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送礼(1 / 2)

他的声音不算大,但这堆火旁原本就不热闹,因而人人都听着了。

李伯辰心中生出的第一个念头是应慨——隋无咎语气不善,可见并非什么好客,难不成自己真把他放错了?他又带着妖兽回来了?

以隋无咎的修为,人在秘境入口处他能觉察,也并不稀奇的。

李伯辰正欲再问,却见远处一人策马而来,正是在门口率兵值守的百将赵波。此人的心也算细,是骑马沿着河边来的,河边的白沙滩要比草地矮上一个人,如今芳草萋萋、乡民又在大口吃肉热闹起来,倒是并没引起太多人注意。

赵波跳下马,又矮着身子直奔李伯辰小跑而来,等到了身边似是想要耳语,但这堆火旁人人都听着了,李伯辰便道:“赵将军,外面怎么了?”

赵波这才挺起身子喘了一口气,脸上尤有悸色:“君侯,外面来了……几个东西,说来送礼的,要见你!”

赵波这人算不上天不怕地不怕,可胆子也不小,此前与妖**战也没什么畏惧之意,但看他现在的脸色,似乎门口的“几个东西”真把他惊得不轻。

李伯辰的心先是一松——至少不是应慨。又是一沉——那是妖兽派来宣战的么?送的什么“礼”?

他便沉声道:“说明白点,什么东西?妖兽攻来了么?”

赵波又喘了两声:“实在说不好,是怪物……又像妖兽又像死人,也不是妖兽来攻,只有三个——外面那些妖兽也还离得远远的呢!”

隋无咎冷笑一声:“武威侯,不如去会客吧。”

李伯辰想了想,对火边诸人道:“你们留在这儿,我和隋公去会会它们。要有人问,就说我们两个去议事。”

诸人神色各异,但李伯辰也顾不得别的了,起身道:“赵将军,带我去。”

赵波牵了马,带两个人沿河边走。

之前赵波来的时候有些人看着了,见李伯辰与隋无咎离座,直往这边瞧。李伯辰便在脸上换做轻松之色,对隋无咎道:“隋公,你说他们送的什么礼?”

隋无咎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那边的那些乡民,却不答他的话,只道:“武威侯,慈不掌兵啊。”

李伯辰知道他说的什么,便道:“这些人也不是兵。”

隋无咎笑了笑,也不知是不是在讥讽:“你不想叫人这些担心,却没法叫他们一辈子都见不着妖兽。御人之道需得一张一弛,好处给得多了,保不准日后却生出怨念来。要有一天,这些人怨你没叫他们好好活下去,你又该怎么办?”

李伯辰沉默片刻,道:“能用的我都已编成军了,余下的这些老幼妇孺,还能怎么办呢。”

隋无咎顿了顿,道:“如此关头,难道你心里不清楚么?”

赵波微微转脸往这边看了一眼。李伯辰低叹口气:“还没到那一步吧。”

隋无咎笑了笑,不再说话。

再过一会儿,远远瞧见秘境入口。原本有三个十人队在此轮值,此时都如临大敌地刀枪出鞘,与秘境之外的什么人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