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阴灵(1 / 2)

他想了想,沉声道:“我这里可用的有百多人,但这些人没几个有修为的,要叫他们去和妖兽厮杀,怕只是白白牺牲。”

“牺牲是一定的,但未必是白白牺牲。”隋无咎道,“你是灵主,懂得炼化阴兵。你这里有百余人,我那里还有近两千人,另有此前死去的那些人的阴灵,对你是有大用的。”

李伯辰沉默片刻,道:“隋公,要这些人都死了,我们又何苦去杀妖灵呢?”

隋无咎似乎觉得好笑,看着他道:“天下难道只有这百人、千人么?要是牺牲这千百人可活天下人,又划不划得来?”

这个问题并不稀奇,在他来处,经常会谈到此类问题,现实也常常逼着人做出抉择。他从前也的确做出过许多决定,但其中的大部分都会叫人在午夜梦回之时惊醒、冷汗涔涔。【注1】

他便叹了口气:“这种事永无止境的。为天下人牺牲千百人,往后可以牺牲亿万人,或许有一天除了自己,众生皆可舍得。隋公,我不是一个死板的人,但会不会有更好的办法而不必走这条路?”

隋无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在李伯辰以为他要出言讥讽时,隋无咎却叹了口气:“你倒是像不休。好吧,此事我也不为难你。你不愿用人,用妖兽呢?”

李伯辰愣了愣:“妖兽?”

“妖灵有一个弱点。”隋无咎沉声道,“你该在雪原上见过妖兽群吸月华的样子——明月高升,它们就会吐纳月华。但有没有想过,一阶妖兽不能修行,这月华吸给谁呢?”

李伯辰想了一想,皱眉道:“你是说妖灵操控十几万妖兽的神识,通过它们为自己吸月华?”

“正是。其实与幽冥灵神吸纳信众愿力是一回事。但妖灵在如此吸纳月华时,神识极度脆弱。你曾经救下不休——当时那妖灵就以神识深处他的心神,被你忽然打断,遭受重创、你们才能逃得出来。”

隋无咎又道:“当他操控十几万妖兽时,神识分散,便更加迟钝脆弱。依我估算,倘若这十几万当中有数千妖兽被一举歼灭,于妖灵而言便可称为重创——不啻于人修在运功行气时忽然走火入魔。我叫你炼阴兵,是打算用阴兵做这事。可你既然舍不得这些人,倒可以用妖兽。”

李伯辰已在北极紫薇天炼了九个龙虎境、十个养气境,实在用不着再拿千把人的阴灵来炼。但使妖兽的阴灵他倒是头一次听说,刚要开口,隋无咎似是看出他在想什么:“你的体内有妖兽血肉,可以试试看。至于你此前所说的计谋,也正可以用在这里——明日午夜,我便设法叫妖灵去夺山君之位。要做这件事,他便需要极多的灵力,当会与此同时将神识散在妖兽身上。到那时你重创妖兽,我便将其斩杀。”

他这计谋听起来和自己的没差太多,可区别在于“我便设法”。该是说他有什么办法可以确定达成这件事吧。李伯辰对这点并不觉得奇怪,洞玄境的隋无咎活了两百多年,有这种手段不稀奇。

他该也不会害自己——至少在事成之前不会,否则用不着花这么多心思的。

李伯辰便想了想,道:“隋公深谋远虑,那就依照隋公所说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