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欢呼沸腾的后宫(1 / 2)

两人走到传送阵所在的逐光广场。

彭禹右手无名指轻轻跳动,戒指发出感应。

“果然,传送阵跟乾坤宗有关。”

这座广场周围竖立七座十米方尖碑。它们之间有一道道流光穿梭,聚拢紫色气团,那就是传送阵的核心。

“七座阴阳颠倒神碑吗?”

在他的戒指里,有一座由十一块神碑构建的两界传送阵。正是通过这座大阵,他才穿越到这里。

彭禹小手紧握:“等我找到十戒,修复传送阵,就能回去了。”

比起在这个陌生人的身体里,回到地球,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才是彭禹最想要的选择。

自己好好一个大帅哥,跑到一个孩子身体里。虽然这孩子长得也很好看,但到底原本容貌更顺眼啊。

何况,我家二老尚在,为什么非要在这里认一个爹,和一个已经病逝的母亲?

两人等候江陵回来,躲在一个僻静角落。

彭禹担心江陵带人来抓自己。四下张望,找到一条逃跑道路。如果待会儿这对主仆想要坑自己,自己直接溜走。有坤四戒的瞬间移动,自己怕什么?

大不了就去地下躲一躲。

“对了,殿下出宫,你在信里都说了些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提出我去五华宫,然后让……”彭禹顿了顿,含糊道:“让……把昭元殿宫人打包送过去。”

到底穿越只有三天,平白喊人当爹,还是不适应。

“果然啊。”颛阳叹了口气。他坐在地上,拿树枝在地上壁画,喃喃自语。

“先传送到西鼓郡,然后转道白辰郡,从东边走白河郡……”

听到这,彭禹忍不住插嘴:“等下,我们不是去五华宫?那应该往北走。”

颛阳瞥了他一眼。

“殿下,麻烦你了解一下自己的处境。你现在出宫了!”

要知道,带他去五华宫,自己到底是冒了多大的风险啊!要不是自己一念之差,何必走这一遭?

彭禹一脸迷惑,显然还不了解自己的处境。

“或许对你而言,你过去十一年的生活理所应该。但你根本不知道,你那些兄弟到底多么嫉恨你。”

当年要不是几个老臣舍命要挟,怕是当今东宫都要换人做。

那时候的赵贵妃和六皇子,谁敢惹?

如今贵妃病逝,六皇子失去母亲保护,又被父皇冷落,还自己傻乎乎跑出宫,这要是不抓住机会,他那些兄弟们一个个主动上吊算了。

想到那些即将到来的杀手,颛阳就头皮发麻。

有一个声音告诉他:等江陵回来,把六皇子抓回宫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虽然会被责罚,但不会太危险。

但另一个声音,或者说因为刚才看到六皇子可怜弱小的模样,让颛阳胸膛的英雄气有点澎湃:他在宫中无法自保,送去五华宫的确是一条出路。

在两个声音的摇摆间,彭禹选择第二个。

如今的他,虽然明知道前方是一条凶险而坎坷的路。但也只能不断安慰自己:六皇子去五华宫,可以引来神皇的愧疚。我云阳侯府一脉也能趁机得到神皇青睐,可以捞取好处。

当然,这一切前提都是自己二人能顺利活着到五华宫。

……

六皇子留下书信给神皇。

虽然神皇命人封锁消息,但消息还是偷偷传遍整个后宫。

霎时间,后宫诸人沸腾了。

陈妃破关而出,“不老长春术”也不修了,马上招呼心腹:“赶紧想办法把消息传出宫,让爹爹早做准备。弄死他!挫骨扬灰,我要让他死得干干净净,为我儿报仇!”

刘妃,她正服用丹丸驻颜。突然将手中丹丸一扔:“老六私自出宫?他想去五华宫?好好,快派人手截杀!啊,对了,晚上多添几道药膳,今天本宫胃口好。”

敷玉膏养颜的冬妃娘娘扯掉面膜:“哈哈……哈哈……姐姐,看来你这个儿子一点都没继承你的聪慧。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么粗浅的道理都不懂。来人,既然她这个儿子那么有孝心,咱们就送他们母子团聚。对了,把库房那壶千年琼浆拿出来,本宫要庆祝!”

修炼道门仙术的李妃破关,吩咐道:“让皇儿召集咱们九玄宗的人,直接把老六杀了。记着,痕迹统统抹去,不要让人发觉。”

吃斋清修,号称连一只蚂蚁都不舍得伤害的懿妃娘娘听到这个消息,突然抹泪:“姐姐走得早,如今老六也要随她而去。我这做妹妹的,只能多花些钱,给老六的悬赏再添三成,早些送他们母子团聚吧。”

甚至当消息传来,“重病”的皇后娘娘突然精神抖擞,容光焕发,将头带扯掉,招呼婢女狂喜道:“快,去通知太子——不,算了,这弑杀兄弟的事情不能让他脏手。本宫亲自来。”

“娘娘,这要被陛下知道……”

“所以,不能用咱们的人。”皇后望着远方那一重重朱墙碧瓦的琼宫,略恢复一点冷静:“这些蠢丫头定会跟家族打招呼,或者找她们师门。但本宫岂能让造化宗沾染这档子事?我们造化宗可是上古大宗,顶级的仙门。这等肮脏事……去……给魔教传口风,就说老六传承昆吾神脉,深受陛下爱重。这次出行,让魔门下手。”

“还有,跟龙宫余孽打招呼。他们不是能下毒吗?告诉他们,老六最得陛下宠爱。他们和陛下有灭族血仇,自然明白怎么做。”

想了下,皇后又拖着病体去寻神皇请罪。

毕竟名义上她是嫡母,六皇子出宫,是她看护不利,需要提前铺垫,把责任甩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