此前叶成畴对他还有些用处,但如今李伯辰修为见识渐长,叶成畴所知道的那些东西已经无甚大用了,因而近来险些将他忘记。可如今这情形,叶成畴的所学所知没用,原本的性情头脑却还可以用。

叶成畴的阴灵一现身此界,身上立时泛了一阵金光。他从前现身之后总要讥诮一番,这一次却安静得很,不知是不是太久没被放出来,脑子坏掉了。

李伯辰便道:“叶先生。”

他此时仍附在化身之上,神威凛然。叶成畴了听了他这三个字先愣了愣,才道:“你是哪一位?”

认不出来了么?李伯辰便自化身中脱出:“现在呢?”

叶成畴挑了挑眉:“哦,是你。自我见你第一面就晓得你日后绝非凡人,却没料到如今竟然有了这样的际遇造化。”

他的性情还未变,仍是会将心里话说出来的。虽然这家伙如今浑浑噩噩、只能凭本能行事,但李伯辰听了这么几句仍觉得心里舒服了些,暗道当初你要真有这样的眼力,倒也不至于被我杀死了。

他便沉声道:“闲话少说。召你出来是为了问几件事,你且听好。”

他晓得依照叶成畴的性子,必然要立即接口冷嘲热讽,便不停歇地又说下去:“世人都说李国被灭是因为国主无道失去了北辰帝君的气运。但假如说,错不在李国国主,而是因为北辰帝君已死了呢?”

“我要你想的是,在这个前提下——为什么世人不知道北辰已死?为什么李国的阴差们也不知道北辰已死?我知道你这人很通人情世故,那就依着寻常人的逻辑来说说这个问题给我听。”

“北辰已死”这事他曾经问过叶成畴信不信——那时是他第一头今次进入这北极紫薇天、知晓自己可能就是北辰之后。

当时叶成畴听了这句话不停地眨眼皱眉,抽风一样。该是如此话题对于他这阴灵而言是个绝大忌讳,因而想说却不能说。但如今李伯辰在这北极紫薇天中问,叶成畴却没像上次一般,而是冷哼一声:“寻常人的逻辑?那六位至高帝君乃是先天灵神、非凡之属,寻常人的逻辑能讲出什么来?我看你如今是小人得势又得意忘形,打算揣度天心了!”

他说了这话,嘴巴却又像往常那样不听使唤:“不过你既然求了我,我就展露些本领叫你见识见识也好,也叫你这莽夫晓得这天下大势可并非是靠一腔蛮力便可搅动的,这其中的学问和讲究可多着呢!”

李伯辰平常时候不将叶成畴的此类话放在心上,可如今秘境之外还有十多万妖兽虎视眈眈,说不好何时就会突生变故,因而他心中烦躁起来,很想给这叶成畴一记天雷叫他少说些废话。

这念头一生出来,天顶登时雷云大作、光芒黯淡。不知叶成畴是不是被这阵势吓了一跳,立即道:“其实将六位帝君看成地上六位国主便可。要依照你所说北辰已死,生界之人却为何不知道?乃是因为余下的五位帝君不想叫凡人知晓,至高灵神竟也会死的吧!这便好比一位国主不会想要叫臣子、百姓知道他的错处和弱点——若是觉得这位大王、国主竟也和寻常百姓一模一样,那还有什么可敬畏的?只不过灵神之属自有神力,而世俗君王想要这种‘神力’,就得依靠所谓的礼仪、教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