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浑天罡气(1 / 2)

马车内,彭禹趴在窗边往外瞧。

和刚才喧闹繁华的通天塔区域不同,目前马车所在的街道两侧,看不到一个行人,似乎事前被驱逐了。

听着颛阳和外面那群人的对话,彭禹逐渐发觉不对。

看上去,那并非侯府派遣的打手。

“昨日,颛阳在宫中和两个侯府公子起争执。就算他们报仇,挑选今天颛阳出宫的日子。但直接下杀手,是不是太蠢了?”

这里可是一国都城。一个侯府的人当众去杀另一个侯府的公子,有没有把神皇陛下放在眼中?

“难道颛阳身上还有其他麻烦?”

到底彭禹穿越只有三日,对颛阳根本不了解。

别说彭禹,就连颛阳自己对这些人的来历都不清楚。

“我只跟几个侯府公子斗气,这属于小一辈的打闹。慕容允真敢对我下杀手?他疯了不成?”

一个杀手冲过来,颛阳踢脚踹飞,抽出宝剑将他劈伤。

“滚开!”

随后一掌撞飞后面偷袭的杀手。

颛阳出自武道世家,武学天赋惊人,要不是这一个月来照顾六皇子,自身精元损耗,尚未恢复。区区几个杀手,他一个人就能解决。

挥剑劈出红色剑气,男孩喝道:“陵光,留一个活口,其他人都杀了。”

“是。”

车夫挥动马鞭,银光化作漫漫天河,圈住八个杀手落入自己的界域。

“天罡境?”一个杀手惊呼出声,快速后退。

云阳侯府的底蕴这么深,竟然拿天罡境的高手当车夫?

惊觉不妙,这些杀手立刻溃散。

“果然不是其他侯府派来的。其他侯府的精英,哪有这么废物?”颛阳站在马车上,喃喃自语:“这是谁要杀我?”

不知不觉,他想到自己年初遇见的那一次伏击。那一次要不是自己命大,碰到贵人,恐怕……

几十丈外,一座酒楼内。慕容开带着几个家丁观望马车边的战斗。

贵公子摇动折扇,疑惑道:“这是谁找云阳侯府的麻烦?汉阳侯家今早不是说,他们不出手?”

一个家丁笑道:“许是他们家得罪的其他人?五少爷,您看咱们要不要过去掺和一把?”

“掺和什么?帮颛阳解围,平白得罪一个不知来历的势力?”慕容开冷哼道:“你们总不会打算,撺掇本公子去帮这些杀手吧?”

不应该么?

家丁心中嘀咕:昨晚八少爷从宫里传出消息,今天颛阳回家,不就打算找他麻烦?

“笨!”慕容开瞧见自家仆人的表情,立刻明白他的想法,骂道:“蠢货,我找颛阳麻烦,那是两个侯府的脸面之争。帮着不知来历的杀手对别家侯府公子下手,这可是得罪所有世家权贵!”

同为侯府阵营,不仅不能杀颛阳,甚至还必须去救。

但要救跟自家有仇的人,慕容五公子落不下这个脸。

他盯着马车周围的街道。两侧涌动白雾,没有一个行人。有几人想要过去,但不知不觉绕开那条街道。

“离人咒?有人下咒故意排开两侧的人?”

慕容开思索一会儿,缓缓道:“去两个人,找金吾卫报信,让他们去救颛阳。至于这个咒,你们别乱动。万一解开咒术,让普通居民误入,反倒不美。”

“是。”凌阳侯府的人马上去找金吾卫报信。

合上扇子,慕容开暗叹:本来要找颛阳麻烦,可现在看来,只能静观其变。

……

彭禹在马车内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一个人靠近,心知是预先针对颛阳的计划。

而且——

他通过窗户,看到远处一座楼台上站立着的黑衣老者。

那个人静静望着马车方向,有一股恐怖气势锁定马车。只要车夫和颛阳露出破绽,立刻施展雷霆一击。

“天罡境?为对付颛阳车夫?”

想了想,彭禹转动右手无名指的戒指。

空间涟漪荡漾,他从马车消失。

下一刻,出现在黑衣人对面。

“哎呦——”

一下没站稳,彭禹差点在屋檐摔倒。

嗯,屋顶有点滑。

彭禹展开双臂,过独木桥似得小心翼翼站稳。

“谁?”黑衣人盯着颛阳那边的情况,突然看到一个小男孩出现在自己旁边。

彭禹催动左手中指的乾坤戒,浑天罡气展开,在老者不及防时,快速将整座屋顶笼罩。

老者心中警惕,隐隐约约感到周围有所不同。但仔细观察,又好像没有变化。

“小子,你到底是谁?”老者盯着对面的男孩,冷声道:“你是云阳侯府的人?”

“不是。我只是路过的好心人。”彭禹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下一刻突然从老者视线中消失。

噗嗤——

老者感到心口一疼,低头看着男孩垫脚伸手,从自己心口掏出一颗心脏。

“你——”

老者赶紧催动真气,制造一枚虚拟心脏。

“把我心脏换来!”

男孩身形一晃,脱离老者攻击。

“打打杀杀多不好?”男孩仗着自己目前的孩童皮囊,故意用天真无邪的姿态问:“老人家,我看你一直盯着云阳侯府的马车,你跟那群杀手是一伙的?”

老者闭口,罡气催动太阴之力,一轮明月冉冉升起。寒气寸寸结冰,很快两人所在的屋顶化作一处寒冰领域。

彭禹露出不屑之色,坤四戒转动,再度瞬移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