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占星追踪(1 / 2)

噗通——

彭禹躺在床上,望着屋顶。

总算从天宫出来了。

当日,得知神皇要为六皇子做身体检查,搜查魂魄和血脉是否有问题,着实把彭禹吓得够呛。

三天来,这件事一直悬在心中,现在出宫脱身,他才稍微安心。

但接下来该怎么做?

彭禹翻身爬起来,从乾坤戒翻出六皇子的日记。

六皇子性格冷傲孤僻,他的日记更是简洁明了。

“正月十五,随父皇于乾元殿接受朝贺。贺毕,陪母妃看戏。”

“二月十八,昭元殿读书。”

“五月初二,练功,读书。”

……

简单质朴的日记宛如流水账,看不出一丁点六皇子本人的性情。

彭禹手托着腮,随意翻动日记:“跟个傀儡似得,看他的日常活动,完全是机器人嘛。”

翻到日记最后一页,有“天火关千年冢”的线索,乾坤十戒的第三枚,极有可能在那里。

抚摸日记,彭禹低喃:“我不是你,也没打算成为你,更不会夺取你的父爱。”

“你叫昆昊,我叫彭禹。”

“等我找到十戒,就会回到地球。当然,在此之前会帮你查清楚死因,让你好好安息。”

昆吾天宫的生活极尽奢华,更有无数天材地宝任意取用。但对彭禹而言,他所要的只是乾坤十戒,然后回家和家人团聚。

当然,如果能带着长生之术回家,跟家人一起长生,那就更好了。

想了想,彭禹翻出另一个笔记本,记录自己出宫的经历,并写下“借用玉灵仙舫一艘”。

往前翻,从他穿越以来,利用六皇子身份使用的各种东西,哪怕一杯茶,一块点心,都详细记录。

彭禹是一个恩怨分明到近乎偏执的人。

他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更不需要平白无故占用别人的东西。

我的就是我的,你的就是你的。

因此,他自己准备的这部日记将一切掰扯明白。打算在自己回归地球之前,将自己冒用六皇子身份所得到的人情恩惠统统还掉。

而对彭禹来说,最大的一份人情,无疑来自六皇子自身,毕竟自己还用着他的肉身。

当然,乾三戒例外。

这枚戒指来自上古乾坤宗,彭禹认为自己和六皇子都是乾坤宗传人,没把这枚戒指算成六皇子的恩惠。

还有其他戒指也是如此,在彭禹看来,自己作为乾坤宗的传人,本就有资格收回自己的东西,甚至还能拿一些利息。

“对了,大昆神朝的乾坤传送阵来自乾坤宗。我回归地球时不如帮他们将传送阵彻底修缮,或者再给他们添加几座?这样一来,也能还了神皇的人情。”

想到那位父爱满满的神皇,彭禹不自觉想到远在故乡地球的老爹。

略有些怅然,彭禹又在笔记本第一页写下“十年”。

他写这本笔记用的是汉字,倒也不怕其他人发觉。

“这是我为自己定下的期限,十年回家。”

来到这个异世界三日,彭禹很惶恐。既担心身份被戳穿,也担心在这里时间久了,逐渐淡忘地球上的一切。

大昆神朝的居民寿命很长,短则三百载,长则上千年。与这悠悠岁月相比,地球上的二十年人生,又算得了什么?

因此,彭禹必须在自己淡忘地球之前回家。

“而且我也不希望回去之后,看到二老耄耋苍苍之态。”

怀着忐忑不安,彭禹闭上眼,悠悠前往梦乡寻找故土的周公。

唯有梦中的周公,可以为他带来些许的宽慰。

……

“私自出宫,擅入帝陵,这都是杀头的罪过啊。”

王太医嘴里碎碎念,操控玉灵仙舫御空飞行。

很快,船尾传来震动,风帆扬起,云轮转动,一层隐秘护罩裹住仙舫,使其不被外人察觉。

“到底是御赐之物,这件法宝果然不凡。”王太医颔首点头,看到江陵从后面走过来。

“你——过来。”

作为大昆神朝的土著,对江陵这等从下属世界飞升的人,有种天然的傲慢。

“你们去天火关做什么?”

江陵面对外人,向来惜字如金,简洁明了:“避杀手。”

“就这么简单?”

“……”

江陵没吭声。

“就算绕道,转入第四围的四郡,或者第五围躲一躲也就够了,干嘛去最南头?”

“……”

见江陵油盐不进,问不出什么,王太医无奈道:”也罢,你们决定,老头子不管,只负责给你们开船。不过一会儿先去药山,我要采集一些灵药。”

他这次出门,就是打算为六皇子寻找灵药炼制丹药,解决六皇子身上的血脉麻烦。

“药山?不行。”颛阳走过来,席地坐在舵前:“王老,您来药山采药,并非隐秘之事。只要陛下派人追查,马上暴露。甚至会联想到我们去药山。我们应该先去第二围的白辰郡,到第二围后再隐藏身份,尝试用传送阵跳跃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