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入套(1 / 2)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那阴差百十二终于锁了一批阴灵现身此界,一见李伯辰这威风凛凛的模样,面上立时换做惊愕之色。

李伯辰便森然一笑,喝道:“何方妖孽,敢闯北极紫薇天!?”

百十二该既没弄明白他是什么人,又没弄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一时间像是愣住了。

李伯辰便将眉头一皱又喝:“好大胆!本真君问你话,还敢不做声!”

百十二便连忙避到一旁,换做小心翼翼的神色道:“不敢不敢,只是小差从未见过真君——敢问真君尊名?”

李伯辰虎躯一震,傲然道:“我?哼,我乃是新履任的怖惧无畏执符真体灵感真君,正在此地等候帝君召见。你这鬼头鬼脑的样子又是个什么东西?本君怎么从来没见过?还有,此地怎么没有人?没人来为本君贺喜么?”

他说了这些话,百十二脸上的神色立时从小心翼翼换成了迷惑不解,低声道:“新履任?这位真君,这是何解?”

见李伯辰眉头一皱,忙又道:“哦,小神乃是阴差——平时在生界化身万千专司索拿阴灵、观风记事的。”

李伯辰嗤笑一声:“原来是个小官儿。你连履任都不知道?嘿嘿,不怕本告诉我,北辰帝君还没成神的时候是我邻居,曾在我家借了一把锄头。因为这个人情他托梦给我说往后也叫我成神,哪知道我一等就等了许多年,几天才把我给封了——这就叫新履任,你不懂?”

话音一落,阴差脸上的神情已开始在疑惑与警惕之间变换,尖声道:“竟有此事?那问真君,你在受封之前是在哪里修行?”

“修行?哈哈,这话问得妙!”李伯辰略一琢磨,脸上换成傲然之色,“你既然也在生界待着,没听说过公门里面好修行这话么?我从前就在衙门做事,已做到主薄了!”

“敢问真君,是在哪里的哪个衙门?”

李伯辰眉头一皱:“关你屁事!你还没答我的话——怎么没人来给我贺喜?这儿难道就你和我么?”

阴差脸上已换成了恶狠狠的模样,厉喝道:“哪里的邪灵胡言乱语,敢擅闯北极紫薇天!?”

他这一喝,李伯辰心道:可算来了。打第一句话就说得荒唐,岂知这阴差还是小心翼翼地问来问去,该是生怕一不小心得罪错了人。瞧自己现下满口胡沁,终于敢肯定不对劲了吧。

他便又皱眉:“好大胆子!老子是帝君亲封的真君,你敢说我是邪灵!?”

百十二此时已懒得开口,只将双手一抖,放出一条青蒙蒙的铁索来。李伯辰心道,这阴差倒是尽职尽责,是打算豁出去把自己给索拿了?

于是便在心中暗喝一声:“雷!”

天顶之上立时雷云大作,只见白光一闪,一道雷霆咔嚓一声击在百十二的身旁。阴差吓了一大跳,李伯辰便又在心中暗暗发声,天地之间便也传来声响:“不得无礼!”

又道:“你在此处安心等候,本君自有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