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释放(1 / 2)

他便道:“找两个你信得过的人,守在门外面。隋无咎要是想见我,立即告诉我。还有——”

他转脸看了看方耋,略犹豫一会儿才道:“隋无咎这次来,是为了和我去杀妖灵。”

方耋脚步停了一下,瞪起眼睛:“我们这些人去杀妖灵——啊,君侯,是你要和他去?!”

李伯辰点了点头。

方耋张开嘴,走上前一步似是想要将李伯辰拦住,可到底醒悟过来,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看了看,压低声音:“这怎么行?这事也太险了!”

李伯辰笑了笑:“还记得我从前对你说过么?战场上只有该不该,没有能不能。杀妖灵可能是如今唯一能脱身的法子,无所谓险不险。”

“我不是说这个……这个我懂。”方耋回头往棚子那边看了一眼,“我是说和他一起去——他在无量城的时候……”

“此一时彼一时。”李伯辰抬手按住刀柄,低声道,“我觉得他这回来是真心叫我帮忙,也算是我叫他帮忙。”

方耋急道:“我信不过他!”

李伯辰点点头:“我也在想他是不是有别的什么目的,所以你盯紧他。至于别的么,想要对我不利,他用不着费这么大心思。不过哪怕到时候他真投了魔国,也只能算我倒霉——这世上能有谁事事洞明呢?”

方耋又要说话,李伯辰便道:“事已至此,不要劝我了。你留在这里、把这里打点好。要是我明天我得胜归来发现老家炸了营,可饶不了你——秦乐和陶纯熙安顿好了么?应慨呢?”

方耋叹了口气,只能说:“周师傅在挨着山崖边的地方搭了一溜棚子,我把三个人请到那里去了,也叫人盯着。君侯,你要见他们?”

李伯辰道:“只叫应慨来见我。对了,今晚设宴,人人有份。”

方耋愣了愣:“但是口粮……”

“我来解决。”李伯辰想了想,“过一个时辰你带一队青壮劳力去入口那儿找我。”

方耋皱了皱眉,还是忧心忡忡地走了。李伯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点儿感慨,当初可没想到在巷子里遇到那个人如今会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他从前总觉得以真心待人总是不会出错,虽然现实常常事不如愿,可到底也算有收获的。

他走到秘境入口处,瞧见原本堵在那里的妖兽都已不见了,一大片草皮都被剥光,翻露出其下泥土,那土都成了黑红一片的淤泥。更远处、百步之外才有一营妖兽驻扎,但皆不复之前的散漫模样,而是虎视眈眈地往这里瞧,仿佛它们成了人,秘境里则藏着随时可能冲出去的妖兽。

应慨说是隋无咎帮他们杀了进来,也不知道这位彻北公展露了怎样的雷霆手段,把这些畜生都杀得胆寒了。

过了不多时,应慨远远走来,身后跟了两个人。李伯辰起初以为那两人是“护送”他来的,等走近了才发现是方君风和谢愚生。这两人看起来是在思虑些什么,远远走着的时候还在说话。应慨则远远便笑,高声道:“李兄,我之前可说了,我的身份已经暴露,实在没法儿再帮你们了。”

李伯辰笑了一下:“不是说这事。”

又看他身后两人:“方将军、谢将军,有什么事吗?”

方君风看了看应慨,道:“君侯,我们的事不急,稍后再说吧。”

但说了这话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该是不想对应慨这外人讲。李伯辰便道:“好,应兄,借一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