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死地(1 / 2)

不论他说得有没有道理,李伯辰现在都没心思听。不过隋无咎竟然提到了“小蛮”——且说的正是“小蛮”二字!

他心中先是一跳——依应慨所言,隋无咎早早就把小蛮送去了天子国,两人并没什么感情,那他怎么又叫了这么亲昵的一个名字?自己与小蛮是夫妻,但也不会在别人面前如此称呼。难不成他们父女之间并不如应慨所说的那样么?

又是一惊——那天隋无咎率军来此的时候态度极不友善,今天来了秘境中却大变样。虽说之前的所作所为都有可能是为了麻痹自己、为眼下他正在做的事打掩护,可事到如今隋无咎却还在对自己说“道理”,可见他心中似乎并未将自己当成完完全全的敌手。再细细一想,竟还有些长辈对晚辈的教训之意。

难道小蛮一直和他暗中联系的么?是小蛮对他说了什么,才令其有此转变?而他能来到秘境,知道自己会做出怎样的反应,也是小蛮告诉他的么?

李伯辰忍不住失声道:“小蛮!?你知道她现在怎样?!”

隋无咎脸色一沉,道:“这种时候竟还想着儿女私情,难怪她对你的评语是不堪大用。你配不上她,不要多问了。还是想一想,一会怎么逃命吧!”

他话音一落,便猛地吸了一口气,一时间天顶“嗡”的一声响,整个秘境的罩子在刹那之间消失无踪,就连李伯辰都没来得及调集地气去阻止——因为此时隋无咎的内息灵力与这地气融为一体,就好似他身体的一部分,做了这事,就好像呼吸一般顺畅自如!

李伯辰心中一凉,喝道:“你是要投了魔族么!?”

隋无咎身上泛起金光,周遭出现隐约幻象。他的面容在此时也变得忽近忽远,就好像整个人既存于这世间,又存于另外一个空间。他放声大笑道:“投魔族?哼,这就叫你看看,本公是如何灭去这些畜生的!”

他此时说话,也不似人声了。而像是成百上千个声音合为一处,声如惊雷。此前秘境的护罩被破去,这山谷中的情景已是一变。而今隋无咎这声音又振荡四五十里,一时间远近的妖兽都被惊动,四面八方都传来了浪涛般的吼叫声。

李伯辰听了他这话心中一愣——隋无咎吸地气、破秘境,只是为了去打魔族?他是担心自己“妇人之仁”、“优柔寡断”,才不同自己商量而要出此手段的么?

正想到此处,隋无咎的身形猛然一涨,一下子变得足有五六个人高。此时的他,面目虽是自己的,但身形衣甲都变了个模样——身子变得混圆粗壮,腆了好大一个肚子。身穿金色鱼鳞铠甲,斜披了个大红的外袍,身周又有光华灿灿的披帛舞动。左手托起个大金钵,上面有两个古文“聚散”,右手持一柄长棍,一端是个如意形,一端则是个骷髅形。

李伯辰一下子就认出来,这模样是六渎帝君座下的一位真君——五通灵顺聚宝真君。其实一位帝君座下的真君足有数十上百之多,但唯独这位聚宝真君在六国之中都很有名——无他,求财而已。因而几乎人人都见过他的泥塑,尤其那如意鬼头棍最为显眼。

这不仅仅是一个幻像——李伯辰身为北辰,便能感受到此时隋无咎身周所发散出来的可怕灵力。这种灵力之浓郁,已不是生界修士所能散放出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