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剑神(1 / 2)

但这事该怎么问?李伯辰思量片刻,认为倘若纯元帝君真有其人,又如应慨所说是打天地未开之时就已经诞生的存在,那么它的思维模式该不是寻常人能揣度的,嬉笑怒骂、喜怒无常也都算合理的吧?

便冷笑一声:“哦?你想要做我的助力?那你可知道为何北辰去后,此界一直无人?”

他顿了顿,正要说下句,徐城却已道:“自然是因为北辰拾得了帝君的纯元之气,因而此界与别处不同,非纯元空明之体者不可入主此界。”

李伯辰听了这话心中一惊。风雪剑神是一个强大的太古秘灵,自然不会像寻常人一样说些没用的废话。即便这几句是在虚与委蛇,也定有深意。换做旁人,这其中深意或许领会不到,但李伯辰却立时就想到了自己的来历——在这世上如自己一般的人该绝无仅有了吧?“非纯元空明之体者不可入主此界”……难道是说正因为自己的来历,才能进得了这北极紫薇天?

他又疑心这秘灵是不是看出了什么,在试探自己。可转念一想,风雪剑神言谈之中透露出来的意思,似是早就知道北辰已死了。他知道,也总会有别的秘灵、别的帝君知道吧?

那他们为什么没早早占据此界?难不成这“纯元空明之体”是真的?!

此时不好深思这些,难题是这风雪剑神到底能不能信、又如何用。李伯辰略略一想,心中有了计较,便道:“你说的倒是不错,可也仅是略知一二罢了。你想要为我所用、要证大空明倒也不是不行,只是本君座下不收无用之人,如今人魔开战,你对此有何看法?”

徐城顿了顿,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言语之中多了些谨慎:“神君将我这灵主带在身边,用他之时,小神才能窥得些天机,平日又久居诸天之中,因而对这世情实在算不得了然于胸。”

他说“窥得些天机”,该是指自己将徐城放出来的时候,这风雪剑神才能通过徐城得知自己的一些讯息吧?李伯辰先前还担忧自己的一举一动原来早被这秘灵看了去,如今听了这话才略略放心,只是不晓得他所说是真是假。

徐城又道:“可小神知道神君分出这化身在世,似是为了体验世情百态。既然是托生在六国之中,想必神君是想要暂且襄助六国吧。”

哦,他觉得我是在“体验生活”么?

“那么,小神或许对世情不是很了解,可对魔国手段却是了解些的——小神成道之前居于极北之地,那时已有人、魔之别了。只是不知这些东西,神君用不用得上。”

自然用得上!李伯辰刚要开口,却猛然醒悟过来——或许是这风雪剑神在试自己呢?就像当初的应慨一样!要是自己真向他请教,搞不好会被看出些什么。

他便略略一想,道:“我的大局你自然无从揣摩,至于魔国么,本君又怎会比你知道得少?你既然无用,那就去吧!”

他说了这话,天顶雷云涌动,眼下就又要轰下电光来。徐城见状忙道:“神君且慢!如今魔神们都已化分身入生界——此事神君也知晓了么!?”

李伯辰刚才就在装腔作势,不料真诈出了点东西。只不过这东西也太过惊世骇俗——无论六国还是魔国的灵神,都有一条规矩,便是帝君、魔君可以赐下气运寻找传承人,但座下的元君真君、魔王魔灵却不能这么干。

这可以被理解为至高灵神们想要获得绝对的统治权,也可以说是为了避免生界大乱。倘若诸天灵神都在人世间有了传人、到了战时这些大小灵神们的传人被害被杀,或许便会引得灵神亲自下场。如此局面,于生界生灵而言将是可怕的灾难。

但现在风雪剑神是在说,魔界灵神都传了气运么?行此事,的确可以沟通无阻——魔界灵神所知的,便是那些气运传人所知的。可要六国灵神也依此来办,岂非两界灵神下场、要在生界大战了么!?

李伯辰此时也顾不得别的,立时道:“竟有此事?说!”

徐城便道:“小神听到传闻,说魔界诸灵神皆传下了气运在领军大将的身上,因此才突入六国之内如入无人之境。如今北辰已死,六帝只剩五帝,想来幽冥诸灵神未必是魔国的对手。神君,我猜你原想挑拨这些灵神争斗,如今正是大好时机。”

他的意思是说,眼下突入李境的统兵妖灵身上也有魔界灵神的气运传承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