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离家出走(1 / 2)

颛阳回转马车里面,看到车里横躺着的三个刺客,顿时吓了一跳。

“什么情况?”

“没什么。”彭禹满脸憔悴,静静坐在那里。

仗着乾坤戒拿下三个天罡境高手,他着实消耗不少精神。

可在颛阳眼中,却是六皇子被人偷袭,受到惊吓所致。

小男孩连忙过来:“你没事吧?咱们马上回宫!”

一听这话,彭禹来精神了。

“不回。”他强撑着坐正,看了一眼地上三人。

回车里后,他很好心帮哥俩将脑袋还回来。

但这一来一回,哥俩进气少出气多,显然命不久矣。

至于追月叟,心脏处于破损边缘,也没多少活路了。

眼珠一转,彭禹心中有了注意,虚弱道:

“我没大碍。刚才你出去后,这个老头突然从窗户钻进来要杀我。但还没得手,又有两个刺客进来。他们三个见面后大打出手,然后就这样了。”

所以,这是他们三人互斗导致的结果?

颛阳隐约觉得不对:“就这么简单?”

“嗯。”彭禹瞪着纯洁无瑕的大眼睛。配合通红红的眼圈,好像一只惊吓过度的小白兔。

小白兔的皮毛是什么颜色?

雪一样的纯白。

小白兔会有什么坏心思吗?

当然没有,小白兔就跟它的皮毛一样纯洁。

颛阳没从彭禹演技中看到破绽,蹲下来查看。

的确,在其中两人胸口,能看到彼此攻击的痕迹。至于那个老头,倒是瞧不出伤势。但他们三人,都是天罡境。

“三个天罡境?”颛阳一阵后怕。

自己的车夫陵光也是天罡境。要是刚才他们三个一起出手,怕是自己主仆就交代了。

“殿下,你运气真好。”

颛阳揣测道:“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我。许是见你在车里,误以为你是我了?”

单看衣服,彭禹身上的皇子袍比自己的公子服更加华丽。

或许,这仨以为外头的自己是替身,真正的侯府公子在车内,然后闯进来杀人。结果彼此攻击,反而让殿下无损?

“可能吧。”彭禹眨动睫毛,一副劫后重生的惊吓模样:“这……你好好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应该是道上刺客。没事,回府后让母亲派人调查。”

颛阳想要说几句宽慰的话,但他本就不是温柔体贴的性格,脑子转了半天,只憋出一句:“殿下,您先睡会儿?一会儿就到侯府。”

这时,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

“在下金吾卫张保,敢问三公子可曾受伤,能否出来一见?”

听到外面的声音。

颛阳、彭禹同时色变,看向昏迷三人。

彭禹想到自己刚才出手留情,没有直接灭口。万一这些人被外头的金吾卫抓走,从而拷问到自己出手,那会不会暴露自己?

颛阳想到这些人对六皇子下手,见过六皇子的容貌。万一跟金吾卫们一说,得知六皇子出宫,倒霉的还是自己。

不行,不能让这些人活着走出马车。

两个小男孩脑中闪过同样的念头。

彭禹左手偷偷伸开,打算催动浑天罡气,隔绝三人心脏气血。

可颛阳下手更利落,他拿自己的衣服裹着手,抓住其中一人的兵器,在三人心口分别来了一下,绞碎心脏。

噗嗤——

鲜血飚射,溅到二人衣服。

彭禹惊讶于颛阳下手狠辣。默默低头,遮掩眼神中的戒备。

(啊……好腥啊)这个世家子倒是下手狠辣,不好欺负。(血腥味好重……)为自己的跑路计划,稍后好好诱导(不行,血腥味太重了,必须换衣服)拉他一起行动。

“殿下,你不便在车里,还是……”

没等颛阳说完,彭禹小身子一扭,已经钻到座位下头的暗格。

好吧,这家伙比我还机灵。

也是,要不是他躲在自家马车的暗格,也不可能混出来。

颛阳平复一下心情,扯掉染血的外衣,出去应对金吾卫,顺带把三具尸体交出去。

过了好一会儿,金吾卫的人才离开。

关上车门,颛阳招呼彭禹出来。

上下审视彭禹,男孩郑重道:“殿下这身衣服不方便,车里有我一套备用常服,你暂时用着——”而且,上面还有血迹。

“不必。”彭禹从乾坤戒翻出一套寻常百姓的衣服,当着颛阳的面换好。

“呵——准备倒是齐全。”

看到枯瘦如柴的男孩,尤其是男孩背上若隐若现的黑气,颛阳目光微微触动。

他贴身照顾六皇子一个月,比谁都清楚。

六皇子的的确确中了奇毒,甚至被太医断言必死。

但三日前突然活过来,好像没事人一样,连太医院都称作奇迹。

而颛阳更清楚,那毒并没有完全排除。每天夜里,他在外头守夜时,都能听到里面若有若无的呻吟。

想必他每天夜里都要承受剧毒噬心之苦,却又不能对外人言语,心中很憋闷吧?

颛阳心中再度升起一份同情。

在六皇子中毒之前,自己二人关系很淡,甚至每天说不上几句。然而六皇子醒来后,可能是因为自己贴身照顾的缘故,对自己颇为信任,甚至强行爬到自己车上,打算溜出宫。

然而比起现在这位,我倒有点怀念曾经那位主,至少不惹麻烦。

颛阳思索间,彭禹已经换好衣服。

“行了,你回家报平安,我去外头看看。”

“不行。”颛阳马上阻止:“你跟我一起回去,禀报母亲后,派些护卫暗中随行保护。放心,不耽误你玩。等下午,我再送你回宫。”

彭禹看着颛阳,慢悠悠坐下。

“颛阳,你可能误会了什么。我说过,我要借你的马车出宫,也说过在金吾城看看。但我从来没有说,自己要回宫。”

“什么?抱歉,我没听懂。”

彭禹没说话,认认真真看着颛阳。

颛阳表情先是不确定,然后茫然,最后毛骨悚然。

“不回宫?不回宫你去哪?”

“你疯了吗?皇子不回宫,那不是找死吗?刚才的刺杀你忘了?这是针对我,要是针对你,只会更加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