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炼化(1 / 2)

阴差叹了口气:“真君在上,生界时候都只是大梦一场罢了。但帝君若真要同魔神开战,下差自然遵令。只不过如今仅有我与九三君知晓仙府重开之事,是否要旁的兄弟也回到此处来?”

李伯辰略一沉吟:“只叫四横山中的阴差知晓便可。另有一事——眼下在李境之中有个叫李伯辰的人,你可知道?”

阴差一愣:“下差知道此人。”【注1】

李伯辰便道:“帝君说过,这个人牵涉到杀伐气运,却偏偏又是个灵主。本君想将这侍奉邪灵之人给拿了,帝君却不允,真是奇怪、不过更奇怪的是帝君还叫我相助此人——助他杀个妖灵。此事我不乐意,就交给你们办吧。你去找几个四横山的阴差,问他去!”

阴差面上神色大骇,一个劲儿往鬼门关内看。李伯辰头一次和九三说话时,九三是战战兢兢的模样,听到个“赏”字,险些吓出哭脸儿。这百十二与九三长相虽然没什么区别,但性情到底有些不同——言谈间要比九三从容些。

可即便如此,听了李伯辰说“此事我不乐意”,也该是吓得要魂飞魄散了。李伯辰心道,这也是好事——叫你瞧瞧我这新晋的真君有多么得帝君青眼!

但又听百十二忙道:“真君慎言,那李伯辰下差自然知晓。但那人或许并非邪灵灵主,而是……”

他说到此处,又往鬼门关内看。

李伯辰心中一惊——他娘的,这百十二的意思是说,知道自己是北辰气运传人了?

他又一想,这事或许也不稀奇。自己在生界留下诸多蛛丝马迹,很多东西人觉察不出,阴差却是知道的吧?因而产生这样的推断,也是情理之中。事情到了这份儿上,其实坐实了这个身份也没什么大不了,但问题是他眼下还是准备给临西君送上一份礼的——为他“定制”一个“北辰帝君”出来。

临西君身边该是人才济济,或许就有有法子与阴差沟通的。倒是幸好今天百十二提了这件事儿,那么……

李伯辰冷笑一声:“你说他是帝君气运加身之人?嘿,帝君怎么不是这么说的?我倒是知道从前有一个,可近来死了!”

阴差见他不愉,忙道:“是是,真君教训得是,下差这便去给你检人。”

他说了这话急忙往阴灵之中走去,李伯辰心道他这该是不想参与进与北辰有关的事情当中吧?不知道自己刚才说的那些有没有可能传到临西君的耳朵里。

过得片刻,百十二引了一群阴灵走过来。打这一界重开到如今,原本空旷的原野上已铺满了阴灵,此时百十二引来的这些或许有万人之多,却也只占总数的极少部分罢了。不过饶是如此,李伯辰仍吃了一惊道:“你引的这些,都是罪大恶极之人?”

百十二立时道:“真君明鉴——这其中寻常的打家劫舍、杀戮人口的不论,更还有些在世时口出妄言诋毁灵神的、心思动摇供奉二主的、修习了魔国法术的、另有些读了文章不作评论的。”

后面这三种李伯辰觉得并不算比打家劫舍更“罪大恶极”,可他既然是一位真君,此时也不好开口说将他们都放归去。便沉声道:“也算足数了。百十二,你即刻往生界去,到李伯辰那里听命。”

待瞧着阴差遁走,李伯辰便自化身中脱出,本尊行至那群阴灵面前。他在生界时见到的阴灵其实是保有些神志的,虽浑浑噩噩,但也会念叨些生前记得的话、做些生前做惯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