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释放(2 / 2)

他走开几步,待应慨跟上来便道:“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我是灵主,可以操控妖兽的阴灵吗?”

应慨愣了愣:“这事你问我?”

李伯辰道:“你不是鬼族吗?这些应该懂得多。”

“我是说……”应慨叹了口气,又笑了一下,“算了。阴灵这种事,性命相关——要你与妖兽血脉相连,自然可以的。”

李伯辰道:“有没有什么后患?”

应慨打量他一下:“后患自然有。你体内有妖兽血肉,不但与妖兽血脉相连,就与魔神也相连了……啊,隋无咎想叫你用这法子?”

“是。”

应慨笑了笑:“这法子本身倒不错,但李兄有没有想过,既然他能想得到、我能想得到,妖兽也该能想得到?”

李伯辰想过,但不觉得隋无咎在这一点上搞了什么阴谋诡计。比如两军交战,敌军主将也会大概知晓对方的战法,但己方不会因此不发兵——有些人就是用来牺牲的,以换取大局的胜利。自己在隋无咎那里或许就是这样的角色,可要换成他自己,也会这么干。

他便道:“既然本身没错,那就好。应兄,我的事情问完了,你可以走了。”

应慨愣了愣:“就这些?好吧。”

他转身往回走,但李伯辰道:“你还要留在这儿?”

应慨转了脸:“你要放我走?”

李伯辰笑了笑:“隋无咎要我杀你是因为怀疑你是魔国奸细。我不杀你是因为这还只是个怀疑。你从前放过我,我也放过你,所以我宁愿相信你所说的是真的——空明会和鬼族的确想要一个朗朗乾坤,只是从前法子用得不对。”

“你走吧。要是我没看错你,希望你离开这儿之后可以找到法子叫五国发兵来救,或者至少做好准备。”

应慨的脸上头一次现出郑重之情。他想了想,低声道:“你是觉得你这次去杀妖灵,有去无回吧。”

李伯辰的确也有此考量。要有极小的可能,应慨真是歹人,自己又出真出了事,将他留在这秘境中就更危险了。

他叹了口气:“但愿你不要叫我失望。”

应慨略有些动容,但旋即又笑:“你这面相看着也不是短命的。咱们后会有期吧。”

李伯辰向他拱了拱手,应慨便快走几步出了秘境。百多步之外那些妖兽见应慨现身,立时大声嘶吼起来,前面几头飞快蹿向他。李伯辰以为应慨会像之前那样化身一股黑烟遁走,却见他也迎着那些妖兽奔跑出几十步,待双方离得近了,应慨忽然长啸一声,不知从手里飞出个什么。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当先几头妖兽立即倒在地上,向前滑出好远才停下来。

应慨这才转脸往秘境的方向看了一眼,黑袍一展,整个人消失无踪。

他是在展示诚意吧。应慨这人平时没什么正形,如今却也做了这样的事。和毕亥打交道时,那人看着实在不像人类。应慨虽然也是鬼族,可至少也有人的喜怒哀乐、也会为某些事动容。李伯辰心里慢慢舒了一口气——至少,鬼族与妖兽的确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