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出逃队伍第四人(1 / 2)

王太医,是彭禹穿越后见到的人之一。

彭禹正要开口,旁边颛阳扑上去,直接扯住王太医。

“祖神保佑,您老来得正好。”

正犯愁去哪找你,结果你自投罗网?

或许,这就是贵妃娘娘阴灵庇佑吧?

他扯住王太医,招呼江陵抱起彭禹,众人慌不择路冲入白泽郡的传送阵。

等我再吸一会儿真气。

彭禹本想挣扎,但一个十二岁的小男孩,如何挣脱天罡高手的膂力?

只能乖乖跟着江陵走入传送门。

四人离开不久,孙政带人赶来隔绝传送阵,翻阅传送记录。

很快,使者们锁定白泽郡。

“快,六殿下已经去白泽郡,我们追!”

……

白泽郡,因一头神兽白泽而得名。相传,初代昆吾神皇巡游此地,有白泽神兽背负天下精怪图朝贺,助神皇驱逐妖族,镇压鬼神。

那尊神兽后来不见踪迹,但神皇感念其德,特意将第一围的东部郡州取名白泽。

彭禹一行四人从传送阵出来,颛阳马不停蹄,立刻张罗着置办新的车马。

一行四人,还有一个病号,一个老人家,根本不能骑马,只能坐马车。

“陵光,快点去买一个大号的马车。要自带乾坤空间,最差三室。”

“公子……”中年人一脸为难:“咱们出来没带多少钱。”

颛阳脸色一顿,想起自己原本目的。

是啊,我原本是回家探望母亲,出宫时候没带几个钱。

天知道,我要离家出走。

颛阳看向王太医:“王老,您出宫是为那件事……肯定带钱吧?”因为病号六皇子就在边上,他说话含糊。

王太医还沉浸在六皇子和三公子私自出宫的劲爆消息,至今没有回过神。

直到颛阳询问第三遍,他才反应过来。

“老头子的确在车马行预定了一辆马车。但那辆马车有点小。”

他打算自己去白泽郡的药山寻找灵药,为六皇子补救血脉问题。所以,那马车很小,更别提什么自带空间。

彭禹闻言,将一缕乾坤真气注入左手的乾三戒,掏出一箱金瓜子。

“这些够了吗?”

颛阳傻乎乎问了一句:“殿下出宫居然知道带钱?”

但随后,他就后悔了。

六皇子出宫肯定早有预谋,怎么可能不准备钱?

江陵清点后,看着金瓜子皱眉:“殿下,您这都是天宫御用,在外头很容易暴露身份,会马上查到我们。”

想了想,彭禹又从戒指翻出另一个木箱。打开后,里面是满满一箱的赤铜和雪银。

“这些呢?”

这次别说江陵,颛阳和王太医都满脸不赞同。

颛阳没好气道:“殿下打算花钱?您知道在外头用钱买东西,的确值得夸赞。但是您不知道吗?咱们神朝钱币有编码。殿下自己手中的这些铜币都在宫里有编号。你一用,宫中马上知道。”

不是,你们连货币编号都弄出来了?连带是不是还有防伪系统?

彭禹一脸无语,但不得不正视这个修行神朝的文明深度。至少,不能简简单单当做古代。

颛阳抓了几枚赤铜币,上面的编号十分吉利。

六百六十六、九九九、八八八八等等……显然这些钱币都是神皇刻意为皇儿挑选的。

“难怪市面找了很久,一直找不到这些,敢情就没放出来?”颛阳知道,神朝好些权贵喜欢收集钱币,尤其是那些特殊编号,最受欢迎了。

反复思量后,彭禹又掏出一个小铁箱。

这是最后一个箱子。

他出宫,只带了一箱金瓜子、一箱赤铜雪银外加这个铁箱子。

这是六皇子准备的铁箱,里面是天火关千年冢探宝所需要的各种物品。

能解百毒的朱雀胆,能破瘴气的破瘴玉鼓,能飞天而行的孔雀彩衣……

他打开后,翻出一只雕刻精美的船舫。

“法宝?”颛阳眼睛一亮,随后黯淡下来。

大昆神朝盛行天武神道,他和江陵都是武道修者,只能催动武道神兵,却不能操控仙家法宝。

但很显然,彭禹的目标不是他们主仆。他瞄准王太医:“太医院出自仙道六宫,应该有真元吧?”

“我来驾驭?”王太医傻眼:“等等,我没打算跟你们走。还有,殿下,您要去哪?您现在的情况不能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