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乾坤实录(1 / 2)

帝印落入星海,立时化作流光飞回天宫。

李公公骇然色变:“宫主,这是为何?”

“跟你无关,是六殿下携带上古秘宝。唔……虽然只是陛下的私印,但也有神朝气运加持。殿下身上的秘宝有些来头。”

白衣羽士试着掐算,但察觉到某种危机,不敢真正窥探虚实。

他心中估摸了一下:“应该是上古宗主级的镇派秘宝。普通占卜之术不能算出殿下的行踪。”

“那不普通的呢?宫主,您可是我们神朝最顶级的卜士。”

“如果有上古灵山派的心镜天轮、万象宫的万象星图又或者混元宗的道一元珠,我可以试试。但现在……”

羽士摇头。不是不能算,而是太麻烦。那件秘宝护住,自己强行卜算,反噬伤害太大,不值当。

“我观六殿下命数奇特,非早夭之相,你们在洛门关、龙阴郡等着就是。”

……

玉灵仙舫,彭禹推开窗户,眺望灿灿星夜。

他双手的戒指自动显形,乾坤道力蠢蠢欲动,将他连同整座仙舫笼罩。

“有人在推算我?”

“乾坤十戒可是我派祖师乾坤道人亲手祭炼,又有十余代前辈加持。要算我的命数,至少也要拿出同规格的宗主至宝吧?”

彭禹冷冷一笑,关上窗户,继续研读道书。

六皇子没有把记忆留给彭禹,只留下一本流水账的日记,外带一部《乾坤实录》。

这是某位乾坤宗修士的修炼心得。有前三重乾坤心法以及“摘心换脑”“灵目法眼”“空间挪移”“须弥介子”“咫尺天涯”一类术法。

将《实录》在膝上平放,彭禹郑重其事地伸出右手,对准桌子上的茶杯。

右手运气,乾坤真气探向茶杯,将它缓缓裹住。

“来。”彭禹提起心神,勾动茶杯晃晃悠悠飘向自己。

忽地——

茶杯即将落入他手时,立刻失去控制,坠向地面。

彭禹赶紧伸出左手,茶杯在半空一闪,稳稳出现在左手中。

“果然,要用右手操控乾坤真气,还是难啊。”

左手有乾坤戒的浑天罡气,自带神通,轻轻松松对战天罡境。但换成右手就不行了,而且乾坤戒有自己的特殊标识。必须戴在相应手指,才会激活神通之力。

哪怕彭禹将乾三戒转移到右手,依旧无法催动。

除非十戒俱全,乾坤合一。

“算了,用左手斗法,右手瞬移,足够了。目前当务之急,还是练功吐纳。”

乾坤心法共有六重,第一重名曰内辟心天,和仙道武道的养气培元属于同一层次。都要修炼真气,温养精元。

不过乾坤心法要求古怪,需要在体内观想一座天地,并以这座天地为蓝图,开启体内三百六十个乾坤穴窍。

若能开辟三百六十个穴窍天地,即可天地归一,将自身演化为一座真正的世界。

“我这三日在天宫观想,不过勉强演化一座天地。”

彭禹闭上眼,眉心灵台蒙蒙出现一座清浊二气形成的乾坤世界。

乾坤宗总纲:“乾为天,坤为地。夫‘乾坤’者,天地阴阳也。”

彭禹按照盘古神话,以清气为乾,浊气为坤,观想清浊乾坤世界。而他本人,则是这座清浊天地内的盘古。

意识在乾坤清浊世界觉醒,望着清浊两分的天地。

“通过传送阵灌顶,这天、这地似乎厚了几寸。”

意识催动真气,清浊二气自动融合,化作乾坤真气流遍全身。

只听身体骨节咔咔作响,三个穴窍天地被强行打开。那三个天地中,同样储蓄乾坤真气,拟化清浊天地。

“如果能多去几个乾坤宗遗址就好了。”

突然,他心中一动。

“乾三戒的浑天罡气是修炼到第三重境界后才能使用的手段。换言之,这枚戒指自身便携带海量乾坤真气。如果可以……”

彭禹试着沟通戒指,一股罡气陡然升起,顺着左手流转全身,强行为彭禹开辟肉身穴窍。

不,更确切说,是将封闭的穴窍一一重启。

十个、二十个、三十个……

眨眼功夫,那股罡气开出三百个穴窍。

“是了,六皇子原本处于乾坤第二境,体内三百六十个天地穴窍统统开启,并形成一座真正的‘浮黎境天’。只不过因为中毒,因为身死。他的浮黎境天崩塌,穴窍再度闭合。我使用他的肉身,只需浑天罡气重新熟悉一遍,将穴窍天地一一唤醒即可。”

当第三百六十个穴窍开启。一个个穴窍充斥乾坤真气,浩浩荡荡的河流在体内奔腾,彭禹升起一股空前的自信。

如果自己和颛阳对掌,或许能跟他拼一个不相伯仲。

“但这还不是乾坤穴窍的极限。”