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精金(1 / 2)

李伯辰原道这怪物一开口或许会恫吓、劝降,却完全没料到说的是这番话。

它刚才说自己打算“集阴灵”,又担心自己“取我族阴灵”多有不便,看来是知道自己和隋无咎打算做什么了。

怪物仿佛猜着了他的心思,又道:“李将军就不好奇,我们怎么知道的这事么?”

其实倒真没什么好奇的,这怪物无非是想要挑拨离间罢了。要是应慨或者隋无咎将消息泄露出去,大可不必此时来这么一出戏,等到自己真闯入敌阵岂不更好。况且应慨也早就说过,这法子自己想得到,妖灵也该想得到的。

李伯辰便冷冷一笑,道:“用不着白费心思,还有什么话要说?”

怪物咧嘴道:“将军到底去,还是不去呢?我家大王说过,将在山巅等候三日。这三日之内,你这秘境还可作安身之处。三日之后将军若不去,我军便要更改山河地气,破你此处洞天了!”

要此时是与人作战,李伯辰绝不会将此话当真。但对面既然是妖兽,他倒是想起在无量城时听说过的魔国习俗来。魔人虽然大多残暴,却有一样习俗很有古时之风,便是“约战”。

据说魔人倘若觉得对手值得尊敬,又或者有不共戴天之仇,便会约战,依个人勇武取胜。胜者可对败者生杀予夺,败者若不从,则被所有人厌弃驱逐。要是有一方提出约战另一方却不接受,则也被视作胆小怯弱,亦会为魔人所不容。

据说这种习俗一方面是因为魔国秩序使然,另一方面也是为博取魔神欢心。但无论如何,眼前这怪物绝没胆子编造此事,而这事要真是它口中那妖灵“喜善大王”提出的,他所做的承诺很可能是真的——要是应了,该会争取来三天的时间。

该是因为自己此前杀掉的那个妖灵,真罗公主吧。

然而尽管心里如此想,李伯辰还觉得有些难以置信——这习俗是真的,这约战的请求却未必单纯。那妖灵统领十几万大军,要找自己复仇可谓指日可待,提出这要求,仅是因为想亲手报仇?

这样的人……够格统领这一路大军么?

李伯辰忍不住微微侧脸看了一眼隋无咎,却见他若有所思,并未表示赞成或反对,也不知是不是又在考教自己。

李伯辰便想了想,轻出口气道:“好,告诉你家大王,最迟三日之后,我必到。”

怪物原本在咧着嘴笑,此时听了他这话嘴却闭上了,好半天没说话。又隔一会儿才道:“哼,你倒像是我魔人。那请将军收下这个,我这就回去复命了。”

它说了这话,身子微微一抖,原本融合其上的那些尸块竟哗啦啦地掉落下来。此时才看着它的真身——是一层黑黝黝的厚皮,薄弱处则是骨铠,上半身的中段仍是一截脊骨,那脑袋看起来像是人骨,但眼睛则从眼眶中探出来,仿佛虾或蟹的眼。

瞧见它这样子,李伯辰更觉与当初见过的朱毅类似。依应慨所说,空明会搞这东西是为了得到能与妖兽抗衡的战士,可妖兽又搞这些做什么?

不过它现在的模样倒是比之前顺眼得多,李伯辰按刀上前两步,慢慢伸出手。见他这动作,一旁的军士也都踏前一步,只等怪物稍有异动便一齐将它拿下。可怪物只将手爪一翻,把那东西抛了过来。

李伯辰看得清楚,那东西似乎并无异常,便接了。本以为会和石头或者铁块的重量差不多,岂知一入手竟然沉得吓人,似乎足有百来斤重。即便他已是龙虎、力气又异于常人,也险些没接住,忙咬牙用手一抓。抓倒是抓稳了,手腕指节也咔吧一阵响,险些脱了臼。

那怪物见他真接住了,便又微微将头低了低,把爪子一拱,道:“李将军,告辞。”

三个怪物走出十几步远,见李伯辰还没有动静,带队的赵波便低声道:“君侯,不杀它们?”

李伯辰沉默片刻,等它们走入妖兽之中才调集地气将入口封了,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但它们早晚逃不掉。赵将军,辛苦你带人继续守在这儿。”

赵波应了一声,别的士兵看起来倒是松了口气。李伯辰看了看手中那东西,转身递给隋无咎:“隋公,你认得这东西吗?”

隋无咎伸手接了,皱眉细细看了看。这东西近看才发觉很不寻常——要是石头,上面会有孔洞或者粗糙不平,要是金属,一定有划痕。可此物光滑至极,就是拿到眼前细看,也瞧不出任何痕迹。

隔了片刻,隋无咎低声道:“好大的手笔。武威侯,当天你救出不休的时候,当真把那妖灵杀了?”

李伯辰觉得他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仍道:“是。隋兄应该把妖灵首级也给你看了吧。”

“那就是怪事了。”隋无咎将这黑球在掌中轻轻抛了抛,又给李伯辰,“这是金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